技痒 故事会2017年

技痒

张震和张乾是亲哥俩,两个人打小就偷鸡摸狗,不知道被抓了多少回,屡教屡犯。眼下正是严打时期,俩人不敢顶风作案。   这一天,张乾实在是闲得难受,溜达到哥哥家。哥俩盘腿在炕上交流了好半天,张乾说要走,起身...
NEW
阅读全文
送年货 故事会2017年

送年货

这天是除夕,可是这里的边防哨所却没有过年的气氛。外面下著大雪,周围一片白茫茫,哨所在雪地里,显得孤零零的。   哨所里有个新兵,叫张新明,刚到哨所不久,还不太习惯,每次他执勤都发呆,看上去特别想家。 ...
阅读全文
撑门面 故事会2017年

撑门面

周明开了一家小公司,最近谈了一笔生意,眼看就要签约了,客户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,要实地考察一下他的公司。这让周明犯了愁,因为他租的办公楼十分寒酸,很难过得了客户的考察关,要是因此损失了这单业务,岂不是亏...
阅读全文
包装 故事会2017年

包装

林伟到一个南方城市创业,他做的是美缝胶的活,主要是整修地面、墙面,手艺还不错。林伟安排妥当,开始印刷名片,骑着一辆破电动车,到各小区发放。   功夫不负有心人,海量的名片发放后,有一个客户打来电话:“...
阅读全文
心机 故事会2017年

心机

三叔在五十五岁这年,遇到了一件天大的难事。他的儿子海奎想结婚,女方却提出要楼房,并声言没楼房不结婚。这下让三叔一下犯了难。   三叔所在的村子并没盖楼房,要买楼就得到外村去买,外村买楼,一点便宜也享受...
阅读全文
一朝被蛇咬 故事会2017年

一朝被蛇咬

这天,二赖来找同村的王大柱借钱。王大柱早年丧妻,女儿出嫁后就一个人过了。他卖了家里养的几头猪,兜里刚揣了六千多元钱。岂料这钱还没焐热,就被二赖盯上了。      这二赖平时好吃懒做,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是...
阅读全文
谁是贼 故事会2017年

谁是贼

这故事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。   一天凌晨两点左右,徽南大学校园宿舍区里路灯暗淡,突然,一个黑影溜进了二楼203室女生宿舍,可那黑影没有想到,另一个黑影隐藏在宿舍楼前的树后边,偷偷注视着他的动静。一会...
阅读全文
抢劫的遇上碰瓷的 故事会2017年

抢劫的遇上碰瓷的

老王开着车在马路上晃悠,一直在找作案目标,他想抢点钱。老张也在马路上溜达,他想碰个瓷。   老王想找个人少的,周围没摄像头的地方,便于下手。刚好老张也是这么想的,于是两人在一处偏僻的路段相遇了。   ...
阅读全文
吹口哨的学生 故事会2017年

吹口哨的学生

一天,在一所著名的大学里,有位教授正在授课,讲的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。   当教授转向黑板的时候,教室里突然响起了口哨声。他转过身,环顾教室,生气地问:“是谁在吹口哨?”   学生们见教授的表情十分严...
阅读全文
花该浇水了 故事会2017年

花该浇水了

这天快下班时,后勤处绿化队的张队长,正领人在局办公楼前的花圃里施肥。新上任的赵局长从这路过,他围着花圃转了一圈,说:“花该浇水了!”张队长马上应声答道:“是,局长,明天一早就安排浇水!”      晚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