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再跳的肚皮舞 故事会2018年

不能再跳的肚皮舞

阿芳开了一家舞蹈馆,有一门课专教肚皮舞。   女教练叫额吉,得过国际肚皮舞大奖,是阿芳慕名请来的。   有了额吉,这门课好评不断,生意火爆。就在这时,阿芳意外地接到额吉的辞呈,说孩子病了,她要去医院照...
阅读全文
出轨机器人 故事会2018年

出轨机器人

王刚最近如坐针毡,他在为一件事情焦虑——怎样能快速离婚。   王刚结婚多年,算得上是一位成功人士。他想离婚的原因再老套不过了——陪伴自己白手起家的糟糠之妻小慧愈发不入眼,再加上情人美美穷追不舍、步步紧...
阅读全文
饭店里的悬念 故事会2019年

饭店里的悬念

周末,阿宇和几个大学同学从影城看完电影出来,就去了影城楼下的一家饭店聚餐。   电影实在太精彩了,阿宇眉飞色舞地和同学们探讨剧情,声音越来越大,惹得其他顾客纷纷侧目,还找服务员投诉。一个服务员走过来轻...
阅读全文
讲信义 故事会2018年

讲信义

这天格外冷,李明的电动车胎又被扎了,他费力地推着车,艰难地行走着。   就在他快绝望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路边树下有一处流动修车摊。一位五十多岁的修车师傅,正抱着双臂不停地走动着,显然在抵御严寒。看到他推...
阅读全文
撒飘粮 故事会2019年

撒飘粮

  豫西北云臺山一带,盖房时有撒飘粮的习俗。飘粮,是一种比元宵略大的小蒸馍,在正午时分,由工匠念上梁歌时,随着一把把短麦秸同时撒出,寓意盖房大吉,五谷丰登。   虎路峪村的宋习刚身材魁梧,为人质朴,是...
阅读全文
多出来的空间 故事会2019年

多出来的空间

董浩和芥子结婚五年了,一直租房子住。因为地方拥挤,他们不敢添家具,更别提生孩子、养老人了。   今年年初,两口子终于顺利按揭买到一套两居室,装修完成后,芥子兴奋极了:“明天就搬家!”   等新家收拾齐...
阅读全文
一袋谷种子 故事会2018年

一袋谷种子

故事发生在改革开放初期。这年村里的土地都承包到户了,往后村大队基本没东西要储藏了,村大队的仓库保管员周世贵面临着“失业”。   随着土地一起分到各户的,还有仓库里的那些粮食种子,也按人头分了。最后,所...
阅读全文

谁动了我的余额

这天下午,大郭把车停在路边,然后去街角的一个自助银行取钱。   银行里只有一台能取钱的柜员机,一个矮个子中年男人正在操作。他听到门响,回头看了一眼大郭,目光警惕,身子还往柜员机前靠了靠。大郭见状,就故...
阅读全文

大侠

三锋从小痴迷武侠小说,很向往快意恩仇的江湖生活。   那年,一个游方和尚到三锋的养鸡场化缘,三锋看他患了重感冒,动了侠义心肠,留他吃了顿热乎饭,还找医生给他打针。和尚临走前,带三锋到树林,教了他一手“...
阅读全文
走夜路 故事会2019年

走夜路

  早年間,有个男青年名叫郭福章,生于普通的农民家庭。他家中有五个兄弟姐妹,一家子分配到的粮食不多,只够勉强度日。   最近,郭福章看上了村里的小红,他天天向小红献殷勤,有时还到地里帮小红干农活。小红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