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找花木兰

我在海口的那年,决定娶“花木兰”为妻。   花木兰是那女子的外号,她大我一岁,是我一个拐了很多弯的亲戚,尽管我从没见过她。   花木兰随父习武多年,两三个男人近不了身,说这话是有事实根据的。一天深夜,...
阅读全文

相亲

大龄未婚的他参加了电视台的相亲节目。提问环节,女嘉宾们向他提了各种问题,一会儿工夫,场上的灯已经灭了12盏,这说明已经有一半的女嘉宾否决了他。她们的理由各不相同,但他知道,那些理由都是假的。   比如...
阅读全文
劈砖人 故事会2017年

劈砖人

大概是七年前的事情。我和朋友小志去参加我一个朋友在帝豪大酒店举办的庆祝活动。酒店门口张灯结彩,不知情的人準以为是在举办婚宴,但其实不是,真实情况跟结婚这事儿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   在酒店的大厅里,足...
阅读全文

大师好灵

我有个朋友是“大师”,全国各地无数人慕名而来找他算命。   我俩从小就认识,小时候他总是让我帮他抄作业,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仙风道骨的慧根。有一次我们一起打麻将,我实在忍不住了,就问他:“你真的能消灾解难...
阅读全文
迷路 故事会2017年

迷路

儿子住在城里,父亲住在乡下,父子之间,似乎是近在咫尺,又好像是远隔千山万水……   李老汉是个农民,儿子李四有在北京工作,平时工作忙,逢年过节只是打个电话报个平安,已经好几年没回家探亲了,于是老两口儿...
阅读全文
温情的目光 故事会2018年

温情的目光

确认过眼神,她遇上对的人。   老钱和梅子是高中同学,梅子坐在前排,老钱坐在她侧后方。渐渐地,老钱发现了一个令他怦然心动的秘密:他总能和梅子温情的目光相遇。时间一长,老钱不再满足于梅子温柔的秋波,竟蠢...
阅读全文
铁公鸡的计划 故事会2017年

铁公鸡的计划

张扣从事金融行业,收入不菲,可他生性小气,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。   这天,张扣下班后和往常一样,骑了两个半小时的单车,总算回到了家。如果坐地铁,起码能节省一半时间,可车费要十几块钱,这对于张扣来说,...
阅读全文
伦讷的计划 故事会2018年

伦讷的计划

伦讷一直从事艺术品和古董生意,一个礼拜前,他在一次家具拍卖会上认识了玛丽娜。   玛丽娜年近三十,貌美如花,正是伦讷喜欢的类型,而且她有钱。   拍卖会后,他们一起喝了一杯葡萄酒。一番交谈后,玛丽娜邀...
阅读全文
小夜游神 故事会2019年

小夜游神

  小夜游神是今年才持證上岗的年轻神,以管理黑夜为己任。他的首任管辖区,是天马小镇。   没想到,天马小镇的人习惯早睡。小夜游神上班第一天,把小镇绕遍,也没看见一户亮灯的人家!   小夜游神很羡慕同学...
阅读全文
县长的爱好 故事会2019年

县长的爱好

老刘是县政府办副主任。这天刚上班,他就被主任张大年叫过去。张大年问:“欧阳县长就快走马上任了,这边宿舍安排好了吗?”老刘拍着胸脯说:“放心吧,早安排好了,就算达不到星级宾馆的标准,住着也一定舒服。” 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