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复 故事会2018年

报复

这天晚上,评论家彭恩在剧场看完《蛙女》后,回到家就给报社的瑞斯总编打了电话。“关于《蛙女》的剧评,最好还是发下午版,因为我想把它展开一些,上午版你只要留出一小块刊登一则简讯就行了。你记下来吧:‘奥林匹...
阅读全文

名字

这天,副县长杨鹏送走客人,向宾馆西侧距离不远的调干楼走去。   调干楼是座三层小楼,异地调动到这个县任职的县领导都住在那里。忽然,身后不远处传来喊声:“杨鹏,杨鹏!”杨鹏顿了一下,没回头。他断定这不是...
阅读全文
两万个吻 故事会2018年

两万个吻

男人和女人在城里打拼多年,终于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他们觉得幸福从此开始了。每天,他们一起去上班,临出门时,他们总会拥抱亲吻;下班回到家,他们一见面也会拥抱亲吻。在男人和女人看来,拥抱亲吻是最美好的...
阅读全文
兄弟 故事会2017年

兄弟

最近罗威升职了。这天,他接到发小李台阳的电话,说想来看他。罗威不禁想:和李台阳这么多年没联系了,自己刚升职,莫不是……   门铃响了,门开处,伸进一个乱蓬蓬的脑袋,一只黑色的塑料袋子“嗵”地放在地板上...
阅读全文
神秘的眼镜 故事会2018年

神秘的眼镜

我和日本画家亚马希达是十五年的老朋友。他在欧洲长大,家境富足,多年不作画,直到四十岁以后才用心作了七八幅画,其作品相当昂贵。他常对我讲以前发生的故事,讲得十分生动有趣。我们一见面就成了至交,主要原因是...
阅读全文
一封装错信封的信 故事会2017年

一封装错信封的信

男孩和女孩是高中同学,两人互相爱慕了很久,可是谁都没有向对方表白。从高中毕业分别考上南北不同的两所大学后,他们便开始常常通信。写了三年多,他们都快大学毕业了。   然而两人也只是通通信,写些“有没有考...
阅读全文
请把你的眼泪寄给我 故事会2018年

请把你的眼泪寄给我

鲁道夫是个退伍士兵,经人介绍,他与单亲妈妈艾玛签了份合同,当小男孩汤姆的替身爸爸,每个月有2000美元的报酬。   此前,爱玛给儿子编了一个故事:爸爸是一个在海外执行秘密任务的军人,任务一完成,就会回...
阅读全文
畅销书作家 故事会2018年

畅销书作家

我走进乔治牙科诊所。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桌前看书,看到有人来,他急忙合上了书本,说了句:“你好。”我点点头,在他面前坐了下来。   “请问,是哪颗牙齿不舒服?”      我摇了摇头:“没有,...
阅读全文
失手 故事会2018年

失手

拆白党刘子羽生平从来没有失过手。   那时候,刘子羽住在东大街的一间公馆里,目标是一个小家碧玉。他得手了,把人家姑娘迷得神魂颠倒,跟他私定了终身,但是姑娘家里不同意,因为他伪装的身份,是一个被家里赶出...
阅读全文
佛跳墙 故事会2018年

佛跳墙

佛祖也有破戒跳墙之时,更何况凡人?翻越心中的欲望之墙,往往只在一念之间……   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,庙里有个老和尚,还有一个小和尚。有一天,老和尚对小和尚说:“庙里粮食不多了,你下山去化点斋米回来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