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夜游神 故事会2019年

小夜游神

  小夜游神是今年才持證上岗的年轻神,以管理黑夜为己任。他的首任管辖区,是天马小镇。   没想到,天马小镇的人习惯早睡。小夜游神上班第一天,把小镇绕遍,也没看见一户亮灯的人家!   小夜游神很羡慕同学...
阅读全文
县长的爱好 故事会2019年

县长的爱好

老刘是县政府办副主任。这天刚上班,他就被主任张大年叫过去。张大年问:“欧阳县长就快走马上任了,这边宿舍安排好了吗?”老刘拍着胸脯说:“放心吧,早安排好了,就算达不到星级宾馆的标准,住着也一定舒服。” ...
阅读全文
医院需要病人 故事会2019年

医院需要病人

  近来,医院的效率越来越高了。病人住院根本无须久等,因为医院的床位过剩。为了经营下去,医院就得尽力避免病床空闲。这既是好事,似乎也不是好事。   前些天,我到医院探望一位住院的朋友,我先到了问讯处,...
阅读全文
死亡弯月 故事会2019年

死亡弯月

  黄泥湾的卢守贵年过五十,工友们都喊他老头。喊什么倒不当紧,卢守贵找工作可就费了老鼻子劲儿了。老板有顾虑也是对的,毕竟建筑工地上都是爬高伏低的活儿,还是用年轻人稳妥一些。   过年的时候,卢守贵回到...
阅读全文
一条叫鲍比的狗 故事会2019年

一条叫鲍比的狗

  杰克是亚特兰大报社的年轻记者,这天他第一次接到总编的直接指派,让他去采访一位久负盛名的猎手:安德鲁。杰克深知本次采访的重要性,这将关系到他能否在报社站稳脚跟。杰克不敢有丝毫懈怠,立刻前往安德鲁所在...
阅读全文

城隍庙

以前王庄有个叫王青的,虽然年轻,却天生胆大。   这天王青走亲戚,因为喝得有点高,半道上见有一座城隍庙,就想在里面休息一下。可躺了没多久,王青就被尿憋醒了,他迷迷糊糊地冲着城隍爷的塑像就撒了一泡尿。 ...
阅读全文
帽子给我戴正了 故事会2019年

帽子给我戴正了

  陈大华是个协警,他上岗第一天,局长来到队列前巡视,大声道:“协警也是警察,你们给我记好了!”说完,局长走到队列左侧,冲最边上的陈大华瞪圆双眼,举手,敬礼,然后又迸出一句话,“帽子给我戴正了!”  ...
阅读全文
西瓜子和抖勺妹 故事会2019年

西瓜子和抖勺妹

  西瓜子今年大二,因为脸上有七八个西瓜子大的痦子,被同学起了这个外号。   别看西瓜子其貌不扬,追女孩毫不含糊。   西瓜子不写情书,也不表白,撒开两条大长腿,女孩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,美其名曰“狗皮...
阅读全文

幽灵船的诅咒

离奇任务   罗斯今年十五岁,生活在一个美丽的滨海小村。村里的男人们大多受雇于商船主,出海谋生。   这天,罗斯与好哥们菲戈,一起来到了帕拉迪港口。罗斯望着茫茫大海,不禁想起半年前,父亲不让自己跟着他...
阅读全文
马蹄铁 故事会2019年

马蹄铁

  小鐵匠在铺子里忙活,听到马蹄的声音,就知道生意到了。小铁匠没有停手里的活儿,该打铁打铁,该淬火淬火,甚至也不正眼瞧那牵马的人。   小铁匠是个女人,但人们从来没有把她当女人看,连她自己也是。满脸的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