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字不能改 故事会2017年

名字不能改

几年前,我刚刚大学毕业,在县文化馆当小职员。一天,馆里接到一个任务,要我们配合地图公司下派的勘察员,勘察乡村地理位置。馆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。   地图公司的勘察员叫柱子,柱子对我说:“我们这次目标很...
阅读全文
最后一个苹果 故事会2017年

最后一个苹果

每次吃苹果,我都会想起许多年前的一件小事。   那年暑假,我跟哥哥进山找草药,结果迷了路。我们饥肠辘辘,能吃的东西只剩一个苹果,上面还有个指头大的烂点。我从袋子里掏出苹果,拿起小刀,准备将烂点挖掉。哥...
阅读全文
午餐的秘密 故事会2017年

午餐的秘密

对于父母,有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。      上中學那段时间,父亲是一名工厂职工,母亲没有正式工作。我和父亲中午都要带饭吃,母亲便每天一大早做好午餐,给我们一人装上一个饭盒。那时家里生活紧张,饭菜多是一...
阅读全文
麦田往事 故事会2017年

麦田往事

那年端午节,我回乡下老家吃了顿午饭,便又骑着摩托车回城里赶夜班。那时正值芒种,田里一派繁忙景象。水泥路被农民当成了谷场,晒了很多小麦、油菜籽等农作物。路过一个村庄时,我突然感觉眼睛不适,正伸手要揉,就...
阅读全文
故事与作文 故事会2016年

故事与作文

不少孩子对写作文有抵触情绪,本来还兴高采烈的,一说写作文,立马变得垂头丧气,我的学生也是这样。   这天,我拿起粉笔刚要写作文题目,就听到底下一片叹气声:“又写作文呀?真烦……” 这时,我脑海中突然萌...
阅读全文
枪王 故事会2016年

枪王

枪王,是我的绰号,在编剧圈里远比我的真名周小天叫得响。   这天晚上,我乘的姐唐玫的车,赶到东湖会馆。这家会馆,当算本城最上档次的休闲好去处,前提是兜里得有钱,或者像我这样,有人请。这时,老同学范统快...
阅读全文
一条裤子五十万 故事会2016年

一条裤子五十万

我在步行街开了家潮男服装店,生意不好也不坏。可自从隔壁开了另一家男装店,我就不淡定了。   这家店的老板是个漂亮的少妇,姓刘。出于礼貌,我称她刘姐。刘姐很会做生意,没多久,就把店铺经营得红红火火。  ...
阅读全文
两只乌鸡 故事会2016年

两只乌鸡

我是一个中学的校长,前一阵我儿子不小心摔断了胳膊,出院后在家调养。   远在农村的母亲知道后,心急如焚地坐公交车来城里看望,顺便捎来两只乌鸡,说喝了乌鸡汤,孩子的胳膊会恢复快些。   母亲走后,我让妻...
阅读全文
姐夫,对不起 故事会2015年

姐夫,对不起

我们家姊妹七个,号称七朵金花。我最小,比大姐小了整整二十岁。姊妹多,家里条件不好,姐姐们从小没条件读书,现在生活得都不是太好。只有我进了高等学府,毕业后自主创业,后来成为一家公司的老板,也算是个有钱人...
阅读全文
就是不买账 故事会2015年

就是不买账

我是一名电话推销员,推销的是中老年人的保健品。上岗不久,一个要好的同事辞职了,临走时把他的客户都留给了我,他指着其中一个电话号码对我说:“这位老人姓许,人特别和气,别人一般都讨厌我们打电话推销产品,可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