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枚邮票 故事会2018年

一枚邮票

  那是一个隆冬,我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,他在电话里抱歉地说,他和母亲今年活儿多,不回来过年了。这句话把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“我很想你们”生生地堵在了喉咙里,我顿时觉得心拔凉拔凉的。   我本以為,自己...
阅读全文
父亲的朋友圈 故事会2018年

父亲的朋友圈

我母亲去世后,父亲独居在县城的老房子里。我在省城买了新房,好几次想把父亲接来,都被他拒绝了。父亲说:“你有你的家,我有我自己的生活。”   我拗不过父亲,只好由他。我给父亲买了智能手机,帮他开通微信,...
阅读全文
听房 故事会2018年

听房

听房是我们老家人闹洞房的习俗之一。每当有新人结婚,仪式进行到入洞房这一阶段时,就预示着听房者该各就各位了。   不过我从来没有听过房,不是我不随俗,而是我那时候没有资格——未满十八岁,是不准参与听房的...
阅读全文
丁顺的故事 故事会2018年

丁顺的故事

我叫丁顺,是个扫大街的,包干区是江城春和路。   这天,我骑着电动三轮沿路巡视保洁,突然,对面蹿出几个追逐打闹的孩子,我为了避让他们,车子就碰着了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,划了一道不起眼的印儿。   司...
阅读全文
良心椅 故事会2018年

良心椅

  我买了一张躺椅,放在阳台上,只躺了几回,一条腿就在焊接处断了。小区大门外有一家电焊店,我将躺椅扛到那里,请师傅帮忙焊一焊。师傅瞥了一眼我的躺椅,说:“我這里只焊铝制品,你的椅子是铁的,我焊不了。”...
阅读全文
弹头汤 故事会2018年

弹头汤

弹头汤,顾名思义,就是用子弹头熬的汤。那能喝吗?答案是肯定的,能喝!我就有过一次喝弹头汤的经历,那滋味,我终生难忘。   时间要追溯到1997年春天,那时候,我还是一名入伍不到半年的新兵。连队的生活,...
阅读全文

早上我起不来床

记者:请问您第一份工作是什么?   某甲:卖早餐,但是后来不干了。   记者:为什么呢?   某甲:早上我起不來床。   记者:请问您第一份工作是什么?   某乙:在大学门口卖早餐,后来不干了。   ...
阅读全文
哑巴亏 故事会2018年

哑巴亏

龚清黎是位十分漂亮的姑娘,她刚进公司那会儿,单身的我就瞄上了她,找各种机会大献殷勤。龚清黎看出我的企图后,当众宣称,想当她男朋友,至少得有一百万元存款。我因为投资古玩一再失败,存款才刚过五万,便对她死...
阅读全文
打不开的锁 故事会2019年

打不开的锁

我在一个机关单位上班。这天早上,老婆孩子要回老家,我把她们送到车站,就直接去单位上班了。其实,单位和宿舍在一个院子里,只是中间被墙隔开了。   到了办公室门口,我一摸腰间,才发现坏事了,钥匙忘在家里,...
阅读全文
酸萝卜炒大肠 故事会2018年

酸萝卜炒大肠

  一年前,我和老公来到了这个小城,在路边开了家小餐馆。每天天刚蒙蒙亮起床,三更半夜关门,不仅起早摸黑,而且还得东奔西走——老公在每个地方不会超过一年,不断地搬家, 整整十五年,换了十五个城市。我问他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