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踪的钻戒 故事会2018年

失踪的钻戒

贾步立是电力公司的总经理,周日的早晨,他的老婆小翠忽然在卧室里尖叫起来,钻戒不见了!   这枚钻戒价值二十多万,是今年情人节的时候,贾步立送给老婆的礼物。老婆一直不敢戴出去,只是经常拿出来解解眼馋。周...
阅读全文
奇怪的钓鱼者 故事会2018年

奇怪的钓鱼者

在一片深山中,有个叫石湾村的地方,村西头的一间破瓦房里,住着个叫王金凤的农村妇女。她的丈夫前不久因病去世,一家老小的生活重担就全压在了她一人的肩上,日子过得很不容易。   距离王金凤家十几米远的地方,...
阅读全文
要命的门 故事会2018年

要命的门

老周两口子为了养老,前不久置换了一套楼层低的二手房。谁知刚住进去没多久,就遇上了闹心事:楼上住户每次进出都把门关得巨响,关键是对方还老在深夜回来,关门声总会噩梦般地让老周夫妇惊醒。   老周上门委婉提...
阅读全文
两瓶好酒 故事会2018年

两瓶好酒

小木三十出头,在一家风电公司工作。最近,小木可谓是双喜临门,一是老婆给他生了個大胖小子,二是顺利当上了公司项目开发部的主任。   小木这主任干得风生水起,有一个人却不乐意了,这人就是老员工张振宁。张振...
阅读全文
死穴 故事会2018年

死穴

张松山新接了一个案子。案犯名叫李耀民,因贪污受贿被群众举报,现正关押在看守所接受审查。这个李耀民的情况并不算严重,重要的是他背后的人。张松山心知,一定要尽快找到他的死穴,保证一触就让他立即交代。   ...
阅读全文
旧债难偿 故事会2019年

旧债难偿

  杨立群官至市长,最近退休了,就想着到曾经任过职的地方故地重游一番,于是,他来到了青竹县,打算入住青竹县招待所。   刚进招待所,杨立群就见迎面走来一个中年男子,四目相对,两个人都不禁一愣。中年男子...
阅读全文
暗哨 故事会2018年

暗哨

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个冬天,雷勇结束了新兵连生活,被分配到某边防哨所。   进山途中,送雷勇的司机专门去了趟烟花爆竹专卖店,买了一大箱烟花爆竹。雷勇纳闷地说:“过年还早哩……”司机笑着说:“老常关照,...
阅读全文
毁约 故事会2018年

毁约

早年间,村里有户穷苦人家,主人名叫李大柱。这年春天,眼看家里快断粮了,他思来想去,决定背井离乡,举家前往上海,投奔亲戚。   离开故乡前,李大柱跑了趟县城,与他最好的朋友赵国夫道别。赵国夫是县里的一名...
阅读全文
猪场里的貂 故事会2019年

猪场里的貂

  蒋大忠是个聪明人,这两年在林场边办了一家猪场,还研究了一种新式养猪法,日子算过得去,就是他五岁的儿子小宝,这几个月小病不断,搞得他心神不宁。   这天,小宝眼睛发炎了。妻子不在家,蒋大忠一人走不开...
阅读全文
挖个坑自己填 故事会2019年

挖个坑自己填

  三叔带着村里几个人在城里干活。这天,有个胖胖的包工头要找人挖坑,三叔他们跟着包工头到工地一打量,这块地土质特殊,必须得人工挖柱子坑,而且要求挺高。三叔跟對方谈妥了价格,袖子一撸,直接就干上了。  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