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明的算计 故事会2017年

精明的算计

永旺房产建了一个叫“兰香苑”的小区,可刚建好,房价就暴跌。瞅着黑压压一大片空置的房子,总经理朱大成忧心如焚。为了给兰香苑去库存,他许下销售员百分之一的高额提成。   这天上午,朱大成正在办公室里唉声叹...
NEW
阅读全文
谁是肇事者 故事会2017年

谁是肇事者

自 首   这天一早,交警队接到一个老人的自首电话,说自己开车撞了人,陈警官带着搭档小邓去了案发现场。   自首的老人名叫王海,曾是名货车司机。据他描述,前几天,他借走了女儿家的车,当时正准备去女儿家...
阅读全文
捡烟头 故事会2017年

捡烟头

赵老汉是厂区里的一名清洁工。这天,他正在花圃中捡落叶,见来了个人,腋下夹条香烟,样子有些鬼鬼祟祟的。见四周没人,那人把烟撕开,从过滤嘴上方掐断,好几支烟一起点燃,吸几口又掐灭,然后播种似的,把烟头丢得...
阅读全文
狗能告诉你 故事会2017年

狗能告诉你

大洪山一带盛产香菇,香菇酱的生产厂商金老板来到大洪山村,想找一个收购香菇的代理人。他和吴秘书来到村委,把来意一讲,村主任表示欢迎。   村主任微笑着说:“金老板,正好我老婆闲在家里,要不让她来帮你收购...
阅读全文
村主任的爹被抓了 故事会2017年

村主任的爹被抓了

这天,一条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,迅速在刘家屯传开了,说是村主任的老爹老刘头到村边公路上晒麦子,不知道被一些什么人给抓走了,还拉走了满满的一车麦子!村民们听了不禁心中一震,难道这是真的?   在村边的公...
阅读全文
陌生的头发丝 故事会2017年

陌生的头发丝

胡子雯和秦刚是大学同学,两人刚结婚,部队一个电话又把秦刚召了回去。没办法,秦刚作为部队的比武苗子,要紧急去参加集训,胡子雯也很能理解丈夫。而刚好胡子雯公司老板让她去出差,出差地恰恰就是秦刚部队所在地。...
阅读全文
就是要整你 故事会2017年

就是要整你

小胡同学不小心得罪了学生科的黑老包,之后大事小事都被他找碴挑刺……   小胡是名大一学生,最近干了一桩糟心事,他一时偷懒,把一盆洗脚水从寝室窗户倒出去,将正从楼下经过的学生科科长浇成了落汤鸡,科长火冒...
阅读全文
聊斋饭店 故事会2017年

聊斋饭店

半只耳的故事   星期天,阿伟开车独自去乡下玩,回程时天已经黑了,开着开着就迷了路。   忽然,山路边出现了一间小木屋饭店,店名特别有意思,叫“聊斋饭店”。老板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,正在一个人咿咿呀呀地...
阅读全文
血泪草 故事会2017年

血泪草

余庆元是个老中医,擅长用中草药治疗各种疑难杂症,方圆数百里的老百姓都说余老是华佗再世,扁鹊重生。   一天上午,一辆出租车在余老的家门前停下,从车内走出父女两人,走到门口,彬彬有礼地问:“请问您是余庆...
阅读全文
焦大和焦二 故事会2017年

焦大和焦二

焦大这人挺有意思,有人视他为宝,有人却视他为草。事实证明,视他为宝的人也会成宝,视他为草的人也会成草……   主动下岗   郝总是一家县级企业的老总,这几年他抓住发展机遇,企业成了当地一颗耀眼的明星,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