脱单计 故事会2017年

脱单计

刘蕊长得漂亮,家里条件好,追的人多了去啦,于是她就养成了一副公主脾气,花篮选花,眼都挑花了,也没挑出一个十全十美的如意郎君来。这一下可急坏了母亲何梅,找朋友托亲戚,赶场子一般为刘蕊物色对象。     ...
阅读全文
你在想什么 故事会2018年

你在想什么

李德林是李家村里的能人,没有他得不到的信息。这不,李德林打听到当地生产的一种大佛桃,运到城里去,都按个卖,一个就能卖到四五元。李德林想,我的乖乖呀,这要是种上个六七亩,那还不发了?不过,李德林只有二亩...
阅读全文
隔山丢 故事会2018年

隔山丢

张大强是个新兵,被分到了边防连的突击班当炮兵。张大强本以为自己能用上火箭筒,等他满怀激动地到了班里,才知道他这炮兵玩的是“隔山丢”。   说起“隔山丢”,好多人不知道是啥,其实就是迫击炮。迫击炮因为发...
阅读全文
老对头 故事会2017年

老对头

杨树多和吕满仓是青川村的一对老对头!   这天下午,杨树多正在自家门前劈柴,忽然,他看见邻居吕满仓走了过来,便连忙侧过身去,装作没看见。很快,吕满仓便来到了杨树多的面前,脸上堆满了笑。杨树多能看出,吕...
阅读全文

跪搓板

耿老汉今年六十挂零,老婆三十年前就已离世,他和女儿翠萍相依为命。按说老耿既当爹又当娘,把女儿拉扯大,女儿对老爸应该更加感恩才是,可翠萍对老耿总是板着个脸,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。   五年前,翠萍嫁到了县...
阅读全文
围墙 故事会2017年

围墙

小段最近考上了某县甲局的公务员,巧的是,他爷爷也曾在甲局工作过,但小段对爷爷那一辈的公务员似乎有些不屑。   为啥?用小段的话说,那个年代的公务员,一张报纸一包烟,轻轻松松过一天,没制服,也不打卡,办...
阅读全文
你的人品金不换 故事会2018年

你的人品金不换

新兴小区住着一对小夫妻,男的叫金来,女的叫刘洋,有个四岁的女儿金玉儿,两人都把她当成眼珠子般呵护。   这天,正是元宵灯会,刘洋单位里有事脱不开身,金来带金玉儿去市里看灯会。父女俩高高兴兴去的,下半夜...
阅读全文
唢呐王 故事会2017年

唢呐王

“唢呐王”的儿子对唢呐情有独钟,不出意外,他就是下一代的“唢呐王”,可“唢呐王”却说不……   青山乡有个“唢呐王”,名叫老海,他技艺超群,无人能敌。他有个儿子叫晓彬,自小受老海的熏陶,对唢呐情有独钟...
阅读全文
感恩的回报 故事会2018年

感恩的回报

村里有对兄弟,哥哥叫大亮,弟弟叫小亮。小亮虽然比大亮小两岁,但比哥哥聪明,两人同时读完了高中。当时,高中生在农村尽管非常稀缺,但若没有关系,照样回家务农,這可急坏了兄弟俩的父亲,他四处求爷爷告奶奶,想...
阅读全文
暗杀的证明 故事会2018年

暗杀的证明

老古是大洪山人,兒子不在身边,他独自在山里过日子。闲暇时,老古潜心作画,拿了些奖,有些名气。老古常和几个老伙计聚在一起晒太阳聊天,他总会说起年轻时智除汉奸的往事。每逢此时,老伙计们就取笑他:“你就吹吧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