惹祸的瓷瓶 故事会2018年

惹祸的瓷瓶

老刘是个普普通通的工人,在他家的阳台角落里有个一尺多高的瓷瓶,大肚小口,瓶口外扩,瓶颈两侧各堆塑一个半圆形的瓷环,瓶体呈青灰色,纹饰暗淡无光,釉色也早已斑驳,怎么看都是个不值钱的物件。   这瓷瓶虽然...
阅读全文
鸳鸯杯 故事会2018年

鸳鸯杯

都说糟糠之妻不可弃,可有人就为了凑齐一对鸳鸯杯,不惜和妻子离婚。然而到头来,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…… 祸起瓷杯   张强是个游手好闲的人,三十几岁了也没个正经工作,成天在家混日子,好在靠拆迁弄了两套房...
阅读全文
老来斗 故事会2019年

老来斗

  民间有句老话,叫“少年夫妻老来伴”,可是韩大爷老两口与众不同,他们是少年夫妻老来斗,年轻时恩恩爱爱,老了以后却时不时地要斗嘴。   这天中午,韩大爷夹起一块红烧肉,嚼了又嚼后却“呸”的一声吐了,然...
阅读全文
哥俩换肉 故事会2018年

哥俩换肉

大雷和小海是表兄弟,哥俩小时候形影不离,好得跟一个人似的。那个年代,两家的生活条件都不好,一年到头难得见到荤腥。有一次,亲戚家办喜宴,哥俩都跟着父母去了。出门前,大雷爸爸特地交代:“吃东西要有规矩,只...
阅读全文
划车风波 故事会2018年

划车风波

小区最近总传出有人偷偷划车的糟心事,有个叫马大胖的,他的车常“中招”,让他叫苦不迭。   马大胖开着一家修车铺,常开报修车回家试车,但车停在小区内,时不时就被人划花,特别是些豪车,被划得尤其惨烈,赔了...
阅读全文

各有各的道

这事儿发生在长白山脚下,已经有十几年了。有两个从四川过来的哥们,一个反应快,心眼活,工友们戏称他为“赵小鬼”;另一个一根筋,认死理,大伙儿都喊他“硬脑壳”。俩人一起找了个煤矿打工。四川人是有名的能吃苦...
阅读全文
难过的大门 故事会2018年

难过的大门

最近,安封小区的居委会调来一个新书记,是个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虽然他年纪不大,但办事挺牢靠的。   这天,书记在小区的三号大门那儿等人,只见有个坐轮椅的老人,正在斜坡上费力地摆弄着轮椅。这三号大门修在...
阅读全文
老刘的地盘 故事会2018年

老刘的地盘

老刘在丰华园小区当清洁工,平时他除了打扫卫生,也捡些垃圾桶里的废品,有时候运气好,还能捡到半新的皮鞋和衣服,老刘能穿的就穿,不能穿的就捎回老家给那些老哥们。   这天,老刘正拿着扫帚在七号楼附近转悠,...
阅读全文
阴阳百寿图 故事会2018年

阴阳百寿图

江海是一位有名的书法家,他的一幅字能卖到几十万元。   这天,江海正给人写一幅“寿”字,忽然手机响了,是个陌生的号码。对方很客气地问:“你好,是江海先生吗?我们是桃花镇派出所的,刚才接到群众举报,有一...
阅读全文

抹不开面子的朋友

男人讲义气重感情是美德,但若不辨是非,不懂拒绝,终将害人害己……   小智从小就非常重感情,对朋友提出的要求从来不会拒绝。   小智有个发小,外号叫淘气,这小子从小就不老实,偷鸡摸狗,打架斗殴,大事儿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