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杀的证明 故事会2018年

暗杀的证明

老古是大洪山人,兒子不在身边,他独自在山里过日子。闲暇时,老古潜心作画,拿了些奖,有些名气。老古常和几个老伙计聚在一起晒太阳聊天,他总会说起年轻时智除汉奸的往事。每逢此时,老伙计们就取笑他:“你就吹吧...
阅读全文
三份遗嘱 故事会2018年

三份遗嘱

小江是一位优秀的遗体美容师,在他看来,能让逝者在人生最后一站走得体面、有尊严,是非常有意义的。   这天晚上,小江熟练地给一位老年死者化完了妆,可是当他起身审视整体效果时,却发现一个小问题:老人穿着一...
阅读全文
重要会议 故事会2018年

重要会议

大巴山深处有个悬崖村,进出村子要爬百米高的峭壁,交通不便,很少有外人知道這个地方。   这天,老祥叔正在院子里编秸筐,只听院外有人跑来:“老祥叔,不好啦,老根头的病情加重了!”   老祥叔抬头一看,闯...
阅读全文
一碗臊子面 故事会2017年

一碗臊子面

陈大爷七十多岁了,退休后,每天雷打不动去东街的“吉祥面馆”吃早点。那家店开了二十年,陈大爷最爱吃那里的臊子面,夹一口在嘴里,那叫一个香。   这天清早,陈大爷又去吃早点,发现东街停着一台推土机,还有好...
阅读全文
鸟司令 故事会2018年

鸟司令

毛家岭一带是候鸟南飞过冬的歇脚地,每年秋天,成千上万的候鸟在这里临时休息、觅食。附近不少村民从中嗅到了商机,每年这个时候就去山里抓鸟卖钱。   有个叫胡大龙的抓鸟高手,人称“鸟司令”。胡大龙在这深山里...
阅读全文
救人之后 故事会2018年

救人之后

陈绍平是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。这天晚上,他骑着车在乡村公路上兜风,突然,身后一辆豪华轿车猛地从他身边呼啸而过,在不远处来了个急刹车。陈绍平正疑惑着,那车主已下车来到路边的河堤上,弯腰吐了起来。随后...
阅读全文
胖子押车 故事会2018年

胖子押车

这是前些年发生在东平县的一个故事。乡下有个胖子,才20多岁,体重就达280多斤。这胖子办事毛糙,脑袋又不太灵光,整天却闹着要进城打工。      家人劝他说:“像你这样胖乎乎的,坐车人家还嫌你占位子呢...
阅读全文
如此报恩 故事会2017年

如此报恩

张国臣的父母去世得早,他从小和妹妹张小莉相依为命。为了供妹妹念书,张国臣早早地辍学打工,起早贪黑赚点辛苦钱。张小莉这几年也很争气,不但考上了大学,毕业后还办了自己的公司,算是事业有成,每月会给哥哥寄三...
阅读全文
苍鹰是我女朋友 故事会2018年

苍鹰是我女朋友

大山深处,有个黄岭子林场。耿淮山在林场工作多年,山里的日子与世隔绝,女朋友也没法子找,他至今还是单身。   这天,耿淮山巡山时遇见一只受伤的小苍鹰,他救下了它,放在宿舍精心照顾。耿淮山还抓来野兔喂给苍...
阅读全文
不一样的岗位 故事会2017年

不一样的岗位

有个新兵,被派去喂猪,在这个不起眼的岗位上,他露了一手绝活……   小镇上有两个年轻人,一个叫刘江,一个叫李杰,他俩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。这年,两人一起报名参军,去了部队。   以前都是小孩子,也看不出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