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镖 故事会2016年

保镖

1.不做蜘蛛做保镖   一个月前,武涛当了一名蜘蛛人,每天在几十米甚至几百米高的楼墙外侧上下穿梭,替城市的高楼大厦清洁外墙。   这天收工后,他和工友小李正准备离开,三辆豪车开了过来,前后两辆车里跳下...
阅读全文
胖子也有春天 故事会2016年

胖子也有春天

1.一厢情愿   雁儿是个二十六岁的姑娘,终身大事还没着落,父母紧锣密鼓地忙着催婚,给她安排了一场又一场的相亲,可问题是雁儿已经有心上人了。   雁儿的男朋友叫高帅,人如其名,长得又高又帅,可惜这年头...
阅读全文
人圆璧合 故事会2016年

人圆璧合

1.“吉灯”显兆   清末民初,运河航道漕运兴盛,每天进出码头的货运商船昼夜不息,一些专做码头生意的客栈、饭馆也都昼夜经营,从不打烊。   那时人们认为夜里是鬼神的时间,为避免夜里经营招惹上鬼神,家家...
阅读全文
寻找仇人 故事会2016年

寻找仇人

1.不速之客   离洪泽湖不到一公里,有个偏僻的小村,名字叫做小八家,小八家其实不止八家,有五六十户人家,三百多口人。只因最初这里荒无人烟,只有八户人家前来落脚,故有此名。   小八家虽然偏僻,但因为...
阅读全文
叛徒 故事会2016年

叛徒

1.亲眼目睹   1944年,国民党某部的一个连队官兵,已经与日军激战多日了。这会儿,队里的王子枫正蹲在掩体的后面,生起一堆火来。火苗刚蹿起来,就听见一个恶狠狠的声音:“生什么火!你怕鬼子不知道你的位...
阅读全文
老巡警的最后一案 故事会2016年

老巡警的最后一案

1.板房惊尸   民国某年深秋的一天,天气晴好,流经上海郊外某小镇的蒲溪两岸,野生的芦苇芦花飘白。一个常年割芦苇编席的汉子,沿溪割了半天,又累又乏,一抬眼,看到了前方不远处那个无人居住的破旧木板房,便...
阅读全文
猫蛊 故事会2016年

猫蛊

蛊是中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。传说,人一旦中蛊,要么痴癫疯傻,神思恍惚;要么万蚁噬心,痛不欲生,最终都会受尽蛊毒折磨而亡。   蛊的种类五花八门,但从来没听说有猫蛊。那么,猫蛊是什么蛊? 1.黑猫再...
阅读全文
骏马黑玫瑰 故事会2016年

骏马黑玫瑰

1.职业失误   左亦婷的职业是医生,爱好却是骑马。   这爱好是她跟科主任学的。科主任是个老头,年轻时当军医,马骑得倍儿溜。现在年纪大了,又转业到了地方医院,骑马的机会少了,但随着城郊开了家马场,他...
阅读全文
药魂 故事会2016年

药魂

鸿记纸张店刘掌柜碰上了外行,贱价入手了一批上等的宣纸,还白得了一麻袋旧宣纸。可刘掌柜没想到,就是这旧宣纸,给他的生活带去了接连不断的麻烦…… 1.不速之客   这年北平的冬天来得格外早,瑟瑟寒风里人们...
阅读全文
天蚕王的故事 故事会2016年

天蚕王的故事

1.逼上绝路  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,哈尔滨有两家规模较大的丝绸纺织厂:关东丝绸纺织厂和北满丝绸株式会社。关东丝绸纺织厂的老板叫贺连胜,是中国人;北满丝绸株式会社的老板叫山口太郎,是日本人。几年来,两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