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机 故事会2017年

心机

三叔在五十五岁这年,遇到了一件天大的难事。他的儿子海奎想结婚,女方却提出要楼房,并声言没楼房不结婚。这下让三叔一下犯了难。   三叔所在的村子并没盖楼房,要买楼就得到外村去买,外村买楼,一点便宜也享受...
阅读全文
一朝被蛇咬 故事会2017年

一朝被蛇咬

这天,二赖来找同村的王大柱借钱。王大柱早年丧妻,女儿出嫁后就一个人过了。他卖了家里养的几头猪,兜里刚揣了六千多元钱。岂料这钱还没焐热,就被二赖盯上了。      这二赖平时好吃懒做,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是...
阅读全文
谁是贼 故事会2017年

谁是贼

这故事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。   一天凌晨两点左右,徽南大学校园宿舍区里路灯暗淡,突然,一个黑影溜进了二楼203室女生宿舍,可那黑影没有想到,另一个黑影隐藏在宿舍楼前的树后边,偷偷注视着他的动静。一会...
阅读全文
抢劫的遇上碰瓷的 故事会2017年

抢劫的遇上碰瓷的

老王开着车在马路上晃悠,一直在找作案目标,他想抢点钱。老张也在马路上溜达,他想碰个瓷。   老王想找个人少的,周围没摄像头的地方,便于下手。刚好老张也是这么想的,于是两人在一处偏僻的路段相遇了。   ...
阅读全文
吹口哨的学生 故事会2017年

吹口哨的学生

一天,在一所著名的大学里,有位教授正在授课,讲的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。   当教授转向黑板的时候,教室里突然响起了口哨声。他转过身,环顾教室,生气地问:“是谁在吹口哨?”   学生们见教授的表情十分严...
阅读全文
花该浇水了 故事会2017年

花该浇水了

这天快下班时,后勤处绿化队的张队长,正领人在局办公楼前的花圃里施肥。新上任的赵局长从这路过,他围着花圃转了一圈,说:“花该浇水了!”张队长马上应声答道:“是,局长,明天一早就安排浇水!”      晚...
阅读全文
杀雀 故事会2016年

杀雀

有这么一家子,夫唱妇随,日子过得挺安逸的。那天媳妇进门就说:“可不得了啦,咱家谷子地里黑压压的,全是麻雀!”   丈夫二贵闻听,这还了得,我还指望这块谷子地供孩子上大学呢。二贵匆匆来到谷子地,果然看见...
阅读全文
九号车厢 故事会2017年

九号车厢

章大伟是一名现役军人,他刚结束一个月的探亲假,坐火车回部队。火车一路疾驰,章大伟无心留意窗外的风景,脑海里满是离别时妻子不舍的神情,以及襁褓中女儿那粉嘟嘟的笑脸。   “战友,你好!”一个着警服的汉子...
阅读全文
完美谋杀 故事会2016年

完美谋杀

比尔是一个职业杀手,出道以来从未失手。他胆大心细、心狠手辣,而且出手时不喜欢闹出大动静。他原来完成的那些活儿,连警察都以为死者是自杀,未曾立案,每次都可谓是完美谋杀。   这天,一个戴墨镜的绅士找上门...
阅读全文
一笔善款 故事会2016年

一笔善款

老王有个孙子名叫王寒,最近经常发烧,到医院一查,医生说他病情严重,至少需要三十万元的手术费,这可急坏了老王一家,他们家是怎么也凑不出这一大笔钱的。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有家慈善网站得知消息后,帮助老王家募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