算命的瞎子 故事会2018年

算命的瞎子

瞎子刘的算命摊摆在一条小巷子中,他从不像其他神汉那样玩花招,也不给客人摸骨,只是养了一只神鸡。平日,谁要算命,只需用朱砂笔将生辰八字写在黄表纸上,交给瞎子刘就行了。   瞎子刘接过黄表纸后,用手扶三下...
阅读全文
喝晃汤 故事会2018年

喝晃汤

周全明家里很穷,大概有十多年都没有杀过年猪。可无论如何,大过年的,总得让老婆孩子高高兴兴吃上一顿猪肉吧?好在村里有个老一辈传下来的好传统,没有杀年猪的人家,可以向杀年猪的人家赊一块肉来吃,等到自己家杀...
阅读全文
长生不死 故事会2018年

长生不死

石坂先生是一位巨富,他白手起家,挣得了数万亿日元的家产。可刚过花甲之年,他就被查出患了癌症。   石坂先生的癌症手术十分成功,医生告诉他,虽然还有复发的可能,但是只要依靠药物抑制就无大碍。   对此,...
阅读全文
报复 故事会2018年

报复

这天晚上,评论家彭恩在剧场看完《蛙女》后,回到家就给报社的瑞斯总编打了电话。“关于《蛙女》的剧评,最好还是发下午版,因为我想把它展开一些,上午版你只要留出一小块刊登一则简讯就行了。你记下来吧:‘奥林匹...
阅读全文

名字

这天,副县长杨鹏送走客人,向宾馆西侧距离不远的调干楼走去。   调干楼是座三层小楼,异地调动到这个县任职的县领导都住在那里。忽然,身后不远处传来喊声:“杨鹏,杨鹏!”杨鹏顿了一下,没回头。他断定这不是...
阅读全文
两万个吻 故事会2018年

两万个吻

男人和女人在城里打拼多年,终于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他们觉得幸福从此开始了。每天,他们一起去上班,临出门时,他们总会拥抱亲吻;下班回到家,他们一见面也会拥抱亲吻。在男人和女人看来,拥抱亲吻是最美好的...
阅读全文
兄弟 故事会2017年

兄弟

最近罗威升职了。这天,他接到发小李台阳的电话,说想来看他。罗威不禁想:和李台阳这么多年没联系了,自己刚升职,莫不是……   门铃响了,门开处,伸进一个乱蓬蓬的脑袋,一只黑色的塑料袋子“嗵”地放在地板上...
阅读全文
神秘的眼镜 故事会2018年

神秘的眼镜

我和日本画家亚马希达是十五年的老朋友。他在欧洲长大,家境富足,多年不作画,直到四十岁以后才用心作了七八幅画,其作品相当昂贵。他常对我讲以前发生的故事,讲得十分生动有趣。我们一见面就成了至交,主要原因是...
阅读全文
一封装错信封的信 故事会2017年

一封装错信封的信

男孩和女孩是高中同学,两人互相爱慕了很久,可是谁都没有向对方表白。从高中毕业分别考上南北不同的两所大学后,他们便开始常常通信。写了三年多,他们都快大学毕业了。   然而两人也只是通通信,写些“有没有考...
阅读全文
请把你的眼泪寄给我 故事会2018年

请把你的眼泪寄给我

鲁道夫是个退伍士兵,经人介绍,他与单亲妈妈艾玛签了份合同,当小男孩汤姆的替身爸爸,每个月有2000美元的报酬。   此前,爱玛给儿子编了一个故事:爸爸是一个在海外执行秘密任务的军人,任务一完成,就会回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