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踪之谜

  托尼克亚是个16岁的少年,别看他年轻,却和他爸爸马克一样,对北部森林的状况了如指掌。
  这几天,托尼克亚带着步枪,独自在森林里,寻找失踪的爸爸。爸爸本来说去打猎的,但过了两周还没回家。托尼克亚在林中每走一步,都会仔细搜索爸爸的鞋印,爸爸出门穿的是一双结实的高筒牛皮靴子,鞋印很好辨认。很快,他找到了爸爸的鞋印,他顺着鞋印一直走了三天,直到鞋印消失于一间简陋的房子前。
  托尼克亚激动地敲开门,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——普利尼。
  普利尼身材矮小,样子懒散,一张松弛肥胖的大脸上,两只贪婪的眼睛不停地转动着。
  托尼克亚知道他名声很不好,但还是问道:“请问,你在附近见过我爸爸吗?”刚问完,他就发现爸爸的牛皮靴子穿在普利尼的脚上。托尼克亚立即用枪对准了普利尼,厉声问道,“你怎么会穿着我爸爸的靴子?”
  普利尼一边朝墙边退,一边辩解道:“小子,这靴子是我买的。你带枪闯入我的房子,是违法的!”
  这时,托尼克亚又发现墙边居然放着爸爸的温彻斯特式连发猎枪。他大声责问:“这支猎枪又是怎么来的?我爸爸绝不会卖了它的。”
  普利尼眼珠子一转,说:“那枪是我从一个印第安人手中买来的。别问我他叫什么名字,我没问!”他边说边朝那支猎枪靠拢过去。
  托尼克亚命令道:“别动!老老实实地站着!”他略一思索,觉得如果普利尼偷了猎枪,是绝不敢明目张胆放在外面的,眼下还是找爸爸要紧。托尼克亚又补充了一句,“谁要是害我爸爸,谁就得偿命!”说完便走出了小屋。
  再往东行走一英里,就是沃尔夫湖了。托尼克亚在一条小路上,发现了一堆灰烬。灰烬边有爸爸的烟斗。托尼克亚再仔细一看,灰烬旁的白桦树上有一只死松鼠。他猜想事情可能是这样的:爸爸击中了一只松鼠,想爬上树去拿,但不幸摔下来摔断了腿。于是,他点燃火堆等待救援,但一直没有等到,他就把猎枪当拐杖,勉强走到了普利尼的小屋……想到这里,托尼克亚紧握着自己的枪,再次来到普利尼的小屋。他推开门,普利尼正躺在床上睡觉。
  托尼克亚冲了上去,用枪口顶着普利尼的大肚子说:“我爸爸一定来过这儿!”
  普利尼睁开眼睛,懒洋洋地说:“小子,随便你怎么想。反正我的确没见过你爸爸。如果,他来过这儿,那当时我一定不在家。”
  托尼克亚不相信普利尼的话,说:“我刚刚发现了爸爸留下的痕迹,他的鞋印也是到你房子前消失的。”
  普利尼眨巴着眼睛,小心地问:“你怎么知道那就是你爸爸留下的痕迹呢?也许是印第安人留下的呢?”
  “因为我在那堆灰烬边找到了这个东西,它就是最好的证据。”说完,托尼克亚从衣袋里掏出了他爸爸的烟斗,上面还有爸爸的留言:“我的腿摔断了,将在附近普利尼的房子里休息几天,然后设法去湖对岸查理的小屋。”
  普利尼没料到托尼克亚居然有这个证据,但他还是坚持说:“也许他到过这里,但没有看见我,于是直接去了查理那儿呢?”
  托尼克亚不相信普利尼,将他绑了起来,然后押着他,去往查理的小屋。
  三小时后,两人走下一个平缓的斜坡。突然,托尼克亚看见了前面有升起的烟雾,很快,他们看见了湖,湖边有一个快要熄灭的火堆。托尼克亚定睛一看,惊喜地叫了起来:“爸爸!”是啊,此刻躺在火堆边一动不动的正是他的爸爸马克。
  “爸爸!”托尼克亚一边哭喊着,一边朝爸爸跑去。他跪在爸爸身旁,俯耳去听爸爸的心跳。
  幸好,爸爸还没有断气,只是腿肿得很厉害,他的身边靠放着一副自制的拐杖。
  普利尼见找到了马克,赶紧申辩道:“这真的不管我的事,我干的一切全是合法的!”
  托尼克亚仍是不信,他把普利尼的脚也捆了起来,然后烧了些开水,并喂他爸爸吃了一条巧克力。
  过了半个多小时,马克醒过来了。他靠着一棵树坐了起来,无力地说道:“托尼克亚,我的腿伤得很厉害,也许走不出这片森林了!”
  托尼克亚赶紧说:“我先把您送到查理那儿去,他会为您请来医生的。另外,您是否去过普利尼家,您在那儿呆了多久?”
  此时,马克才注意到普利尼也在这里,冷冷地回答道:“我在他那儿躺了10天。托尼克亚,是你把他带到这儿的吗?”
  托尼克亚点点头,又追问爸爸,普利尼究竟对他做了什么。
  普利尼抢在马克开口之前,再次强调,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。
  马克听了,轻蔑地笑了笑,说:“不错,普利尼做的事情永远是合法的!”接着,他缓缓地说了起来:自己受伤后,艰难地走进普利尼的小屋,并在那儿呆了10天,直到断骨渐渐合拢。期间,普利尼发现了自己兜里有30元钱,于是就让自己每天付3元食宿费。后来,自己准备离开,发现受伤的那条腿肿得厉害,穿不了高筒靴子,只得向普利尼借鞋子穿。普利尼便趁机把自己的高筒牛皮靴要走了。
  普利尼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托尼克亚,狡辩说:“这都是你爸爸自愿的。这么说吧,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,这有什么不好呢?”
  “住嘴!”马克愤怒地说,“当时我想去查理那里,但凭一条腿,要走20英里路,还要渡湖,是很困难的。我见普利尼房间的角落处放着一副旧拐杖,就叫他借给我用用。你猜他的条件是什么?他用旧拐杖,换走了我的那支温彻斯特式连发猎枪!他真是一个狡猾的家伙啊!”
  普利尼又辩解说:“你当时就是把猎枪当拐杖用的呀,难道不是吗?况且那支枪只能做一根拐杖,而我的拐杖却是两根,我用两根换了一根,难道不公平吗?要是你不愿意,我才不会做这个交易呢!”
  托尼克亚真想冲着普利尼开一枪,但最终,他还是把枪放到爸爸手里,并说:“爸爸,看住他,我看到湖对岸有一条独木舟,我去把它弄过来。”说完,他脱掉衣服跳进了河里,朝对岸游去。
  马克见儿子游远了,对普利尼举起了枪,但他态度还是温和的,他说:“托尼克亚年轻,容易冲动,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他,其实你一直想杀了我。想必你也知道,我一旦告诉他实情,他会杀了你的!”
  普利尼一脸无辜地说:“马克,我可从来没想要伤害你!”
  马克听他还在狡辩,气愤地说:“其实,你早就在我之前,来过此地了。因为我发现岸边有那双高筒牛皮靴的鞋印。而对岸的那条独木舟是我和查理留在此地渡湖用的,显然,是你故意把独木舟解开,让它漂走的。”
  普利尼故作惊讶地问:“我与你无冤无仇,干吗要置你于死地?”
  马克冷笑了一声,回答说:“那天,我无意中看见了你胸前的船形文身。你是被警察通缉的死刑犯,所以你怕我回去后,向警察揭发你!”
  普利尼无言对答。在两人沉默的对峙中,托尼克亚划着独木舟回来了。他很快穿上衣服,然后把爸爸扶了起来,又把拐杖递给了他。
  马克一跛一跛地走到独木舟上,坐了下来。
  托尼克亚指指普利尼,问爸爸,应该怎么处理他。
  马克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放他回家,把温彻斯特式连发猎枪也给他吧!因为他与我进行了一次你情我愿的交易,我是个讲信用的人。”
  托尼克亚虽然不情愿,但还是按照爸爸的要求,替普利尼松了绑,并把猎枪递给了他。
  接着,托尼克亚将独木舟推入水中,朝对岸划去。他刚划了几下,耳边传来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爸爸应声往后倒去。
  托尼克亚循着枪声往回望,岸上的普利尼又一次举起了枪……

(作者:亦名 来源:《故事会》杂志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