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来羊肉包饺子

巧珍今年三十出头,是村里有名的“小辣椒”,性格十分泼辣直爽。她男人在外地打工,每年春节才回家探亲一次,平日里,巧珍一个人拉扯儿子,是又当娘来又当爹。
  这天早上,巧珍醒来时一看表,坏了,今天在外面打工的男人要回来了,应该去接站的,怎么还睡过头了呢。她急忙下地穿衣服,还没等走出院子,就听见外面有人说话,听声音正是自己的男人赵刚。另一个人呢,她扒着门缝往外一瞧,是隔壁杨宝的老婆翠云。这杨宝是和赵刚一起出去打工的,眼看就过年了,也应该一起回来才对呀,怎么没看见他呢?
  巧珍正在纳闷,只见赵刚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来,递给了翠云。两个人说了几句,赵刚又拿出一沓钱,也全交给了翠云,这才往自己家走来。
  这下巧珍可气坏了,混账东西竟敢在自己眼皮底下偷吃,这口气她才咽不下呢。巧珍回手抓起一把笤帚,见赵刚迈进门来,上去就给了他一下,然后张嘴就要开骂。赵刚眼疾手快,一把捂住她的嘴,拉着她进了屋。
  等赵刚关上了门,巧珍挣脱了他的手,还顺势咬了一口,嘴像炒豆子一样数落开来:“好啊,人家都说男人有钱就学坏,你还没钱呢,就先学坏了!到家了不进门,先给别人送钱去,你是跟我过呢,还是跟她过?”
  赵刚忍着疼求她小点声:“别胡说,那三千块钱是杨宝哥这几个月的工资,托我给捎回来的。”巧珍“呸”了一口:“想骗谁,我看你给了她两回钱,这是怎么回事?告诉你,姓赵的,今天不说清楚,这个年你别想过消停。”
  赵刚叹口气,说:“你都看见了,那我也不瞒你了。第二回的钱是我的工资,我刚听翠云说她家小宝要做疝气手术,你想这孩子是在咱眼皮底下长大的,杨宝哥又不在家,这个忙咱能不帮吗?”
  一听这话,巧珍的气消了一半,但她还是想不通:“帮忙是应该的,可你也得跟我打个招呼吧,再说,你把钱都给了别人了,自己家连年货都没置办呢。大过年的,我也不和你闹,你去找翠云要回一千块钱,借她两千行不行?咱们也得过年啊,这不算过分吧。”
  这下子,赵刚为难了,刚刚借出去的钱,怎么往回要呀?一看他不动地方,巧珍一捋袖子,准备亲自出马。赵刚急忙拦住:“你可不能这么做,翠云的条件不如咱们家,逢年过节的连肉都舍不得买,就是要攒钱给小宝做手术。再说,杨宝哥在外面也没少照顾我,你要是这么一闹,我可没脸见人了!”巧珍“哼”了一声:“我不闹行了吧,我好言好语地说行了吧。”说着,硬是出了门。赵刚实在不放心,也跟着出来了。
  翠云家就在隔壁,两家中间隔了一道砖墙,平时站在院里说什么,两家都能听到。这不,巧珍还没走出院子呢,就听见翠云家有人说话:“杨嫂,四条羊腿肉都给你挂墙上了。价是贵了点,没办法啊,一过年,这新鲜羊肉都涨价了。”
  巧珍冷冷地看着赵刚,压低声音说:“你不说她困难吗?我看比咱们强多了!咱儿子最爱吃羊肉饺子了,我都没舍得给他买新杀的羊肉。”说着,巧珍搬来了梯子架在院墙上,“今天我非得偷两条羊腿过来不可!凭什么拿我家的钱去享受,让我们在这边干眼馋?”
  赵刚说什么也不让,又不敢喊,只能一边撤梯子,一边小声央求道:“这不行,咱村里有讲究,大过年的丢东西,那是咒人家过不好日子。”巧珍抢不过他,正生气呢,就听隔壁翠云喊了一声:“小宝,别在外面玩了,进屋来先睡一会儿。”一看隔壁关了灯,巧珍也不去抢梯子了,她一个箭步蹿了出去。
  刚巧翠云家的大门没有锁,巧珍摸黑进去,顺着墙边摸了半天,也没摸着挂羊肉的地方,一不小心还碰着个铁锹。屋里“吧嗒”一声亮起了灯,小宝说话了:“妈,外面有人!”翠云又把灯关了,说:“小孩子别乱说,我怎么没听见?”
  这一开灯关灯,把巧珍吓得心头乱跳,但她也趁机看到了羊肉挂在哪儿,便轻手轻脚过去,摸了两条羊腿下来。可再想出大门是费劲了,刚才进门的时候,巧珍大概不小心把暗锁带上了,这会儿黑灯瞎火地摸了半天,也没摸到门上的暗锁,这万一要让翠云发现了,给她来个人赃俱获,这张脸可就没地方搁了。
  正着急的时候,翠云家的门灯突然亮了,吓得巧珍差点坐地上。她回头一看,屋里黑乎乎的,不像有人发现的样子,这才放了心,连忙拨开暗锁,飞也似的跑回了家。
  回到家,巧珍“梆梆梆”剁好了肉馅,一边包饺子,一边叨咕着多亏声控灯帮了忙,要不这脸可就丢大了。赵刚沉着脸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,差点就让人家抓了个现行。”
  “那我也不怕!”巧珍还不服气,“本来就是我的钱,我这算自己偷自己的羊肉。”赵刚看她像孩子似的不讲理,是又好气又好笑:“我还从没听说有偷肉包饺子的,这饺子能香吗?”
  这时门铃响了,看赵刚出去开门,巧珍一阵紧张,但不管她怎么想,该来的还是来了,翠云领着小宝进了屋,说:“哟,这饺子馅够香的。”
  巧珍的脸早涨得通红,平时那泼辣劲儿也没了,张了半天嘴也说不出一句话。翠云却好像没觉察什么,她笑着把钱递还给赵刚:“刚子,这是三千块钱,现在还给你,赶紧给巧珍买两件新衣服吧。”赵刚还没接话,巧珍已经回过味来,她抢着把钱塞回翠云手里:“这个不行,小宝马上就动手术了,再说,我们家过年的东西,都……买齐了。”
  翠云说什么也不肯往回拿,两个人推让了半天,翠云急了:“我知道你家也不富裕,就等着刚子拿钱回来过年,我要是都拿走了,就太对不起你们了!哎,都怪这个缺德的杨宝,这时候也不回来,太没心没肺了,他眼里还有我们娘俩吗?”
  这时,一旁的赵刚再也忍不住了:“嫂子,你别怪杨宝哥,他不是不想回来,而是被抓起来了。…抓起来了!”翠云大吃一惊,“他老实巴交的,惹着谁了?”
  赵刚叹了一口气,原来他们的老板是个外国人,圣诞节给工人放了几天假,春节就不让工人回家了。大家找老板理论,老板说了,他只过圣诞节,不过春节,如果谁想回去,就不给发工资。这下惹急了工人,混乱中大家砸了老板的办公室,连警察都惊动了。老板一看事情要闹大,被迫答应发这三个月的工资,但还有个条件,必须交出带头砸他办公室的人,否则谁都别想回家过年。
  几十个工人都不敢吱声,眼瞅着就僵在那里,最后杨宝站了出来,承认是他领的头。结果,杨宝被警察带走了,他的工资也全被扣下。临走的时候,杨宝冲着赵刚喊道:“回去看到我老婆,就说我在这加班呢,还有小宝喜欢吃羊肉饺子,大过年的,别委屈了孩子。”
  听到这儿,巧珍气得早骂上了,骂那个天杀的老板就是没良心。翠云却奇怪道:“刚子,杨宝的工资被扣下了,那你刚才给我的钱是哪来的?”
  赵刚说:“三十个工友,一人拿出一百块钱,说杨宝哥为大家受了委屈,他们要让你们娘俩过个好年。可大家都不知道小宝要做手术;要不然还能多凑点。嫂子,我的钱就是杨宝哥的钱,你千万得收下!”
  翠云却说什么也不同意:“这三千块钱,还是多亏了大家的帮忙,我怎么能再要你的钱?”赵刚看她很坚持,不由得脱口而出:“嫂子,这是你应该得的,那、那个带头砸办公室的人,其实……是我!”
  啊!翠云愣了,巧珍听了,在旁边狠狠给了赵刚几拳:“你个胆小鬼,敢做不敢当!这样的老板,砸了就砸了,有什么不敢认的?”
  赵刚低下了头,喃喃地说:“我不是胆小,我就是想回家陪着老婆孩子过个年,在外面打了一年工,不就盼着这几天吗?所以我一犹豫,就没敢承认,让杨宝哥背了黑锅。”
  巧珍的拳头还举着呢,一听这话却怎么也落不下去了,好半天,屋里的人全都不吭声。到底还是巧珍打破了僵局,她擦了擦眼睛,说:“大过年的,都别撅着嘴了,咱们先吃饺子。”说着,又转向赵刚,“明天你坐车回去,把事情说清楚,把杨宝哥换回来。”翠云连忙阻拦:“这不行,不能卖一个搭一个,你要这么一换,杨宝这两天的委屈可就白受了。”
  两家人正争着,赵刚的手机响了,他一接,眼睛立刻亮了:“你们家没人接电话,那是嫂子在我家呢。你怎么没事了,快给嫂子报个平安吧。”
  翠云接过手机,杨宝的声音大得屋里人都能听见:“老婆我没事了,派出所的同志做了我们老板的工作,他现在理解了我们中国人过春节的心情,给我补发了工资,又给我买了一张卧铺票,还说要给咱们全家拜年呢。我正在火车上呢,明天就能到家了。对了,咱这两家孩子都爱吃羊肉饺子,你给包了没有?”
  翠云还没回答,巧珍已经把饺子端了出来,一迭声地说:“包了!包了!小宝,你猜什么馅的?”小宝说:“还用问,羊肉呗。”
  巧珍奇怪了:“咦!你怎么知道?”小宝说:“刚才你去我家拿羊肉,我和妈妈在屋里看着呢,妈妈说刚子叔、巧珍婶就和我们自家人一样,她不让我出声,看你摸不着门,还让我给你开门灯呢。”
  啊!巧珍的脸上一阵发烧,她不好意思地说:“翠云嫂子,你瞧我这事做的……”翠云笑呵呵地说:“不打紧,我买的四条羊腿,本来就有你们家两条。你提前拿回去了,肯定也是给大家包饺子,我吃现成的,不乐得清闲吗?”
  巧珍看看小宝,又抬头看看翠云,再也挪不动脚步了。翠云一把接过饺子,说:“小宝,快和弟弟去放炮,咱们吃羊肉饺子喽。”
(作者:刘江波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