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门风波

  雷悦大学毕业后,来到广州这个大都市,跟姐姐一起合租,住在夏园小区五楼一个单元房里。她最近一直忙于找工作,今天终于等到了一个面试通知,是在下午两点。她悉心打扮,兴奋地出门了。
  可是下了楼,雷悦傻眼了,她翻遍整个包包,只有钱包、手机和简历,却没看见门卡和钥匙—都掉家里了!没有门卡,楼下的电子门根本出不去。姐姐在很远的地方上班,不可能回来给自己开门。
  雷悦又悔又恨,只怪自己粗心大意,心想只能等等看有没有同楼人出去或进来,赶个巧,应该能跟着混出去。可是等了二十分钟,一个来往的人都没有,雷悦只能给物业打电话,可也不知道是不是楼道里信号不好,电话一直不通。
  快一点了,雷悦越来越着急,她试着去敲别家的门,希望邻居能帮她开一下。雷悦上了二楼,敲了敲左边201的门,没人在家,又转身敲了敲202的门,里面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:“谁啊?”
  雷悦赶忙应声解释了一下自己的处境,里面稚嫩的声音说:“我爸妈不让我给陌生人开门。”雷悦知道这是放暑假后一个人在家的小孩,她赶紧解释:“阿姨不是坏人,阿姨急着去面试。小朋友,你不用开门,你就用遥控器帮阿姨开一下楼下的电子门就行。”
  “阿姨,我家的遥控器被我爸带走了,他怕我偷偷跑出去玩。”
  听了这话,雷悦气馁了,只能放弃。她又爬上三楼,按下301的门铃,门“呼啦”就打开了,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职业装、打扮干练的女人。女人横挑着眉毛,冷笑一声:“还真来了!”雷悦还没开口说话,女人转头对着里面喊道:“你等的人来了,还不来迎接!”
  从里面气呼呼地走出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,他看了一眼雷悦,说:“她谁啊?我根本不认识。”
  “哼,刚才我说你在等情人你不承认,现在人家来了,你装不认识,你以为我是傻瓜?捉奸抓双,你还有什么话说?我告诉你,我现在就要跟你离婚!”女人气势汹汹地叫嚷着,雷悦听得一头雾水,但也发现形势不妙,赶紧把自己敲门的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。
  男人附和着说:“看吧,人家不过是来要我们帮忙开门的,你别疑神疑鬼。”
  原来这家女主人本来是计划出差的,后来又取消了,多疑的她便想对丈夫来个突击检查。中午回到家,丈夫却穿着睡衣,做了满满一桌子菜,还备了红酒。这有滋有味的情景,让她一口咬定自己的丈夫在家等情人约会。两人正争论不休,偏偏雷悦来敲门了。
  女人一听更气了:“我疑神疑鬼?你一个大老爷们趁我不在家,做满桌子的菜给谁吃?”说着又回头对雷悦开了口:“你倒是很聪明,以为随便撒个谎就能瞒过我?”
  “我做菜是改善下生活,难道吃饭都有错?我跟这小姑娘不认识,你别冤枉人家。”
  女人一听男人替雷悦说话,更加凶悍了,在楼梯间炸开了锅。雷悦哪里见过这架势,准备溜走,却被女人拉住胳膊,又拉又扯,雷悦好不容易在男人的帮助下逃脱了,窜上楼去,躲在自己家门口。
  时间已经一点半了,再不出去,真的赶不上面试了。雷悦正在沮丧时,从楼上下来一个大妈,大妈慢悠悠地下楼,看着蹲在地上的雷悦满脸疑惑。雷悦也不想解释,就跟在大妈后面,反正等大妈开门自己混出去就行了。两人一前一后地来到一楼,大妈终于忍不住回头问雷悦:“你跟着我干吗?”
  雷悦被刚才一闹,心情已经有点不好了,便不耐烦地说:“我忘了带门卡,出不了门。”
  大妈紧张地说:“你是不是住这里的啊,我怎么没见过你?”雷悦点点头:“大妈,我新来的。你快点行不行,我赶着面试。”
  大妈拒绝了雷悦的要求:“现在小偷多着呢,我怎么知道你是住这里的?你如果偷了东西,我给你开门,那我不是助纣为虐?那可不行。”雷悦也生气了:“你这个大妈怎么说话的?谁是小偷啊?”
  两人吵了嘴,大妈更不愿给雷悦开门,雷悦也不稀罕,心想大不了就不去面试了,也不要受这窝囊气,便气冲冲地上了楼。
  雷悦没想到出个电子门,就受了这么多委屈与侮辱,越想越冤,坐在家门前的楼梯口呜呜地哭了。
  正在雷悦伤心的时候,从楼上走下来一个小伙子,他戴着一顶大大的太阳帽,背着一个大挎包,身后还提着个行李箱,一副准备出去旅游的样子。小伙子看到雷悦愣了一下,雷悦表情难看地瞪着他。小伙子朝她微微一笑,礼貌地说:“你是不是门卡掉家里了?”雷悦点点头。小伙子态度很好,安慰了雷悦几句,她便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小伙子,小伙子轻松地笑笑:“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,你跟我一起出去吧,我有门卡。”
  雷悦听了开心坏了,赶紧上前帮着小伙子提了那个旅行箱,跟他一起下楼了。当雷悦终于走出了这扇隔离了人与人之间信任的电子门时,她感慨万千地跟小伙子说了“谢谢”,小伙子开玩笑地说:“请叫我雷锋!”
  后来小伙子好事做到底,他让雷悦跟自己上了的士,先送雷悦到了面试地点,然后才坐车离去。面试地点不是很远,雷悦赶上了面试。结果还不错,通知雷悦明天上班,她顿时觉得如拨云见日一般。
  这天,雷悦跟姐姐正在吃饭,忽然有人敲门,雷悦开门一看,竟是警察。姐姐忙问出了什么事,警察什么都没说,只是要带走雷悦,说她牵涉到一宗入室盗窃案。
  雷悦吓得六神无主,跟着警察来到了派出所,警察给雷悦看了几张照片,照片里是雷悦跟上次帮她开门的小伙子并肩走路的情景。
  原来,这小伙子是一名入室盗窃犯,他踩点调查,知道雷悦那楼里住着一对老夫妇,这几天外出旅行了,家里没人,便下手配置了门卡,堂而皇之地入室盗窃。没想到作案完毕,下楼时却碰到了雷悦。他戴大帽子是为了躲过监控录像,可是不巧被雷悦看到自己的脸,便故意跟雷悦套近乎,带她出门,监控拍下了两人一起拿着赃物上了的士的录像。后来那家邻居回来发现家里被盗,赶紧报警,警方调取了录像,初步怀疑雷悦也参与了作案。
  雷悦惊慌失措地把自己那天的遭遇说了一遍,希望能洗脱嫌疑。负责这案子的王警官听了后,说:“我们也向这栋楼的邻居调查了情况,有的邻居反映被盗当天你一个人在楼道行踪诡异。一个小男孩说有人敲他的门,但是他没开,所以不能确定是不是你;还有一对夫妻,两人都认出了你,不过我们去的时候两人正闹离婚,后来我们说怀疑你是入室盗窃的嫌疑犯,两人又不离了;还有一个大妈,她证明看到你的时候,你是坐在被盗单元的楼道里……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是在望风,这些调查,对你都非常不利。”
  雷悦就这样被蒙上了不白之冤,关进了看守所。但她很快沉冤得雪了,因为警察抓住了那个窃贼。警察根据窃贼的口供释放了雷悦,在雷悦离开时,王警官说:“幸亏那个罪犯还有良心,一人担了所有事,不然如果他要拉你下水,那你真是有口难辩啊!”
  事后,雷悦还是去看了那个窃贼。小伙子剃了光头,没精打采的,他对雷悦说:“没想到吧,当初帮你出门的是我,后来帮你出狱的还是我。我承认我不是好人,但是真正害你摊上坏事的却是那些好人。”
  雷悦听了,心里五味杂陈,不知该说什么好……

(作者:尘希 来源:《故事会》杂志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