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只乌鸡

我是一个中学的校长,前一阵我儿子不小心摔断了胳膊,出院后在家调养。
  远在农村的母亲知道后,心急如焚地坐公交车来城里看望,顺便捎来两只乌鸡,说喝了乌鸡汤,孩子的胳膊会恢复快些。
  母亲走后,我让妻子杀鸡给儿子做汤喝。妻子却一脸害怕,说:“要杀你杀,我可下不了手。”
  我一辈子教书,也从未杀过鸡,可鸡总在楼道里放着也不是办法啊。怎么办?我灵机一动,两只乌鸡也不是大不了的宝贝,干脆送给学校食堂的张师傅,也算是个人情。
  我打电话过去,张师傅很快过来,笑呵呵地拎走了两只乌鸡。

  一个月后的一个周末,有人敲门。妻子开门一看,竟是张师傅,他挎着一个篮子,里面竟是鸡蛋。没等我反应过来,张师傅开口道:“陈校长,那两只乌鸡拎回去后,我没舍得杀,一直用食堂的剩饭喂着。这不,没几天就开始下蛋,现在已经攒了四十多个。”
  妻子看着比鸡蛋小一半的乌鸡蛋,笑得合不拢嘴。她赶紧接过张师傅手中的篮子,把乌鸡蛋小心翼翼地拾出来。张师傅坐了一会,拎着空篮子走了。
  又过了两个月,张师傅又送来一大篮子乌鸡蛋。他眉飞色舞地说:“经过细心照料,乌鸡产蛋量比以前多了不少。另外,食堂承包期快到了,我打算继续承包,到时候您多费心。”
  考虑到张师傅比前几任承包者好很多,我想了想,说:“这件事我也要听听几个副校长的意见,有些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,当然我会站在你这边的。”张师傅笑呵呵地走了。
  不久,张师傅如愿以偿,再次承包了学校食堂。
  到了冬天,父亲打来电话,说母亲前些日子着凉感冒,过了大半个月身体也一直不见好。

  我跟妻子决定把母亲接过来住一阵,一是带她到市里的大医院好好检查一下;二是就近照顾着好让母亲可以静养一阵子。
  母亲一来,妻子就赶紧挑了两个乌鸡蛋,准备炖蛋给母亲吃。
  母亲看到妻子准备炖蛋,一拍脑袋,说:“哎呀,看我这记性!这次走得急,忘记给你们带些自家散养鸡的鸡蛋了!”
  妻子忙说:“妈,没关系,这鸡蛋的营养也好着呢。你上次来的时候,不是带来了两只乌鸡嘛,我们没舍得杀,这就是它们下的蛋。”
  母亲一听这话,惊得眼睛睁得老大,就像遇见了鬼似的。我觉得不对头,忙问:“妈,怎么啦?”
  好半天母亲才回过神来,说:“啥?天啊!我给你们送来的明明是两只公乌鸡……”
两只乌鸡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