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裤子五十万

我在步行街开了家潮男服装店,生意不好也不坏。可自从隔壁开了另一家男装店,我就不淡定了。
  这家店的老板是个漂亮的少妇,姓刘。出于礼貌,我称她刘姐。刘姐很会做生意,没多久,就把店铺经营得红红火火。
  这天,我忍不住走进刘姐的店里,想探探她的生意经。刘姐见我来了,有些意外,随即高兴地招呼我坐。我一边找些闲话和刘姐聊,一边偷偷拿眼去看刘姐店里的货。忽然,我被收银台后面墙上的一条裤子吸引了。空空的墙上,挂着一条裤子。这很正常,让我吃惊的是那条裤子的标价:五十万。我揉了揉眼睛,没错,就是五十万!那标价写得很大,显得十分张扬。
  我走到裤子跟前,左看右看,怎么也看不出这条裤子贵重在哪里。凭我的经验,这就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裤子,进价三十元左右,零售价不会超过一百元。我好奇地问:“刘姐,这不就是一条普通的裤子么?”刘姐点点头。我更加奇怪了:“那这价格标这么高,什么意思?”
  刘姐没回答我的疑问,把话题岔开了。
  这时,店里来了一位顾客,刘姐忙换上笑脸迎了过去。这位顾客从手提袋里掏出一条白裤子,说前些天在这买的,一直没穿,今天才注意到裤子上有斑点,想换一条。
  我看了眼那个斑点,黄豆大,很显眼。一条白裤子,有这么黑白分明的瑕疵,这小伙当时会看不到?我想,这肯定是他不小心自己弄上去的,想把损失转嫁给商家。这样的顾客我见多了,刘姐也绝不是第一次遇上,肯定不会买那小伙的账。看来,这下要有热闹看了。
  刘姐却做了和我的预料完全相反的举动,她一脸歉意地说:“哎呀,真是抱歉,可能是我一时疏忽了,我给你换一条。”说完,刘姐真的给他换了条新的裤子。
  小伙走后,刘姐却说她看出来这斑点是小伙自己弄上去的。我说:“那你还给他换?这不亏大了?”刘姐一笑,又没回答我。
  回到自己店,我想,这刘姐是不是傻?一条破裤子标价五十万,还任由顾客捉弄。不过,刘姐傻归傻,生意却一天比一天好。我不由感叹,还是美女卖男装比较有优势啊。每天看到刘姐店里的顾客进进出出,我真嫉妒得眼红,一度考虑该不该雇个小美女来做导购员。
  尽管我嫉妒刘姐,却也对她有几分感谢。因为她的店铺人流量大,到我店里来的顾客也比以前多了许多,生意明显好转起来。
  这天正在下雨,逛街的人很少,快中午了,我还没卖掉一件衣服。就在我百无聊赖的时候,来了一个回头客,我顿时来了精神。可当我看到他拿出一件上衣,说那衣服的腋窝下有个被香烟烧毁的洞,想退换一件时,不由傻眼了。我拿过衣服看了看,不高兴地说:“这明显是你自己不当心烧出的洞,怎么能退换呢?”我心想,我可不是那个什么刘姐,想欺负我,没门。

  听说不给退换,那人激动起来,嚷嚷着说他从不抽烟,这件衣服拿到家后还没穿过,怎么可能是他弄坏的呢。我说更不可能是我弄坏的,两个人为此吵了起来。这时,店里来了几个顾客,一见我们在吵架,看了两眼就走了。
  我不由来火了,推搡着那个顾客,让他快滚。没想到那家伙半步不让地和我撕扯在一起,说必须得退换,否则跟我没完。拉扯的过程中,我的脚被凳子绊了一下,一个趔趄摔了个仰面朝天。这下,我心里的火就像被人泼了一桶油,腾地蹿起老高,我翻身跳起,跑到柜台前,捞起链条锁作势要打。那家伙一见我拿了东西,吓得一溜烟跑到了门外,还大喊救命。我不依不饶,向外就追。
  还没追出门,刘姐跑了过来,一把拽住我,又喊她店里的几个男顾客把我抱住,夺下了我手里的链条锁。刘姐一个劲劝我,说千万别犯傻。在众人的劝说下,那人才愤愤不平地走了。我也只得作罢。
  到了下午,雨开始下大了,街上连个人影都难看到。想想一天没开张不说,还碰上一个找茬的,我郁闷极了。正不开心呢,刘姐过来了,她安慰我说:“别不开心了,你知道吗,你今天差点犯下大错。”我对刘姐的话一点也不赞同,心想,要不是你,我这口气也不会到现在还在心里堵着。

  不过有美女陪着聊天,我的心情变得好多了。聊了会儿,刘姐问我:“知道我店里那条裤子为什么标价五十万吗?”我说:“我猜,你那就是故意弄的一个噱头。刘姐,你还挺会炒作的呀。”
  刘姐却摇摇头,说:“今天不忙,我就跟你说说这条裤子为啥值五十万。其实,它还不止五十万呢。”
  我的胃口被吊了起来,就叫刘姐快说。
  刘姐说,两年前,她和新婚丈夫在另一个城市开了家服装店。经营了几个月,生意一直不好。
  这天,冷冷清清的店里来了一位顾客,刘姐热心地迎了上去。不料,这是一位来调换裤子的顾客。那顾客说才穿两天没到,裤子就绽线了,质量有问题,要求调换。刘姐说:“裤子绽线不能说就是质量问题,比如蹲急了,生拉硬扯也有可能会绽线。”那顾客根本不听,一口咬定是质量问题,必须给他调换。本来生意就不好,又遇上个找茬的,刘姐就和那人吵了起来。没想到那人拿着那条裤子,只要有顾客进店,就跟人家说这店里衣服质量太差,服务态度恶劣,千万别在这买。好几个顾客都被他说走了。
  这时,刘姐老公火了,上来推了那人一把。那人不甘示弱,两人打了起来。混乱中,刘姐老公拿起门旁的一截自来水管,劈头盖脸就向那人打去。
  后来那人成了残疾,刘姐他们赔了人家五十万不说,刘姐老公还被判了刑,现在还在监狱里蹲着呢。
  刘姐说:“你瞧,这条裤子岂止五十万?”接着,刘姐又说,“后来我琢磨了好久,终于明白了一些事理。其实,很少有顾客故意来找茬,即使有,你顺了他的意,他也会心生歉疚,以后没准还会光顾。但如果你跟他吵闹,那损失的就不仅是一件衣服了。我如今把那条裤子挂在那里,就是为了时时警醒自己,任何时候都别和顾客争执。”
  听了刘姐的讲述,我变得默不作声了。这时,一个打伞的顾客进了店里,等那人放下伞,我不由呆住了,正是上午那个和我争执的顾客。
  刘姐说:“别紧张,他不是来找你麻烦的。”我稍感放心,可又一头雾水,刘姐怎么知道他不是来找麻烦的?
  刘姐说:“你别猜了,他是我弟弟。”见我更加糊涂了,刘姐莞尔一笑,这才告诉我,其实她是故意让她弟弟扮演顾客来找茬的。刘姐说,她经过观察,发现我生意不好,主要是因为我性格鲁直,年轻气盛,对顾客不上心,就想帮我解决这个问题。为此,她曾委婉地讲过我几句,我不但不理会,还歪理说了一大套。刘姐见我听不进道理,就想通过事实让我有所体会,她想这样也许会有很好的效果。
  刘姐弟弟开玩笑说:“姐,你以后可再不要拉我演这种戏了,稍有不慎,可要有性命之忧啊。”
  我脸一下红了,不好意思地说:“刘姐,俗话说同行是冤家。可没想到,刘姐你不但不把我当冤家,还想到要帮我。”
  刘姐爽朗地说:“帮你其实也是帮我。要知道,任何人都不能满足所有顾客的需要。只要同行间做好配合,做好优势互补,不但不会影响生意,还会拉升人气,提高销售额呢。”
  我不禁对刘姐佩服得五体投地,我对她说:“好,说得好。刘姐,今天晚上我要请你们吃饭,我要好好感谢感谢你们。如果不是你们,说不定,我这辈子也会做下让一条裤子值五十万的蠢事啊!”
一条裤子五十万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