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牛砚

明朝万历年间,在华山半山腰有一座希阅书院,远近闻名。
  这一年腊月,华山上忽降大雪。捕快马洛正在书院,向院长古凤坡学习一些字迹鉴别的学问。
  这天深夜,南院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叫,划破了寂静的夜空。
  马洛身形一晃,飞快地奔向南院。只见书房门大开,古院长趴在书桌上,头上有血淌出,一动不动。
  马洛快步上前,用手探探古院长的鼻息,又摸了摸脉搏,叹了口气,说道:“在下马洛,是京城的一名捕快,近来承蒙古院长指点,如今古院长遭此不幸,我必为他老人家讨回公道。”
  
  马洛让古院长家人和书院院工都先回去,只留下最先发现古院长死去的老管家。
  马洛一边仔仔细细地四处查看,一边对老管家说:“古院长为人忠厚谦恭,隐居山上教书育人已有三十余年,想来不会有什么仇家。我推测这是图财害命,麻烦您清点一下财物。”
  老管家用袖子擦擦老泪,打起精神检查了一遍书房里的物件,最后对马洛说道:“马公子,老爷珍藏的五牛砚不见了。”
  这五牛砚是唐朝的一方古砚,外观是五头水牛在一个池塘边,有的在饮水,有的在吃草,有的从池水中露出牛头,精雕细刻,栩栩如生,价值连城。
  马洛又问道:“书生们都下山回家过年了,这书院中还有什么人在?”老管家想了想说:“有老奴我,有烧火做饭的阿土,还有一个陈公子,父母双亡,没有什么亲人,每年过年都在山上过。还有一个门房吴伯,这几天也准备要下山了。”
  马洛又围着书房仔仔细细地看了一圈,点头说道:“这场雪把凶手困在山上了,古院长刚刚遇害,而雪地上没有走出书院的脚印,那么凶手应该还在书院内。老管家,有劳您再搜查一下有没有地方藏着丢失的砚台、凶器或者生人,厨房和茅厕也不能放过。”
  过了半个时辰,老管家回复马洛,厨房和茅厕都查了,还是一无所获。
  此时,马洛心里已有了些想法,只是还须证明,便对老管家说:“老管家,我觉得口渴,烦请沏一壶茶来。”老管家忙去找烧火做饭的阿土烧水。只过了片刻阿土便泡好了一壶香茶,端了进来,低声说了句:“公子慢用。”
  马洛眼睛盯着阿土,却问着老管家:“老管家,厨房的柴垛和灶膛里有没有查过?”
  老管家答道:“我已经仔仔细细地看过了,没有藏东西。”
  马洛目不转睛地看着阿土,一字一顿地说:“古院长从遇害到现在应该是过了半个时辰,而不到一个时辰。在深更半夜,灶火应该早就熄灭了,而你却马上就有热水给我沏茶。”
  阿土连忙说:“小人这两天肚子疼,所以晚上烧些热水喝。”
  马洛摇了摇头,用手提过烧水壶,走到厨房外门廊下的水缸旁,然后向老管家解释了他的推测:“老管家,你对书院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,如果连你都找不到五牛砚,那肯定是因为一些障眼法。”
  马洛把提着的一整壶开水倒在结冰的水缸里,回身对阿土说:“我想你整晚都一直在烧水,再倒入水缸中,这样水缸里的水就不会结冰。在你击杀古院长之后可以快速把五牛砚和凶器放入水缸,等到老管家搜查书院,这中间已经隔了很久,水缸表面又结了冰,这样老管家看到结冰的水缸也就不会想到里面藏有东西了……”
  马洛话没说完,阿土已经瘫坐在地上了。
五牛砚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