寄给“齐天大圣”的包裹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故事会2017年

这天,齐老太意外收到了一张包裹单。邮递员让齐老太签收的时候,眼神怪怪的。包裹单上的收货地址是对的,但收货人一栏却工工整整地写着一个让人啼笑皆非、莫名其妙的名字:齐天大圣。
  齐老太接过包裹单一看,眼泪出来了。这个名字在别人的眼里看起来可能像个笑话,但在齐老太的心里,却代表着她和老伴一起走过的甜美岁月。
  从年轻时起,齐老太的老伴就一直对齐老太宠爱有加,放任着她的小性子,还给她起了个外号叫“齐天大圣”,说她像孙悟空一样难缠,让人头疼。然而三个月前,老伴因为癌症去世,丢下了齐老太。
  老伴走的时候,牵着齐老太的手说:“我就是不放心你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,没事多出门走动走动,别整天闷在家里……”
  齐老太悲伤地送走了老伴,开始过起了独居生活,短短的三个月,齐老太的精神已经大不如从前了。今天齐老太意外地收到了这张包裹单,怎么能不百感交集?只是齐老太有点奇怪:老伴都已经去世了,包裹里到底是些什么呢?
  齐老太带着一丝好奇,直奔邮局去取包裹。工作人员是个小姑娘,态度非常好,轻声细语地问齐老太有什么可以帮忙的。齐老太将包裹单递了过去。小姑娘接过一看,差点笑出了声,随后让齐老太出示身份证。齐老太有些不耐烦,明明有包裹单,还要身份证干什么,难道这世上还有第二个“齐天大圣”?
  小姑娘只好解释这是手续问题,齐老太不满地咕哝着递上了身份证。小姑娘为难地说:“阿姨,您的身份证不对啊!”
  “不对?我的身份证还有假?”
  “您的身份证倒是不假,可是身份证上的名字和包裹单上的名字不一样,所以……”
  齐老太急了,明明是寄给自己的包裹单,地址、电话都对,为什么就不能取?小姑娘无奈地看着齐老太说:“阿姨,这我真的爱莫能助,除非……除非您能证明您就是‘齐天大圣’。”
  证明自己是齐天大圣?齐老太有点蒙了,看着小姑娘一本正经的样子,齐老太知道再怎么说也没有用了。

  回到家里,齐老太越想越气,这个老伴,怎么玩出了这一手呢?想到老伴,齐老太突然灵光一闪,她想到办法了。齐老太从箱子底翻出了一大沓信件,都是老伴当年写给她的情书,每封情书的开头,都是“亲爱的齐天大圣”。
  这些情书,如今看来,又肉麻,又温馨。齐老太翻看了一遍,深深地叹了口气,如果不是为了那个包裹,她怎么也不会拿出来示人的,可如今只有豁出去了。
  第二天,齐老太带着一大叠情书找到小姑娘:“你看这些信,能证明我是齐天大圣了吧?”
  小姑娘哭笑不得,她耐心地向齐老太解释,这样的证明不符合程序,只有出示当地居委会的书面证明,她才能将包裹交给齐老太。齐老太再一次离开,闷闷不乐。没办法,看样子只好去居委会找赵主任。
  居委会赵主任听说后,不禁笑了。赵主任和齐老太是老街坊,当然知道她就是那个“齐天大圣”。他和齐老太聊着过去的事,让齐老太感慨了好一阵子,可是最后,赵主任还是两手一摊——这个证明,没法开。齐天大圣只是个外号,外号怎么能证明身份呢?
  齐老太直直地瞪着赵主任,问:“那我这包裹不领了?”
  赵主任挠挠头说:“这样吧,我以居委会的名义给你打个申请报告,你去派出所,看看那里能不能给你出具一个证明,成吗?”
  就这样,齐老太拿着申请来到了派出所。接待齐老太的是个小年轻。小年轻一听,皱着眉语重心长地说:“阿姨,派出所是你们开玩笑的地方?您都这么大岁数了,怎么越活越像个孩子,谁能证明您是齐天大圣?嗯?我告诉您,能证明您是齐天大圣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如来佛祖!要不,您去找他吧。”
  说完,小年轻低头干起自己的活来,把齐老太晾在了一边。
  齐老太被小年轻一顿抢白,眼泪都快下来了。真没想到,老伴弄的这个包裹,给她惹来了这么多麻烦。齐老太含着委屈的泪水,正准备离开,李所长刚巧走了过来。李所长看见齐老太失落的模样,连忙问小年轻是怎么回事。小年轻拿出那张申请报告,又好气又好笑地说明了原委。李所长听完,狠狠地瞪了小年轻一眼:“这报告我们同意不了,难道不能另外想想办法?”说罢,李所长叫住了齐老太,将她扶进了办公室。
  李所长详细地询问了情况,齐老太把包裹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最后伤心地说,以前家里遇上一点棘手的事,都是老伴去处理,自己从来没过问过,想不到如今老伴一走,自己面对很多问题只能束手无策。齐老太说着说着,说到动情处,眼泪不由得又下来了。
  李所长听完这些,宽慰齐老太道:“虽然您这个申请我们不能同意,但您想过没有,您的老伴已经去世三个月了,这个包裹会是从哪儿寄来的呢?”
  齐老太摇头,她一直觉得老伴既然这样做,肯定有他的道理,等取到包裹以后,一切自会水落石出的。李所长让齐老太拿来包裹单,仔细地看了看,说:“虽然包裹是用昵称寄给您的,但寄件人却不是您的老伴。这样吧,我先帮您查查寄件人到底是谁,问问寄件人,不也能知道一二吗?”
  齐老太一听,连连点头,还是所长考虑事情周到,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办法。
  没过多久,李所长就告诉齐老太:“查出来了,寄件人是本市的一个慢递公司。包裹是您的老伴寄存在他们那里,指定日期寄出的。现在好办了,包裹无人认领,查无此人就会退回去。到时我们拿您老伴生前的身份证明,就可以从慢递公司将包裹取出来,您看行吗?”
  慢递公司?齐老太惊奇地张大了嘴,她只听说过快递公司,还有慢递公司?李所长笑了,说这个世界上人们有各种各样的需求,当然也就应运而生了一些奇怪的行业,慢递公司就是一个典型,比如很多人喜欢给未来的自己写一封信,等过些时日再让慢递公司寄给自己。
  齐老太这才明白过来,但她还是不能理解,老伴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周折寄这个包裹,难道是故意和自己开玩笑?这一切,恐怕要等拿到包裹才能见分晓了。
  过了几天,齐老太在李所长的帮助下,终于如愿以偿地拿到了那个包裹。打开包裹,齐老太的泪水再次决堤,里面全都是老伴精心包装的一些小物件,这些物件都曾是齐老太送给老伴的,这些年,老伴一直珍藏着。除了这些物件,还有一封信,信的开头依然是“亲爱的齐天大圣”。信件里,老伴说明了这么做的原因。
  老伴知道自己走了之后,齐老太肯定不愿出门走动,会独自关在屋里一个人伤心,所以决定找点事让齐老太做。他把这个包裹寄存在慢递公司,故意将收件人写成“齐天大圣”。如果齐老太能如愿地拿到这个包裹,证明有好心人在帮助她,那么她就会知道多出来走动的好处。如果拿不到这个包裹,她肯定会一直寻找下去,那么她依然会接触到许多人,至少也能和人说说话,比一个人闷在家里伤心要好。
  看完老伴的信,想着老伴的良苦用心,齐老太禁不住又破涕为笑了。
寄给“齐天大圣”的包裹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