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粉坝

光绪二十六年,连日的瓢泼大雨,使武烈河水迅猛上涨,眼看着热河城及避暑山庄危在旦夕,这可急坏了曹知府。沿河察看,发现只有在武烈河右岸建一道迎水坝,才能保住热河城及避暑山庄。事情紧急,曹知府火速来到颐和园,请求慈禧太后拨款修坝。
  当时国库空虚,给慈禧太后买脂粉香料,还是挪用的筹建海军的钱,哪里有钱给曹知府?一听没有钱,曹知府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了。慈禧太后盯着他威严地说:“避暑山庄不能淹,热河城不能淹,若有闪失,就拿你斩首示众!”
  求不到拨款也得保城,曹知府只好向大户们募捐。
  热河城的大户有二十多家,如果每家捐出一千两,修坝将不成问题。曹知府下了请帖,把大户们约在酒楼,诚心与他们商议。端起酒杯,曹知府开门见山,说完自己的想法,接着说为了感谢大伙儿,我先敬各位一杯。
  大户们喝酒吃菜,说说笑笑,就是不提钱的事。曹知府只好再敬酒,再给大户们说一遍,可是大户们还是没事人似的。没有办法,曹知府只好点名问一大户:“马老板,你是热河城的领军人物,你先说说吧。”
  马老板喝了口水才说:“请帖一到,我就猜到了曹知府的意思,按说一千两银子是不多,假若洪水屠城,损失何止千两万两?”正听着有戏,不料想他话锋一转,“只可惜我的银子都投在了生意上,现在连十两银子也拿不出来。”
  马老板的话就算立下了标杆,其他的大户都顺着往上爬,个个都说应该捐,可是一个更比一个穷。
  曹知府听不下去了,冷冷一笑说:“听各位一说,才知道你们比那些穷百姓还穷,不过古人云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这样吧,咱们跟着马老板到他家,让他打开银库房看看,如果不足十两银子,说明马老板说的是实话;如果超过十两银子,有多少咱们拿多少!”
  正得意扬扬的马老板立刻勃然变色,但他耍起无赖,叫嚷曹知府这是想抄他的家,他就是不去。曹知府大喝一声:“来人!”两个衙役应声而至。曹知府命令:“架起来!”
  马老板不愧是久在江湖,衙役抓住他的同时,他已想好了对策,说:“曹知府,你以官压人我不服,出钱修坝,也应该知府先出,你堂堂的府衙里就没有一点积蓄?”曹知府回答说没有,还说大伙儿可以跟着他去看,去查账。
  马老板知道府衙中没有银子,看也没用,想了想说:“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,我心甘情愿地捐银子。”曹知府也不想真的去抄马老板的家,便问什么条件。马老板回答:“以前有事你总是向着穷百姓,从此以后改过来,有钱多让大户们赚……”曹知府立刻打断他说:“想让我出卖良心,再多的银子我也不干。”
  一两银子没募到,曹知府只能另想办法。就在他苦思冥想之时,没想到出事了。
  原来是百姓们听说了曹知府的境遇,一传十、十传百,纷纷为他担忧,不约而同地来到避暑山庄门前,静坐绝食,并且写了请愿书,请求朝廷拨款,修建迎水坝。
  避暑山庄的守卫不敢怠慢,快马加鞭把请愿书送进北京,给了慈禧太后。慈禧太后闻听大怒,心里想肯定是曹知府煽动的,必须杀了他!可又一想,此时若动曹知府更是激怒百姓,千万使不得,倒不如让他先修坝,趁此平息百姓的怒气。
  传来了曹知府,慈禧太后先来了个下马威:“你可知道煽动百姓闹事,是杀头之罪?”曹知府回答冤枉,他并没有煽动百姓。慈禧太后却是不听他的解释,自顾自地说,“不过呢,你这颗人头先记在哀家这里,修好大坝,人头是你的;修不好大坝,人头是哀家的。”
  曹知府一听,这是把他往死路上逼,不由抬头看了一眼满脸脂粉的慈禧太后,就这一看,竟然灵机一动,萌生出一个主意。于是他把官帽一摘说:“太后若有钱给我,我就能修好大坝;既然太后没钱给我,就请把我的头留下吧。”
  慈禧太后一听,心里还真没辙,只好把冷着的脸缓了缓说:“呵,跟哀家叫上板了,是不是想提条件?”曹知府急忙戴回官帽,笑着说:“太后英明,奴才是想跟太后要样东西。”接着他告诉慈禧,只要把太后一个月用的脂粉给他,他就能修一条迎水坝。
  慈禧太后闻听大怒,手指着曹知府,呵斥他这是嫌自己脂粉用得多,就算再多,一个月的脂粉也不可能修一条坝,如果能修,那不是连颐和园也埋在了脂粉里了?曹知府赶紧连连磕头,告诉慈禧太后他不是这个意思。他敢立下军令状,只要太后给他一个月的脂粉,修不成迎水坝,就把他全家的头挂在热河城城楼上示众;修成迎水坝,保住了热河城及避暑山庄,就请太后赦他无罪。
  慈禧太后心想,自己逼他不就是让他修坝吗?那就先留他一条命,等他修不成再杀,不仅让他心服口服,也让百姓们心服口服。
  接过一大包脂粉,曹知府披星戴月回到热河,立刻让人四处散布,说府衙里有慈禧太后御赐的脂粉,正宗的宫廷秘方,宫廷御制。
  贵妇人、阔小姐都知道慈禧太后驻颜有术,她用的脂粉有返老还童的功效,更重要的是能用上慈禧太后使用的脂粉,是八辈子也修不来的荣耀!于是纷纷使出各种手段,让家人给她们弄到手。
  大户们争先恐后来到府衙,低声下气地拜见曹知府,生怕到晚了买不到脂粉。曹知府不计前嫌,说:“本知府一向公平公正,既然你们都想要,我就给你们平均分配,一家一包,但是我只送不卖。”大户们大喜,一起喊曹知府比亲生父母还疼黎民百姓。
  曹知府摆了摆手止住,告诉他们是有条件的。马老板问:“什么条件?”曹知府回答:“为了保住热河城及避暑山庄,需要在武烈河右岸修一条迎水坝,凡是捐银一万两的,不论他是谁,都可以得到一包慈禧太后御用的宫廷脂粉。”大户们一听傻了眼,齐声喊太多了,说咱还是捐您上次说的一千两吧,多了也用不完。
  曹知府“嘿嘿”一乐说:“多亏上次马老板的提醒,我想趁机弄点积蓄。”马老板后悔不迭,扇了自己一巴掌说:“算我嘴臭,我给曹知府赔礼。”曹知府却不愿意再纠缠,收起脂粉说:“谁嫌多就别捐,谁捐我给谁。”大户们怕没法向夫人小姐交代,再也不敢讨价还价,只好忍痛捐出银子。
  迎水坝修成了,保住了热河城和避暑山庄。曹知府把剩下的银子,都给了受灾的穷百姓。
  后来有人说这条坝是因脂粉而成,应该叫“脂粉坝”。于是,“脂粉坝”渐渐传开,且流传至今。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