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田往事

那年端午节,我回乡下老家吃了顿午饭,便又骑着摩托车回城里赶夜班。那时正值芒种,田里一派繁忙景象。水泥路被农民当成了谷场,晒了很多小麦、油菜籽等农作物。路过一个村庄时,我突然感觉眼睛不适,正伸手要揉,就在那一刹那,摩托车颠了一下,跟着“轰”的一声,我连人带车摔了。
  我忍着疼一看,发现自己躺在了麦子上。这会儿,我弄明白自己为啥摔车了,是车轮下面的小麦打滑造成的。我心里那个气呀,索性躺在路上不起来,张嘴大叫:“谁家的小麦?这是谁家晒的麦子啊……”叫了半天,村子里才走出一位大爷。大爷上前就要拉我,我却不愿意起来,边哼哼着疼,边嚷着要见小麦的主人。
  一看这情况,大爷拉下脸来:“小伙子,你是想讹人?”我一脸苦涩,道:“大爷呀!您看我摔成这样,麦主总要出来说句话吧!”
  “小伙子,你这个样子,我要是麦主我也不敢出来呀!这些麦子值不了多少钱,可带你去趟医院就没个准啦!”
  听大爷这么一说,我平静了下来。大爷看了看我,接着又说:“要是伤得重,就抓紧时间去医院,别给耽误了。若是无关紧要,要我说,一个大男人家,就别磨磨唧唧的,赶紧上路吧。”
  大爷的话也不是没道理,可我腿上明显被车砸出了瘀青,我心有不甘,干脆把摩托车推到树底下,坐下来等。大爷轻叹了口气,不再搭理我,背着手走了。
  傍晚时分,其他地段的农作物都被收走了,唯独我这里的麦子没人收。细看这麦粒,颗颗饱满,泛着光泽,可就是无人认领。我想,麦主八成是得到消息,不敢露面。眼看天色不早,我不能再等了,只能自认倒霉,离开了那块是非之地。
  快要进城时,天空突然响起了一声闷雷,这是要下暴雨呀!我猛然意识到什么,掉转车头又回去了。快到事发地点时,果真看到一个人在收地上的麦子。到了近前,我才突然打开车灯。顿时,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急慌慌收小麦的,竟然就是刚才那位大爷!我上前就抓住他的手,怒气冲冲地说:“大爷,你得给我一个说法!”大爷顾不上我,甩开手,不停地往袋子里装麦粒:“快,搭把手,要下雨了。”
  
  “大爷,你可真会演呀!”
  大爷皱着眉,说道:“我是心疼这一地麦子,雨一冲,想收都收不起来,你要是不帮忙,就离这远点。”这时,豆大的雨滴开始落下来,大爷加快了速度。我本是农村出身,麦子若真被雨水冲了实在可惜。我呆站了一会儿,便上前帮忙,两个人齐心协力,把小麦装进袋子里,放在摩托上,推到了大爷家。
  雨下大了,可是想着回去还得上夜班呢,不能再耽搁了。把麦子卸下后,我把一件旧雨衣往身上一套,发动了车子要走。大爷从屋里追出来把我叫住,说:“小伙子,我,我替麦主谢谢你,也替他跟你道个歉……我……”因为雨声大,我又戴着头盔,大爷后面说了什么我没怎么听清。我急着赶路,便朝大爷摆摆手,一转油门,上了路。
  回城进了单位,迟到了不少时间,被老板罚了钱。我心里更憋屈了,唉,这一天真是倒霉到家了!
 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,这期间,我买了辆轿车,再回老家就不骑摩托了,但是每次路过那个村庄,我就觉得气不顺。
  这天晚上,我吃过晚饭才从老家回城,天已经很黑了,路过那个村口时,远光灯照射下,老远就看见一个人站在路边使劲地摆手,看样子是想搭便车。我减缓车速,原本想在他跟前停下,却又想起那天在这儿摔跤的不痛快,不知怎的,我脑子一热,又猛地加速,扬长而去。然而只开出几十米远,透过后视镜,我突然发现拦车的不是一个人,还有一个女人。女人猫着腰,看样子痛苦不堪——看来是病了!
  救人要紧!我赶紧刹车,后倒,回到两个人跟前。男人火急火燎,说话语无伦次:“大哥,快,我媳妇肚子疼得要命,医院,去医院……”我没多说话,待他们上车后,一加油门就跑。到医院时,女人已经无法站立了,我帮着男人把女人送进急诊室。医生一检查,女人患的是急性肠梗,要立马动手术。看着女人被推进手术室,男人才算缓口气,对我连声道谢,并说自己叫卢成。
  卢成说他出门急,忘带手机,于是借了我的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,说了媳妇的病情。想到自己刚才的任性行为,差点耽误了急救,我十分难为情,结结巴巴地对卢成把来龙去脉解释了一番。
  没想到卢成听完我的话,脸色越变越难看,末了,竟抓起我的手,说:“兄弟,对不住啊,我就是麦主呀!那天外出有事,没来得及收麦子……”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卢成:“不会吧!这么巧?”
  卢成却不多解释,要我留下联系方式,说改天领着媳妇再上门给我赔不是。我慌忙摆手说不用了,然后借口说有事,就匆匆离开了。
  我原本认为这件事算是过去了,可没想到等过了年后没多久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正是大爷打来的。大爷说,麦主找到了,让我回去一趟。我心里一阵纳闷,当初我也没给大爷留电话号码,他怎么联系上我的?再说了,那麦主不就是卢成吗?
  挂断电话,我犹豫不决,说实话,此时我已经对这事提不起兴趣了,但是一想到过几天要回老家一趟,索性路过时去大爷家看看吧。
  几天后,我来到大爷家。大爷见到我就领着我出门,一路往田野里走。此时的田野犹如墨绿色的海洋,四周都是蓬勃生长的麦苗。站在一处高岗上,大爷让我评选一下,看四周哪块麦苗最旺盛。
  我看了看,很快就发现左方一块地里的麦苗尤为突出,便随手一指。大爷大笑,道:“小伙子,好眼力呀!知道那是谁的吗?”
  我怎么会知道?我不解地看着大爷。大爷拍拍我的肩膀:“就是你呀小伙子,你就是麦主!”
  “我?”我越加糊涂了。
  大爷给我说了个大概:那天我走后,他挨家挨户地问,也没找到麦主,可怎么处置那些麦子,让他犯了难。秋天的时候,看到其他农户播种,大爷有了主意,恰巧他本人留有一块地,于是他便把小麦当做种子撒到地里……
  听大爷说完,我惊喜异常:“这么说,这块小麦归我?”
  大爷望着麦田,郑重地点点头。我乐坏了,正想着给麦田拍个照,发朋友圈炫耀一下。这时,有村民路过,热情地冲着我们的方向打招呼:“卢大爷,您好呀……”我打了一个激灵,卢大爷?大爷也姓卢?我脑中立刻闪过卢成的模样,不禁一拍脑袋,卢成和大爷分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嘛!整件事我瞬间明白了几分:麦主就是卢大爷!那天,卢成在医院用我的手机给家里打过电话,大爷自然就有了我的联系方式。他一开始八成是怕我讹上他,不敢承认。后来我帮他收了麦子,又机缘巧合救了他的儿媳妇,他心里觉得亏欠我,才变着法子送我麦田,要补偿我呢!可这是老爷子的心血呀!
  “卢大爷,这麦田送我,您真舍得?”我狡猾地冲大爷笑笑。
  “舍,舍得!不对,这又不是我的麦田……”
  微风拂过,吹得麦田里碧波荡漾,也吹红了卢大爷的脸,那样子着实可爱。我告诉卢大爷,麦田我不要,因为我已经有了最好的补偿。这不,下回我再路过这里,再看到这片麦田时,我已能会心一笑啦……
麦田往事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