唢呐情

青山乡有个大名鼎鼎的“唢呐王”,名叫韩老海。他技艺超群,在青山乡举办的唢呐大赛中,已蝉联好几届冠军,风光无限。
  今年的唢呐大赛开始后,韩老海再次毫无悬念地杀入决赛,可当评委亮出最终分数时,意外出现了:场上出现了两个最高分,一个是韩老海,另一个则是个年轻人,叫林宝贵。评委经过合议,决定暂时中止比赛,等到后天再次决赛。
  
  韩老海回到家,心情有点郁闷,想不到会跟一个年轻人打了平手,看样子属于自个儿的辉煌时代要过去了,而且林宝贵还放出话来,后天重赛时一定要胜过韩老海,因为他年轻气盛,会的曲子更多更时尚,而韩老海除了几首老掉牙的曲子,还会什么?
  这时,有个老朋友登门,因为长得特瘦,所以大伙都叫他瘦竹竿。瘦竹竿笑嘻嘻地递过一根烟后说明来意:明天他儿子结婚,特来请韩老海吹唢呐助兴。
  韩老海自然是满口答应,谁知瘦竹竿脸上露出怪怪的神情,说:“老海哥,我还有个要求,就是你必须吹足半个小時,其间不能中断,最多换口气、喝口水,至于酬劳嘛,我绝不亏待你,200块够不够?”
  韩老海听了一愣,这个要求还真是闻所未闻,但也没什么,半个小时连续吹并不算太大的挑战,自己的体力完全吃得消,何况还能挣这么多钱,于是就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  送走瘦竹竿不久,又来了一位老朋友,叫胖根,巧了,他儿子也明天结婚,同样是来请韩老海明天吹唢呐的。
  韩老海一听摆摆手,说:“胖根,你来迟了,瘦竹竿刚才来过了,也是请我吹唢呐的,要讲个先来后到,我已经答应他了。”
  胖根顿时急了,脸红脖子粗地嚷道:“又让他抢了先,他凭什么事事都压我?太气人了!”
  韩老海一听有点诧异,这话怎么说?胖根“呼哧呼哧”喘了几口粗气后,一咬牙说道:“这样吧,老海哥,瘦竹竿先来请你的,那你就先给他吹好了,这点我认了,但给他家吹过后再给我家吹好不好?”
  韩老海说行,谁知胖根又说:“可我有一个要求,你给我家吹的时间必须比他家长,行不行?”
  韩老海一听更诧异了,脱口叫道:“今天你们二位怪了,怎么都提一些怪要求?告诉你,瘦竹竿要我吹足半个小时,中间除了换气、喝水,不许中断……”
  胖根一听就怒了,跺脚叫道:“瘦竹竿他……他这是给我下药啊,欺人太甚、欺人太甚!”
  韩老海完全蒙了,胖根说:“还不明白吗?瘦竹竿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折腾你,让你一口气吹半个小时,等再给我家吹时就没劲了,他这是故意挖坑要我好看!”
  韩老海想了想,突然明白了,瘦竹竿和胖根两家房子一前一后,曾经因为一点小事,闹得不愉快,两家儿子选择同一天结婚也是在暗地里较劲哩,而现在抢夺他韩老海同样是为了向对方示威。
  这时,胖根叫道:“老海哥,这样好了,你给他吹完,休息一下再给我吹,但要吹足一个小时。迟也有迟的好处,可以比着来。至于价钱你说了算,我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,400块,够了吧?”
  胖根说完转身就走,刚走了两步,身后韩老海喊道:“等一下,这个……我不吹!”
  胖根一惊,回过头看到韩老海一脸的坚决,不像是在开玩笑。韩老海说:“最多半小时,我岁数大了,真的吹不动了。”
  胖根一听就急了,叫道:“老海,你不够意思,谁不知道你是唢呐王,怎么会吹不动?噢,是不是嫌钱少?这样好了,我给你500,现在就给!”
  韩老海一把按住胖根的手,一字一句用力说道:“甭说500,就是5000,我也只吹半个小时。”
  胖根气得又喘起粗气来了,好半天才说道:“老海,你是我的老哥哥,我一向尊重你,可你这回不帮我这个忙,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,我听说这回唢呐大赛林宝贵跟你打了个平手,你不答应的话,我就找他了。”
  韩老海说:“随你找谁,我不生气。老伙计,何苦呢……”
  胖根暴跳如雷:“老海,以后我就没你这个朋友了,再见!”
  到了晚上,韩老海听说,林宝贵痛快地答应了胖根的要求,明天不间断地吹上一个小时。韩老海当然明白,林宝贵是想借这个机会,跟他示威哩。
  第二天,韩老海来到瘦竹竿家,等吉时到了,他举起锃亮的唢呐,一扬头,一首首欢快的唢呐曲调响了起来,大伙们忙着迎新娘,个个喜气洋洋,院内院外顿时一片欢腾。
  没过多久,又有一阵嘹亮的唢呐声传了过来,有人说是胖根家的新娘子也进门了,吹唢呐的是林宝贵,听说要吹上整整一个小时。可韩老海好像没听到林宝贵的唢呐声,依旧专注地吹着,那曲调如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中间没有半点停顿,果然是唢呐王,大家个个鼓掌叫好。不知不觉中半个小时到了,韩老海走了,而隔壁胖根家的唢呐声还在响着,并且越发高亢,看样子林宝贵真的要吹足一个小时了,瘦竹竿全家人的脸顿时阴了下来。
  谁知,就在这时又有一阵唢呐声响了起来,听声音隔着老远,可丝毫没有被林宝贵的唢呐声压下去,反而更显得穿透人心。这是谁吹的啊?难道村里还有第三位唢呐高手?
  很快有人来说,隔着几家的王奶奶刚刚咽气,享年98岁,高寿而仙游算是喜丧。而吹唢呐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韩老海!
  可他昨天不是跟胖根说,他只能吹半个小时吗?为什么现在还这般有劲?
  两户娶亲的人家正发愣,就在这时,林宝贵放下了唢呐,若有所思地听着韩老海那出神入化的唢呐声,沉吟了一会儿对胖根说:“胖叔,我吹足半个小时了,我不吹了,我事先答应你吹足一个小时,现在算我违约,所以辛苦费不要了,好不好?”
  一向牛脾气的胖根此刻竟点点头说:“半小时就半小时吧,没什么大不了的,辛苦费当然是要给的。”说着,他独自望向唢呐声传来的方向,喃喃道,“老海哥,我懂你的苦心了!”
  第二天,村里传出一个新闻:瘦竹竿和胖根这两家和好了,是瘦竹竿主动拎着两瓶好酒登了胖根的家门,因为胖根家没有吹上一个小时,这就意味着胖根家没有压瘦竹竿家一头,瘦竹竿自然心领神会。冤家宜解不宜结,见坡就下,多好啊!
  紧接着,村里又爆出一个新闻,林宝贵来到韩老海家,心悦诚服地说:“老海叔,我不和你比了,因为我不如你,你才是真正的唢呐王。”
  有人问林宝贵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服输,林宝贵说:“怎么叫无缘无故呢?人家老海叔明明还有力气到胖叔家吹,可他就是放着钱不挣,为什么?因为他不想让那两家的积怨越积越深,这才是真正的唢呐王的胸怀,这是艺德,所以我远不如老海叔!”
唢呐情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