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婚阴谋

山村美纱,日本推理小说作家,其作品叙述节奏明快,文笔哀怨,她擅长站在女人的角度来描写女人,把美丽的外表与冷酷的心灵作强烈鲜明的对照。本文改编自她的小说。
  借贷疑云
  亚美是个家庭主妇。这天,她接到高中同学十四子的电话,约她见面,一起聚会的还有个叫博江的女同学。亚美很快赶到了约定的茶馆,三个女人坐着闲聊。
  十四子突然问亚美:“你知道什么叫白领金婚吗?”亚美摇摇头。
  十四子说:“结婚十年后,丈夫见异思迁,在外面搞外遇,不得不到白领金融社去借高利贷;而妻子呢,因为寂寞就利用打网球、旅游来打发时间,也需要到白领金融社去借钱,因此就把结婚十年戏称为白领金婚。亚美,你得当心哟,山田老师可是个美男子……”
  亚美听了不禁皱起眉头,这不是在说我吗?亚美在高中时和老师山田孝夫谈上了恋爱,一毕业就结了婚,后来,山田弃教从商,可很快就陷入了资金不足的困境。他会不会已经向白领金融社借高利贷了呢?而且他最近经常夜不归宿。
  回到家,亚美越想越不对劲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这一晚,山田又没有回家。
  第二天上午,电话铃惊醒了亚美。她提起话筒,耳边传来了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,含混不清地对亚美说:“告诉你,山田君借了白领金融社的钱,你要是不信,可以到‘贷款之家’的涩谷营业处去看看。”说完,对方挂断了电话。
  亚美立刻出了门,找到了“贷款之家”所在的大楼。当她推开“贷款之家”的玻璃门,发现有个女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,颈间还绕着两圈尼龙绳。
  亚美吓得尖叫着冲出门报了警。经查明,死者是“贷款之家”业主长谷川千鹤社长。而营业处里的保险箱半开着,里面的现金已荡然无存。
  负责此案的增田警部询问了亚美跑去作案现场的原因,又察看了营业处的顾客登记簿,上面并没有山田的名字,这说明山田没有贷款。
  当天晚上,山田回到家后,亚美问他有没有借过“贷款之家”的钱,认不认识长谷川千鹤。
  山田摇摇头说:“不认识。不过,警察把我当成了凶手,好在我有不在现场的证人。昨晚我陪客户打麻将,发生杀人案的时候,我们正玩得带劲呢。”亚美听了,心放下了一大半。
  
  过了三天,亚美突然接到博江打来的电话。博江支支吾吾地告诉亚美,刚才她看到亚美的丈夫开车来到一家名叫“新天堂”的情人旅馆旁,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穿连衣裙的女人。亚美立刻打车赶到了旅馆,可在现场,她并没有发现丈夫的车。
  等山田回家后,亚美生气地质问他此事,山田却矢口否认,坚持认为是博江看错了。
  接下来的两个晚上,山田都没有回家过夜,也没有通知亚美,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,亚美越来越觉得心神不定。
  惊天噩耗
  这天,增田警部突然找上门来说:“我们要找你丈夫,是因为在被杀的长谷川千鹤的住所里,找到了一个避孕套盒子,上面有你丈夫的指纹。看来,你丈夫和被害者之间有着很密切的关系。”
  亚美听了,恼恨不已:山田果然有外遇。奇怪的是,情妇刚死,他就又和另一个女人上了情人旅馆……亚美把情况告知了增田,增田同情地望着她说:“你丈夫不是杀人犯。不过,他很可能认识凶手。如今,你丈夫没事先通知就突然不回家,我们担心他有危险……”亚美听了,更加惶恐不安。
  没过多久,十四子突然登门拜访。亚美忧虑地说:“我丈夫已经三天没回家了。在这之前,博江告诉我,说是在一个叫‘新天堂’的情人旅馆附近见到过我丈夫的车。”
  十四子皱起眉头:“博江的话很奇怪,她会不会是在骗你呢?”
  亚美有些纳闷:“她为什么要编造这些假话呢?”
  “我倒有个想法,和你丈夫一起去情人旅馆的,可能正是博江自己。一定是当时被人发现了,为了以防万一,她就先发制人,说你丈夫和一个女人在一起……”十四子正说着,电话铃响了。
  亚美抓起了话筒,警视厅的警察通知她:在奥多摩附近的山林里,发现了她丈夫的尸体,让她立刻去现场辨认。亚美只觉得浑身发冷,险些晕倒……
  两人很快来到了现场,山田的遗体上盖着一块浴巾。亚美掀开浴巾看了一眼,“哇”的一声哭倒在地。毫无疑问,死者正是山田孝夫。
  警察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清酒瓶问:“你丈夫好像是独自一人来到此地,吞下了毒药。你见过这个酒瓶吗?”
  亚美看了看说:“没见过。”
  警察接着说:“若是自杀,有一个不合理的地方,那就是你丈夫是怎么到此地的呢?他既没有乘公共汽车,也没有坐出租车。或许,你丈夫是坐了别人的车,也可能是被人杀死后扔在这里的。”
  办完手续,亚美恍恍惚惚地回到家,脑子里乱哄哄的:丈夫先是有了外遇,还没来得及问清楚,就被人杀了。凶手是谁呢?还有,和丈夫一起上情人旅馆的会不会就是博江呢?
  突然,门铃响了。亚美开门一看,来人正是博江,博江说从报上看到了消息,过来看看她。亚美一听,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。
  博江安慰了几句,问道:“上次我告诉你的那家情人旅馆,后来你去看过了吗?”
  “我到那里时,他已经……不在了。”亚美突然对博江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怀疑。
  瓶塞计谋
  就在这时,增田警部突然来了,博江就先走了。增田叹息道:“真是想不到,我的推测不幸言中了。”
  亚美忍住悲伤问道:“我丈夫被害,和‘贷款之家’那件案子有关系吗?”
  增田说:“我们认为杀害你丈夫的凶手,十有八九和那案子是同一个人。你丈夫很可能認识凶手。今天,我去奥多摩看过了,现场有一个你丈夫喝过的酒瓶,是凶手想方设法骗他喝的,可是,怎么也找不到那个瓶塞,估计被凶手捡走了。所以,我们想请你协助演一出戏。”“演戏?”亚美不懂增田想干什么。
  增田解释说:“我们认为,凶手在你丈夫喝下那瓶酒的时候,一定是相当慌张的,因为他在酒里注入了烈性毒药。也许,他一开始就扔掉了瓶塞,事后再去拾起来的。我们要让凶手产生错觉,就是他拿走的不是下过毒的那瓶酒的瓶塞,而是别的瓶塞。真正的瓶塞现在在你手里,上面有指纹,凶手听说你拾到了,一定会非常担心。”
  亚美若有所思地问道:“那我该干些什么呢?”
  增田说:“凶手一定是对你家情况很熟悉的人。所以,你可以告诉你的朋友,就说你在现场发现了瓶塞,把它拿回家了,作为丈夫的遗物,供奉在佛坛上,以作纪念……”
  增田走后,亚美开始琢磨,告诉谁最合适呢?博江很可能就是凶手,要是直接对她说,太危险了,还是找十四子吧,让她把话传给博江听,说不定会好些……
  于是,亚美往十四子的公寓挂了电话,并且按照增田的吩咐,开始演戏:“那天,我在现场捡到了那个瓶塞。”
  “瓶塞?”十四子似乎吃了一惊。
  “对!”亚美说,“就是我丈夫喝过的那瓶酒的盖子。我想留作纪念才捡回来的,就供在家里的佛台上……”挂断电话后,亚美只觉得浑身发软,很快就昏睡过去了。
  半夜里,亚美突然听见楼下有动静,她跳下床,奔向楼梯口,打开楼下的电灯,下了楼。突然,她看见眼前站着一个人,惊得她差点叫出声来。溜进她家的竟然是身穿黑衣的十四子!
  “倒霉!让你看见了!”十四子握着刀,恶狠狠地向亚美晃着,“吓了一大跳吧?是我呀,我就是杀死你丈夫的那个人。今天你也得死在我面前!”
  “你……为什么你要杀我的丈夫?”亚美面色苍白地问道。
  十四子冷笑道:“反正你已经死到临头了,我就告诉你吧。你丈夫和‘贷款之家’的长谷川千鹤勾搭上了。那个千鹤是我表姐,在老家时,得到我父母的照顾,才开始经营那个‘贷款之家’。可一发了财,这女人就对我冷淡起来了。我杀了她,拿走了钱,也是为了出口气。可在实施計划时,被你丈夫发现了,所以我就委身于你丈夫,想封住他的口,同时又把你引到杀人现场去,这样就能一箭双雕。在那以后,我已经不想再和你丈夫周旋下去了,何况,那次一起去‘新天堂’时,又让博江看见了,可是你丈夫企图背叛我,把真相告诉警察,我只好采取了最后的手段。你想听听具体过程吗?”
  亚美已吓得魂不附体,木然地点着头。
  “那天,我打开清酒的瓶塞,往里面加了毒药。然后,我用我的车把你丈夫带到了奥多摩。当初千鹤为了逃税,把财产都换成了黄金,埋在奥多摩的一个地方,我请你丈夫和我一起去挖出来。这样,他当然兴冲冲地跟我去了。到那儿之后,我就骗他喝下了那瓶毒酒。不过,我离开现场后才想起那个该死的瓶塞丢了,再回去找,说不定会在那里碰到警察。因此,我就陪你一起去辨认尸体,想把瓶塞找回来。后来听你说,你捡到了瓶塞,我吓了一大跳,要是让你得到了我的指纹,那就全完了……”十四子说完,举起刀朝亚美刺来,亚美绝望地呼叫起来……
  突然,从窗外跳进来一个黑影,重重地撞倒了十四子。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为亚美设计“瓶塞计”的增田警部……
  (改编者:辰.辰)
  (发稿编辑:朱.虹)
金婚阴谋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