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前的快递

珍妮在物业公司工作,她是个热心肠,如果快递好几天沒人领取,她就会亲自送上门。
  有一天,珍妮整理杂物间时,发现角落里有一个落满灰尘的快递信封,一看日期,竟然是十年前的,收件人的地址就在她负责的小区。
  
  珍妮觉得奇怪,这么长时间,怎么没人来取呢?她拿着这个快递找到安娜大妈,安娜大妈是公司元老,这事她一定清楚。安娜大妈看到这个快递,慢慢回忆了起来:“哦,这个快递呀,别提了,我送了三次,家里也没人出来接收;后来就一直放着,谁知一放就放了十年……”
  珍妮摩挲着这薄薄的大信封,猜测里面是什么:一封信?或者只是一份广告传单?但如果是一张高额支票呢?……快递上的地址距她的工作地点只有几分钟路途,如果送去会有怎样的事情发生呢?
  这样想着,珍妮便拿起快递,按照上面的地址去寻找主人。可按了半天门铃,里面没人回应,她又敲了几下门,还是没有声音。看来安娜大妈说得没错,这里没人居住,因为房门已经年久失修。珍妮只好拿着快递遗憾地回去了。
  过了一段时间,珍妮忽然发现,那个没人收的快递居然不见了。珍妮觉得非同小可,没人收是一回事,弄丢了却是另一回事。她开始四处寻找,安娜大妈笑着说:“别找了,昨天有人把它取走了。”
  珍妮好奇地问:“是谁取走的?快递的主人吗?”
  安娜大妈说:“是诺顿,我把它扔到了垃圾车里。”
  珍妮有点急,激动地说:“万一主人回来寻找怎么办?你看里面有什么东西了吗?”
  安娜大妈宽慰她说:“放心吧,十年都没人要,哪还有什么万一?至于里面放着什么,我没权利看。”
  珍妮觉得安娜大妈的做法有欠考虑,幸亏那位收垃圾的诺顿大叔她很熟悉,珍妮立刻去找诺顿大叔,向他说明情况。诺顿大叔皱着眉,神情不安地说:“糟糕,我已经把它送到垃圾回收场了。那里天天冒着呛人的黑烟,不过为了那个快递,我必须去一趟。”
  诺顿大叔带路,两人一路小跑来到垃圾回收场,有几个老人正在将垃圾投入炉火中。
  “等等,不要烧!”诺顿放声大喊,冲到燃烧炉边,夺过烫手的钩具,问道,“你们看到一封快递没有?”
  一个白胡子老人问:“是不是一个大信封?”
  “对,就是它!”珍妮眼神里流露出期待。
  白胡子说:“烧了。”
  珍妮和诺顿都尖叫起来。白胡子忽然笑起来,说:“只是烧了一点点而已,别担心,我又把它取了出来,你看我的手,都燎破了皮。”
  当拿回那烧掉一个角的快递时,珍妮就像捧着一件极其贵重的礼物,眼睛里竟然有了泪花。白胡子问:“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呢?要不要拆开看看?”
  他的提议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,理由是别人无权拆看他人信件。后来,大家一致同意交给法院处理。
  几天后,珍妮把快递交给了法官。法官当着众人的面,严格遵循法律程序进行,最后将快递拆开。信封拆开那一刻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他们都想知道里面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内容。
  法官低头沉吟了一会儿,对大家说:“快递的主人当时孤身一人,身患重病,这封快递是他发给自己的,信中说,他有一笔万元存款,谁把快递送到他家,这笔存款便归谁所有。”
  珍妮不解地问:“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”
  法官摊了摊手说:“谁知道呢,这世界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。”法官接着说,“既然这样,这笔钱就归你们大家所有吧。”
  安娜大妈说:“我不能要,我把快递扔到了垃圾车上。”
  诺顿说:“我也不能要,我把它送到了垃圾场。”
  白胡子和垃圾场的几个焚烧员也不要,说他们差点把快递烧掉。
  珍妮同样不要,她说:“我弄丢了快递,这是我的失职。”
  法官笑道:“这封快递被你们守护着送到了我这里,这笔钱你们每个人都有份。”
  在法庭外,助理疑惑地问法官:“可那明明是一封邀请函啊……”
  法官笑着说:“这些人的品质是难能可贵的,理应得到奖赏,至于那笔赏金,我以工资支付。”
  (发稿编辑:王.琦)
十年前的快递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