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天绳

似真似幻,神乎其神,这场出人意料的杂耍表演让“阎王爷”阎县长终生难忘……
  艺高人胆大
  民国那会儿,河南有个姓阎的县长十分贪酷吝啬,他曾说:“谁能让我白出一分钱,我叫他爷爷。”果然是只能他要别人的,别人从来要不了他的。老百姓们屡遭骚扰,苦不堪言,都非常痛恨他,暗地里叫他“铁公鸡”、“阎王爷”。
  这年冬天,阎县长八岁的胖孙子要过生日。阎县长宠溺孙子,要为孙子筹备生日宴会,就问孙子:“生日那天想看什么节目啊?”胖孙子想了想,说:“爷爷,我要看杂耍,你必须给我找几个好看的来。”阎县长笑呵呵地答应了。
  當下,阎县长命人张贴告示,让全县的乡绅百姓出份子给自个儿孙子祝寿,特别提出,如有肯献杂耍表演的,可以免除份子钱,如果表演得好,额外有赏。
  看到这个告示,全县骚动,人人痛骂。有会杂耍的,为免除这不菲的份子钱,只好前来报名参加表演,并不敢奢望阎县长赏钱。
  到了生日宴会这天,阎县长全家和县里有头有脸的乡绅们如众星拱月一般,围着阎县长的胖孙子坐下,面对着露天舞台看杂耍。
  这个胖孙子平日看过不少杂耍,眼界挺高,看过一个点评一个,反正是个个不行,回回差评,总也达不到让他满意的标准。阎县长在一边听着,虽然为自己省下了赏钱,可孙子不满意,自个儿心里也就不高兴,演到半截,他索性就喊停不看了。他说道:“前面的节目,不能让本大人满意,统统轰出去。后面的节目,如若还不能让我满意,就投进监狱,份子钱照出。你们看着办吧!”
  剩下的几个杂耍演员面面相觑,谁能保证自己的杂耍让阎县长和他的胖孙子满意呢?如果他心里满意,愣说不满意,那谁也没办法啊!这分明就是不想让人演了。掏钱总比进监狱好,还是回去筹份子钱吧。当下,几个杂耍演员一哄而散,只剩下一老一小祖孙俩没走。
  旁边有个士兵喝问:“你们怎么还不走,非让打出去么?”
  老头笑道:“不敢,老汉有一段杂耍,保证你们县长和少爷没看过。我们留下来,是想得些赏钱呢。”
  士兵说:“好心劝你一句,得我们县长的赏钱可不容易,你可仔细了,别偷鸡不成蚀把米,把自个儿给搭进去。”
  老头回道:“这个您放心,麻烦回禀一声。”
  士兵走近阎县长,对着耳朵咕哝了几句。阎县长听了,十分不悦,说:“既然有人毛遂自荐,那就看看他出丑。”
  星月皆可摘
  老头得到指令,背着一个竹筐带着孙子上了舞台,向大家说:“今天是为讨赏而来,所以想变个什么,还请阎县长出题目。”
  阎县长一听,嗬,好大的口气,想变什么就能变什么,你有多大能耐?他就回头对胖孙子说:“孙子,想要看什么,你说说。”
  胖孙子很感兴趣,歪着脑袋想了片刻,说:“爷爷,你整天跟姨娘们说我要星星摘星星,要月亮摘月亮,我今天就要摘星星和月亮,怎么样?”

  阎县长一听哈哈大笑,赞道:“这个题目好,这个题目好!”他扭头对着台上喊:“喂,老头,听到了吗?表演摘星星和月亮。若是摘不来,别怪我不赏银子赏枪子儿!”
  众人一听,心里直替这祖孙俩紧张,这阎县长是真不好惹,连孙子都够孙子的,这不是为难人家老人小孩吗?俗语是这么说,可哪有谁真的摘下过星星月亮?看来这爷孙俩真得进监狱了。
  再看那台上,老头果然面露难色,说:“日月星辰都在天上,这可怎么变出来,只能去天上取,阎县长给我们出了个难题啊!”
  小孩说:“爷爷,你刚才说了大话,要不认栽得了?”
  老头说:“阎县长向来言必信,行必果,咱们也不能落后,既然答应了,只好天上走一遭。”
  小孩问:“大白天的哪有什么星星月亮啊?”
  老头说:“躲在云后头休息呢,到天上打听打听就全有了。”
  小孩又问:“那怎么上天呢?”
  老头说:“好在我有准备。”
  说罢,老头卸下背上的竹筐,打开筐盖,从筐内拿出一盘手指粗的绳子,看那盘大小,绳子得有几十丈长。老头抓住一头,往空中一抛,绳子立即悬立空中,绳头好像被什么东西拎着往上提拉一样,随着老头的抛撒,绳子是越长越高,不一会儿,手中绳子抛尽,那一头已经深入云端,这一头离地二尺,便寂然不动了。
  众人看一根绳子被老头摆弄得笔直通天,不禁暗暗吃惊,阎县长和胖孙子也看得目瞪口呆。
  只见老头招呼小孩说:“孙子,我是爬不动了,你替我走一趟,把月亮摘下来,星星嘛,你看着办,想摘几颗就摘几颗。”
  小孩直往后躲,说:“我才不去,爬这么高,万一掉下来,就摔成肉饼了。”
  老头一把扯住小孩,往绳子前一推,说:“去吧,摘得下来,阎县长肯定赏咱们千儿八百的银子,到时候,给你盖个大房子,娶个漂亮媳妇。”
  小孩面露无奈,只好手脚并用,攀绳而上,渐渐地没入云中,看不见人影了。
  众人仰头等待了好一会儿,有些惶惑担心。突然,从天上掉下来一个盘子大小的白晃晃的圆球,接着又掉下来四五颗透明发亮的晶块。老头一看,面露喜色,捡起来抱着,走下台递送到阎县长手里,说:“星星月亮都已经摘到,请阎县长和少爷过目。”
  阎县长和胖孙子接到手里,细看这星星月亮,确实如同平时晚上所看到的大小,质地也坚硬透亮,但跟近来西方的科学记载又不相同,正在疑惑,忽听“哗啦”一声,抬头一看,绳子断裂,从天而降。
  老头面色突变,说:“不好,有人割断我的绳子,我孙子完了。”说罢疾奔上台。
  这时突见一物坠落,细看,是小孩的脑袋,老头哭道:“偷摘星辰,惊扰天神,我孙子果然死了。”又听见“啪嗒啪嗒”几声,小孩的手足躯干全部掉落地上。老头一边将残肢拾入竹筐盖住,一边哽咽:“老汉我只有这个孙儿,不想因阎县长要求摘星摘月,遭此惨祸,以后我可怎么活啊!”
  老頭又走到台下,拉住阎县长痛哭:“阎县长,请您可怜可怜小民,捐些银两埋葬孙儿吧。”
  胖孙子在一边说:“爷爷,你看这节目多好看,那个小孩都死了,你也该出些银子了吧。”
  阎县长本不想出钱,可众人都盯着他看,孙子又求他,只好说:“好好好,快拿十两银子给他。若不是看你孙子死了,今天在我孙子的好日子上哭哭啼啼,我决不饶你!”
  众人也多有解囊出钱的,很快,一盘银子端到老头跟前,老头将银子塞进褡裢,即刻返回台上。
  阎王爷失手
  老头又将绳子提起一头,往天上一抛,如同刚才一般,绳子又直入云霄。众人不解其意,只见老头拍拍竹筐盖,说:“孙子,出来谢谢你哥哥的赏赐。”忽见方才的小孩用头顶开筐盖,跳了出来,浑身上下完好无损,向着阎县长说:“谢谢哥哥赏赐。”
  阎县长见小孩复活,老小两个人出言不逊,不禁大怒:“混账!瞎说什么!”
  老头朝着阎县长揶揄道:“阎县长不是亲口说过,‘谁能让我白出一分钱,我叫他爷爷’吗?难道你觉得不受用,非要做这小孩的孙儿不成?”
  阎县长气得面如土色,大叫道:“来人,给我抓住他,我要让他尝尝苦头!”
  几个士兵往台上冲去,只见老头把小孩往绳上一推,小孩攀援而上,老头紧接着爬了上去,稍稍一晃,绳子即离地而去,越升越高。有两个士兵抓住绳子末端,一看绳子不停地上升,吓得赶紧松手,跌落在地上。
  老头在空中说道:“阎县长,不光你有儿孙,人人都有儿孙,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。请你三思,后会有期!”
  说罢,老头左右摇动绳子,绳子上头仿佛被人提着走起来,带着两个人由慢到快挪向远处,转眼间不见了踪影。
  阎县长立刻下令,让人全县搜捕这祖孙俩,寻找多日没有结果,看来不是本县人,最后只得作罢。
  阎县长拿着从天上摘下来的星星月亮,找贯通中西的博学宿儒询问究竟。人家研究半天说,这杂耍古书里倒是偶有记载,在中国叫做神仙索,在印度叫做通天绳,道理玄奥,莫名其妙,现在几乎没人会这项技能了。至于这星星月亮,属于人工打磨的道具,绝不会是从天上摘来的。
  阎县长给气了个半死,从此在搜刮百姓时收敛了许多。
  全县百姓听说后,人人欢欣,个个鼓舞,又作一首顺口溜讥讽阎县长:“铁公鸡拔毛,阎王爷失手,杂耍耍一场,从此灰溜溜。”
  (编辑:陶云韫)
通天绳
通天绳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