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汉子和男娘们

刀嫂身材高大,喜欢穿男装,走路说话也像男人,人称“女汉子”。刀嫂斜对门的邻居是个姓崔的老光棍,他长相瘦弱,说话细声细气,有个外号叫“男娘们”。男娘们喜欢画画,他不画花鸟虫鱼,专画仕女图。
  刀嫂正值壮年,是个热心人,经常帮助年近古稀的男娘们。男娘们无儿无女,也像关心亲闺女一样关心刀嫂。虽然两家关系融洽,但刀嫂懂得避嫌,每次单独去男娘们家,从不到屋里去。
  这天,刀嫂去男娘们家里借扁担,男娘们去仓房拿扁担了,刀嫂就站在院子里等着。她无意中透过窗玻璃瞟了男娘们的卧室一眼,这一看不要紧,刀嫂不由得抿嘴笑了。原来,在男娘们卧室的里侧墙上,用彩笔画了一个女人,光线原因看不清女人的相貌,但从身段和衣着来看,是一个壮实的长发女人。刀嫂没想到老光棍找不到媳妇,却以这种方式想女人。她想靠近一点仔细看看墙上女人的相貌,这时,男娘们拿着扁担出来了。
  刀嫂借了扁担,并没有急着上山担柴禾,而是来到了好姐妹刁妹家里。一进门,刀嫂就笑着说起了八卦:“你说男娘们可笑不可笑,你猜他卧室墙上有什么?”
  刁妹打趣道:“你没事跑人家光棍的卧室里干吗?”
  刀嫂恼怒道:“我是从窗户里看到的。”
  刁妹“扑哧”一声笑了,说:“好,那你说,墙上有什么?”
  刀嫂便把男娘们在墙上画了一个女人的事说了。刁妹瞪大眼睛,坏笑着说:“别是画你吧?你不是又胖又壮、留着长头发吗?”
  刀嫂打了刁妹一下:“别胡咧咧,怎么会画我呢?”
  不过说归说,刁妹的话让刀嫂有些惊疑,开始对男娘们墙上的女人画像关心起来了。
  第二天中午,刀嫂找到刁妹,拉着她一起去男娘们家还扁担。男娘们家的门半掩着,刀嫂喊了几声都无人应答。两人推开门进去,找了好一阵,没见男娘们的影子。
  刀嫂放下扁担,对刁妹说:“趁他没在家,快,咱们正好上卧室里看看。”

  兩人推开男娘们卧室的门,往墙上一看,刁妹“扑哧”一声笑了,刀嫂却气得满脸通红,像一头发怒的狮子,转身走了出来。刁妹随后跟了出来,说:“这是好事啊,被男人画在墙上日日夜夜思念,说明你有魅力啊!”
  刀嫂冲出院门的时候,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,抬眼一看,正是男娘们。刀嫂拿起扁担就打,嘴里还叫骂道:“你个男娘们,凭什么把我画在墙上?你是咒我早死吗?”
  男娘们像做错事的孩子,低下头,一声不吭。刁妹怕刀嫂再动手,拉着她向门外走,边走边说:“别和他一般见识,咱走。”
  刀嫂不是想不开的人,回家气了一会儿,这事就算过去了。不料第二天出门,刀嫂发现村里人看自己的眼光透着异样,一打听才知道,这事和刁妹有关。
  刁妹逢人就说,男娘们暗恋着女汉子刀嫂,在卧室墙上画着刀嫂的像,黑夜白昼地看呢。刁妹还告诉大伙,那画像下面画着几十道杠杠,好像是记录啥事的数目。人们听了,不由得诡秘地笑了,互相递一个眼神就悄悄走了。
  大家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早年村里出过一件事。
  早年间村里有个光棍叫常有,家里除了两间破草房、一张破床,一无所有。这样的家境自然娶不上媳妇,可光棍也是人,也有七情六欲,村里的寡妇就成了常有追逐的目标。这一年,常有院子里的几棵梧桐树长大了,有人要买了给闺女打嫁妆,常有手里破天荒地有了几百块现金。他一分钱没花,把这几百块钱送给了王寡妇,王寡妇自然明白常有的用意,就收下了。
  王寡妇挺耿直,点完钱对常有说,一共是二百四十块钱,二十块钱一晚上,一共十二次。你随便什么时候来都行,但满了十二次就不要来了。
  常有遵守诺言,去过一次就在墙上画一道杠。后来有人看到他墙上画的杠杠,问他是记什么的,他就把这事说了一遍,还满怀感激地说:“王寡妇这人就是讲良心,去了十二次后,人家还多送了两次。”
  现在刁妹谈到男娘们在卧室墙上画女汉子的像,还在画像下面画杠杠,人们自然会往那方面猜想。刁妹有心,那天还数了数墙上的杠杠,正好是四十道,说明刀嫂和男娘们的关系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  刀嫂没想到人们会那么想,不由得大骂起来,说:“老娘要找,也找个年轻体壮的,怎么会找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糟老头子!”
  可有些事是越描越黑、越传越离谱的,任由刀嫂指天发誓,全村人没有一个相信她,时间不长,男娘们和刀嫂相好的事就传开了。刀嫂在外地打工的丈夫听说后呆不住了,风风火火地回家来了,一回家,两个人就打起来了。
  刀嫂和她丈夫以前也打架,他们打架有个特点,不在白天打,在晚上打。刀嫂身板壮实,两个人动起手来常常打成平手,在卧室里摔跤都要摔几十个回合,分不出胜负来。直到天亮了,两个人也累了,各自松开手,刀嫂去做饭,丈夫打扫院子。
  邻居们有些调侃地说,这才叫势均力敌呢,他们哪里是打架啊,人家是趁夜里没事锻炼身体呢。
  不过这次打架和以往不同,这次丈夫回来,两口子打了一夜架,天亮了该结束了却没有结束,刀嫂的哭声传得半个村子都能听见。最后,两个人决定一起去找男娘们当面对质。
  男娘们家院门紧闭,怎么喊都不应声。刀嫂气急,抱来一块大石头,狠狠地向院门砸去。木门“哐当”倒在地上,刀嫂大步流星地跑进半掩着房门的屋子,可不到一秒钟,又尖叫着跑出来了,一屁股坐在院子里浑身打哆嗦,说不出话来。
  丈夫不明白,狐疑地踱进屋子,也吓得大叫起来。邻居听到动静,早已躲在墙头后面看热闹了,这时纷纷从墙头上伸出脑袋来问是怎么回事。刀嫂的丈夫哆哆嗦嗦地说:“男、男娘们上吊了。”
  男娘们和女汉子之间的暧昧事因男娘们的自杀而告一段落,刀嫂和丈夫的日子平静下来。可三天后,小村又沸腾了:刀嫂收到了一封信,男娘们不识字,这信是他临死前托人写完寄出去的。
  信里是这样说的:“孩子,我给你添麻烦了,我只能以死去堵别人的嘴了。我死后,家里的所有财产都无偿地送给你,作为你四十岁的生日礼物。你的生日是阴历八月二十七日,墙上的杠杠,是我为了记住你的岁数画的。我不识字,每年你生日那天,我都在墙上画一道杠,从你出生到现在,你已经过了三十九个生日了。”

  刀嫂有些茫然,阴历八月二十七日的确是她的生日,可她从来没过过生日。因为她属虎,生在八月二十七,按照算命先生的说法,那天是杨公忌,那天出生的孩子长大后命运不济。她从来没说过自己的生日是哪天,有时别人问,就说母亲给忘了。男娘们是怎么知道的呢?他那么用心记在墙上到底是为了什么?
  后来,有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出来说,很多年前,男娘们曾有过一段婚姻,妻子长得高高大大的,像个男人,他们还有过一个女儿,据说,那女儿长得像她妈。
  (编辑:吕 佳)
女汉子和男娘们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