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世界最后一瓶酒

斯坦利·艾林(1916-1986),美国推理小说作家,曾三度夺得“埃德加·爱伦·坡奖”,“美国侦探作家协会”也将代表作家终身成就的“大师奖”颁给了他。

鉴赏家

  这天,《名酒鉴赏》的主编雷查尔找到酒商德拉蒙,想购买圣欧恩1929,这是瓶传说中的名酒。德拉蒙手上的这瓶,是他刚从已故搭档的酒窖里发现的。
  两人一见面,雷查尔便开门见山地说:“德拉蒙,你打算开价多少?听着,不管你开价多少,凯斯先生都能满足。”凯斯先生是整个欧洲大陆最富有的人,也是《名酒鉴赏》的主办人。

  但德拉蒙摇了摇头,说:“那瓶酒我不卖,如果你坚持要我开价,那就两万美金。”雷查尔听了,暴跳如雷:“你凭什么不卖这瓶圣欧恩!”突然,雷查尔僵住了,五官扭曲,紧握的双拳痉挛般地敲打着前胸。“我的心脏..”他一边痛苦地喘息着,一边说,“没关系,我带了药……”吃下药后,雷查尔看起来确实好多了。
  德拉蒙说:“作为一个心脏不好的人,你的情绪起伏太大了。”
  “可一瓶传说中的年份酒突然出现,我却无缘品鉴。”雷查尔随即提出想要看一眼这瓶传说中的酒,德拉蒙同意了。他带着雷查尔来到酒窖,雷查尔一脸虔诚地接过酒,以专业的眼光检视了一番,才不太情愿地把酒还给德拉蒙。两人离开地下酒窖,就此别过。
  可没过太多日子,雷查尔又来到德拉蒙的办公室,告诉他《名酒鉴赏》杂志将举办一场晚宴,杂志的主办人凯斯先生邀请他出席。
  德拉蒙有些犹豫,但能够认识凯斯先生的诱惑太大,最终他还是接受了邀请。
  晚宴上,德拉蒙和凯斯先生相谈甚欢。当谈到圣欧恩后,凯斯先生眼里明显闪过一丝感兴趣的光,他知道德拉蒙的开价,对此开玩笑说:“两万美金,有点儿太过分了,比我收藏的随便半打酒的总价都要高。话说这瓶酒还能喝吗?”
  “谁知道呢,正因如此我才不打开它,也不愿出售。像现在这样放着,它是一瓶世间仅存的无价之宝,而一旦谜底揭晓,它就不过是一瓶已经坏掉的葡萄酒。”
  凯斯先生对此表示理解,并邀请德拉蒙下个周末去他的别墅做客,还特意强调,只是请他去玩,不是想为买下那瓶酒讨价还价。
  在别墅中,德拉蒙认识了凯斯先生的夫人索菲娅。索菲娅温柔、害羞,年轻得能当凯斯先生的女儿。事实上,她看起来十分惧怕凯斯先生,却经常和雷查尔在房间的一头亲密交谈。凯斯先生对此视而不见。
  德拉蒙在凯斯先生的别墅度过了一个十分愉快的周末,之后又数度造访。几个月过去了,凯斯先生说到做到,并未再提出购买那瓶酒。

冒险者

  可这天下午,凯斯先生在雷查尔的陪伴下走进了德拉蒙的办公室。三人简单寒暄了几句,雷查尔便马上直奔主题: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凯斯先生准备买下圣欧恩!”
  凯斯先生解释道:“事实上,我的结婚十五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。我想,打开一瓶圣欧恩,并发现它依旧色泽艳丽、口感完美,一定是最合适的庆祝。”说着,他冷漠地递过一张支票,票面价值两万美金。
  “可要是发现酒坏了,糟糕程度也会加倍。”德拉蒙赶紧说明。
  “没关系,风险全部由我承担。”凯斯先生说,“当然,你也将出席 并亲自鉴赏。”
  德拉蒙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错过了最佳反悔期,于是只能将支票折好,放进钱包里。
  “晚宴是什么时候?”德拉蒙问,“别忘了倒酒前要先让它立几天,让杂质充分沉淀。”
  凯斯先生说:“晚宴将在五天后举行,时间绰绰有余,足够把每一项细节都布置妥当。不过我不打算换容器,这瓶独一无二的珍品,值得享受从原产酒瓶中倒出的荣誉。虽然这么做有些冒险,不过我是个只要认为值得就甘愿冒险的男人。”
  凯斯先生买下酒后的两天,他的夫人索菲娅打电话给德拉蒙,约他共进午餐,说是要商量些事情。
  德拉蒙走进相约的餐厅,发现索菲娅坐在角落里,她明显吓坏了,可怜兮兮地向德拉蒙求助,说自己出轨了,对方是雷查尔,并且已经被凯斯先生发现了。德拉蒙心一沉,不太高兴地说:“夫人,这是你和你丈夫之间的事,与我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  “德拉蒙先生,你不知道,在我丈夫眼里,我只是家里漂亮的装饰品,他放在我身上的心思,还不如对那些酒多。但雷查尔十分关心我,这正是我所需要的,现在雷查尔的处境十分危险。我丈夫的预谋似乎和那瓶酒有关。因此我才来求你帮忙,你了解那瓶酒的事。”
  “夫人,我只知道那瓶酒已经准备好了,周六的晚宴上会被大家享用。”
  索菲娅紧张地低声问:“那有没有可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,往酒里下毒?我了解我的丈夫,只要能确保逃脫罪责,他就敢做,包括谋杀。”
  这一刻,德拉蒙不禁全身冰凉,他突然想起前几天凯斯先生说的:他是个只要认为值得就甘愿冒险的人。但德拉蒙还是反驳道:“夫人,我认为你的丈夫不会往酒里下毒,除非他想毒死所有人,别忘了,我也参加晚宴。还有,你干吗不去找雷查尔商量呢?他才是事件的主角。”
  “我跟他说了,但他毫不在乎,我知道,那是因为他疯狂地想品尝那瓶酒。”
  德拉蒙迫不及待地想摆脱这让人不快的话题:“我能理解他的感受。如果真想听我的建议的话,我劝你最好在你丈夫面前表现得仿佛没这回事儿,并且马上和雷查尔撇清关系。”

获胜方

  晚宴当天,凯斯先生表现得镇定自若,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。在进行品酒仪式前,他以纯熟的技巧,旋开软木塞,然后将圣欧恩继续放在桌上,直到主菜上桌。
  晚宴的每道餐点都安排得恰到好处,凯斯先生选的配餐酒更是没的说,但这些都不能夺了圣欧恩的光辉。
  主菜终于端上来了,凯斯先生吩咐仆人们全部退下,因为倒酒的时候要极其小心,避免沉淀物浮上来,他不能有一丝分心。凯斯先生慢慢举起酒瓶,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:“德拉蒙先生,你说的没错。”德拉蒙有些吃惊:“我说什么了?”
  “你说过,保存了这么长时间的酒没打开时是无价珍宝,一旦打开,就可能变得一文不值,成为一个笑话。现在我突然发现,自己没有勇气去探明它究竟是珍宝,还是笑话。”雷查尔此时已经不耐烦了,他的脸因兴奋涨得通红,他粗暴地反驳道:“这么说太晚了!酒已经打开了。”
  “但還有一种选择。”凯斯先生说,“雷查尔看好了,仔细看好了..”他胳搏一抬,将瓶口向下,酒流了出来,洒在地板上。
  看到这一幕,雷查尔面若死灰,双眼惊恐地盯着凯斯先生手中正迅速清空的圣欧恩。他突然抓着胸口,就像曾经心脏病发时一样,他的手伸向口袋想要拿药,但已经太迟了。索菲娅愤怒地尖叫道:“住手!快住手!看看你对他做了什么!”她连忙跑到凯斯先生身边,却被他挥手甩开。此时,雷查尔全身瘫软,脑袋靠在椅背上,失焦的双眸盯着天花板,旁人无论做什么都救不了他了。
  索菲娅双眼紧盯着她的丈夫,直到终于有力气说出几个字:“你知道这样会要了他的命,所以才买下这瓶酒,然后倒掉!”
  “好了,夫人,你的歇斯底里会让我们的客人难堪。”凯斯先生转向德拉蒙,冷静地说,“真抱歉,我们的小聚会以这种方式收场。可怜的雷查尔,他就是太容易冲动,才发生了这种惨剧。现在,你最好离开这里,这种突发事故不需要证人。我送你出门。”
  德拉蒙毫无知觉地离开了那里,唯一清楚的是他目睹了一场谋杀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凯斯先生的手段天衣无缝,唯一的损失不过是两万美金和一个不忠的妻子。德拉蒙认为索菲娅应该一个晚上也待不下去了,她会迅速逃离那幢房子。
  那晚之后,德拉蒙再没听说有关凯斯先生的消息。直到半年后,他在一家咖啡馆里偶遇索菲娅。
  索菲娅热情洋溢地和德拉蒙打了招呼。她变了,全身散发着自信的光辉。德拉蒙与她聊了几句,认为她的改变肯定是遇到了真正合适的男人,当发现她瞥了一眼手表时,便连忙为占用了她的时间道歉。
  “对像你这样的朋友来说,这是应该的。”索菲娅说着站起身,“不过我跟凯斯约在了..”
  “凯斯先生!你依然和他生活在一起?”
  “当然。请你原谅我的后知后觉,我这才想到你这么问的原因。不过,从那晚开始,一切就全变了。”索菲娅微笑着说,“当时你也亲眼看到凯斯把一整瓶圣欧恩都倒在了地板上,就因为我!那让我意识到,在他心目中,我原来比全世界最后一瓶圣欧恩还重要。当晚,我鼓起勇气来到他的房间,对他倾诉衷肠。从那以后,我们就幸福得仿佛置身天堂!”
  (发稿编辑:刘雁君)
全世界最后一瓶酒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