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卖禁药

民国时候,在北京有一家药店,这药店可不完全做合法的生意,它主要靠卖什么挣钱?卖“鬼药”!什么是“鬼药”?就是堕胎的药。
  这个怎么违法呢?原来,民国的法律规定,私自堕胎是非法的。谁要是怀孕了,不想要这个孩子,怎么办呢?她会对外说:“我鬼上身,怀了鬼胎,老道给我算命,说我这是邪胎,不能留。”所以当时民间隐晦地管堕胎的药叫“鬼药”,打鬼胎嘛。

  这家药店的老板姓胡。有一天,黄昏五六点钟,太阳西下,伙计出来,把门板上上去,这就要打烊,这个时候,门帘一挑,打外面进来一个人。
  胡掌柜抬头一打量,进来的是个小伙子,二十五六岁,长得挺漂亮,短衣襟,小打扮,一看就是大宅门里的管家、仆人这么一类角色。进来后,这小伙子左瞅瞅右瞅瞅。
  胡掌柜上前说:“你买点儿什么啊?”
  小伙子压低声音说:“掌柜的,我家主母鬼上身,怀了鬼胎,要买鬼药。”
  胡掌柜一听,忙说:“里面来,这事不是在外面说的。”
  于是二人进了里屋。胡掌柜随即打开两扇柜门,从左边的门里掏出一个红缎子盒,打开后,里头有两粒白药丸。胡掌柜探鼻子闻闻,盖上盖子,又把盒子放回柜子里头。接着,他又从右边门里拿出一个红缎子盒,跟先前那个盒子一模一样,打开后也是两粒白药丸。
  胡掌柜闻闻,说:“你要买的就是这个。”
  “这个多少钱啊?”
  “四钱银子。”
  小伙子掏出钱,好奇地问:“胡掌柜,你这两个盒子一模一样,药丸也一样,这个是鬼药,那个是什么啊?”
  胡掌柜淡淡一笑,说:“这么跟你说吧,男女之间有了鱼水之欢,难免暗结珠胎,但是如果吃了我这药,就怎么都怀不上。”
  喔,避孕药,但那时候还没有这词呢。
  小伙子眼珠转转,交了四钱银子,把鬼药拿走了。
  小伙子前脚走了,屋里头胡掌柜的媳妇不干了,说:“当家的,你糊涂了?咱冒着挺大的风险卖这鬼药,还容易吃官司,你以往都一两二两那么卖,今天你四钱银子就卖了,你傻啊你!”
  胡掌柜说:“你老娘们头发长见识短,你才傻呢。我告诉你,不出意外的话,我能在这个小伙子身上挣出够咱们家花一年的钱。”
  媳妇说:“你胡说八道呢。”
  “你不信吗?”
  “嗯,我不信。”
  “你等着!”
  第二天晚上,也是五六点钟,太阳西下,伙计要打烊了,正在这时候,门帘一挑,昨天来买鬼药的那个帅小伙又来了。
  小伙子一进屋,胡掌柜问:“你有什么事?”
  “咱里面说行吗?”两人到了里屋,小伙子就说了,“胡掌柜啊,除了鬼药,昨天我看见的那个怎么着都怀不上的药,你能把它也卖给我吗?”
  胡掌柜说:“你买得起吗?那药可贵啊!”
  “多少钱你说个价。”
  “一百两银子!”
  小伙子眼睛一瞪,没犹豫,说:“买!”
  胡掌柜说:“你真要买啊,没问题,我保你管用。”
  胡掌柜打开柜子,把那药拿出来,小伙子掏出一百两银票给了他,然后拿着药急急忙忙就走了。
  小伙子前脚刚走,胡掌柜的媳妇可傻眼了:“哟,当家的,这是怎么回事啊,这药怎么就能卖出一百两银子?”
  胡掌柜一笑,说:“我跟你从头到尾讲一遍你就明白了。为什么我三言两语这几句话,他就心甘情愿从我这儿买药,因为我把这个人的身份和心态猜得透透的。首先,他说他家主母鬼上身,这是撒谎。大宅门里妇人要是怀了孕又不想要,要买打胎药,如此私密的事,有老妈子有丫环,得让女的出来干这事。用个小伙子,她还避不避讳?所以我判断呢,必是这个大宅门里的主母看这个仆人长得漂亮,两个人有了事,怀了孕,这事得谁出面?不就得这男的出面吗?你惹的祸啊!不能把这孩子生了,生下来丢人。
  “既然这主母还能派他出来买药,说明两人的事没有被人发现,以后他俩接着好,难免还有男女之事,可能还得怀孕,所以我拿两个药丸晃他一下。我一说这个是让人怎么着都怀不上的药,这小伙子眼珠子直转,紧盯着,我就知道说到他心里去了,他回去定会跟主母说这事。‘哎哟,赶紧买,咱俩今后还能长久地好下去。’人家大宅門还差这俩钱儿?莫说一百两,五百两、一千两他也要买,所以我料定了,他今天必来买这药,今天不来,明天也得来。”
  (发稿编辑:吕 佳)
巧卖禁药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