技痒

张震和张乾是亲哥俩,两个人打小就偷鸡摸狗,不知道被抓了多少回,屡教屡犯。眼下正是严打时期,俩人不敢顶风作案。
  这一天,张乾实在是闲得难受,溜达到哥哥家。哥俩盘腿在炕上交流了好半天,张乾说要走,起身便走了。张震紧赶慢赶没赶上,穿鞋的工夫,眼见着张乾晃着两条胳膊,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大门。
  张震转身一看,门口大盆里刚收拾完的胖头鱼不见了。张震不禁苦笑,用嘴叼鱼这点伎俩瞒得了别人岂能瞒得了我?他朝张乾的背影提醒道:“那可是十斤的大鱼啊,别把你的牙给崩豁了!”
  转过天,张震转悠到张乾家,见张乾正在喂鸡,他也抓了把玉米,扬得满院子都是。一群鸡四散了找玉米吃。
  张乾进屋倒水的工夫,再从屋里出来,院子里已经不见了哥哥的踪影。紧接着,他就看见奇异的一幕:一只老母鸡像是中了邪似的扑棱着翅膀往大门外冲去。
  张乾赶紧追出门外,却不见了老母鸡的影子。张乾暗笑:哥哥用铜蚂蚱偷鸡,竟然偷到我家里来了?等有机会一定要找补回来。

  几天后,张乾两口子约张震和嫂子在饭店聚餐。张乾见了嫂子,搂了嫂子的脖子一下,嬉皮笑脸地说:“嫂子,你该减肥了,咋又胖了一圈?”女人哪有愿意听别人说她胖的?她追着张乾就打。
  张乾的媳妇要上前解围,张震一把拉住弟妹的胳膊,说:“叔嫂闹着玩,没个深浅,甭管他们,咱们先点菜。”张乾的媳妇和大哥点好了一桌子酒菜,两家人落了座,推杯换盏起来。
  突然,张震的媳妇惊叫道:“我的耳环咋丢了?”
  几个人都认为是刚才打闹的时候把耳环给刮掉了,赶紧帮着找了起来。
  张震媳妇的耳环还没找到,张乾的媳妇又丢了魂儿似的吼开了:“我的金手镯怎么也丢了?这个饭店一定是个贼窝!”
  她们这么大呼小叫的,引起了不小的动静。饭店老板为了撇清责任,选择了报警。
  没一会儿工夫,当地派出所的陈警官来到饭店。陈警官询问了事情的经过后,把张震、张乾哥俩叫到跟前,说:“二位,把赃物都拿出来吧!”

  兄弟俩和陈警官打交道不止一次了,他们都不敢看陈警官的眼睛,也不辩解,乖乖地掏出了耳环和金手镯。
  两个人的媳妇见贼人竟然是他们哥俩,不禁破口大骂:“你们是死性不改啊,咋偷到自家人头上了?你们就都让警察带走吧!”
  兄弟俩狡辩道:“现在嚴打,外人咱也不敢下手啊。”
  随后,他们问陈警官:“偷自家人不犯法吧?”
  陈警官哭笑不得,反问道:“你们为啥非得去偷呢?”
  哥俩几乎异口同声地说:“瘾太大,不偷点啥我们技痒难受啊!”
  (发稿编辑:刘雁君)
技痒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