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转学 故事会2016年

我要转学

谢北林今年35岁,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,因抵抗不住年轻情人的纠缠,与妻子一番吵闹折腾之后,终于离了婚。   由于妻子伤透了心,受到巨大打击,精神上有些不大正常,考虑到孩子监护人的责任,法院将儿子判给了谢...
阅读全文
变色的蚂蚱 故事会2016年

变色的蚂蚱

这是发生在很多年前的一个故事。   晓红和大军青梅竹马,从小一起玩到大。高中毕业后,在双方父母的撮合下,他们便订了婚。订完婚,晓红到镇上裁缝店当学徒,大军则去了大上海当装修工人。临别那天,他们俩来到村...
阅读全文
小鸡睡着了 故事会2016年

小鸡睡着了

老马老两口都六十多岁了,本该颐养天年,可他们却不省心,身边缠着个淘气的外孙,让他们不得清闲。   老马的外孙叫周周,三岁了,调皮得很。老两口变着法子地顺着外孙,有时,周周闹得太厉害了,老两口子也会说他...
阅读全文
二十万元借款 故事会2016年

二十万元借款

这天一大早,方华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。她开门一看,来人是甄丽。   方华和甄丽是上大学时的一对闺蜜,毕业后又都留在了这座城市。但是由于各自忙于事业和家庭,两个人除了参加过对方婚礼,过年过节相互打打电话外...
阅读全文
失眠的母亲 故事会2016年

失眠的母亲

邱文是个单身爸爸。这天,他去幼儿园接了儿子明明,一起走路回家。经过天桥底下,有一堆小商贩在那里叫卖着。其中有个摊位前摆着一堆草药,旁边的牌子上写着:定神草,专治失眠。   邱文见了,不由得停住了脚步。...
阅读全文
温情的花瓶 故事会2016年

温情的花瓶

最近,陈亮谈了个女朋友叫小梅,两人说好了周末一起去公园看菊花展。   到了周末,陈亮刚想出门,在乡下的母亲却忽然来了。陈亮又惊又喜却又为难,他想带母亲一起去看菊花展,但又担心小梅不高兴。   母亲一头...
阅读全文
那年的一瓶酒 故事会2016年

那年的一瓶酒

小飞的老爸是全村有名的暴脾气,又最爱喝酒,只要一喝酒就醉,一醉就对小飞娘俩非打即骂。   这天,老爸背上瓦匠家什外出干活了,妈又去外婆家了,小飞一时轻松得像脱了缰的野马,上树摘果、下河摸鱼,那叫一个自...
阅读全文
爱情香 故事会2016年

爱情香

阿琴和阿东结婚三年,开了一间美发店。每天,阿琴就坐在收银台后算算账,闲暇时,她喜欢研究熏香。   时间一长,阿琴跟店里的客人也熟识了。其中有个五十多岁的赵老板,隔三差五带小三过来做头发,每次花好几百。...
阅读全文
神秘的房东 故事会2016年

神秘的房东

刘云是个普通的公司职员。这天,他在墙上看到一则小广告,大意是房东是个老人,招人同住,无需房租,唯一的要求是空闲时间陪老人聊聊天,紧急情况下打一下120。这让刘云不由得怦然心动,他立刻拨打了广告上留的联...
阅读全文
一生爱吃什么 故事会2016年

一生爱吃什么

靠山村的林老汉,一生养了三个儿子和一个闺女,大儿子是局长,二儿子是乡长,三儿子是董事长,就一个闺女,也是一所学校的校长。      林老汉一辈子对几个儿女真是关怀备至,三儿一女平时最爱吃什么,他都了如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