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万元借款 故事会2016年

二十万元借款

这天一大早,方华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。她开门一看,来人是甄丽。   方华和甄丽是上大学时的一对闺蜜,毕业后又都留在了这座城市。但是由于各自忙于事业和家庭,两个人除了参加过对方婚礼,过年过节相互打打电话外...
阅读全文
失眠的母亲 故事会2016年

失眠的母亲

邱文是个单身爸爸。这天,他去幼儿园接了儿子明明,一起走路回家。经过天桥底下,有一堆小商贩在那里叫卖着。其中有个摊位前摆着一堆草药,旁边的牌子上写着:定神草,专治失眠。   邱文见了,不由得停住了脚步。...
阅读全文
温情的花瓶 故事会2016年

温情的花瓶

最近,陈亮谈了个女朋友叫小梅,两人说好了周末一起去公园看菊花展。   到了周末,陈亮刚想出门,在乡下的母亲却忽然来了。陈亮又惊又喜却又为难,他想带母亲一起去看菊花展,但又担心小梅不高兴。   母亲一头...
阅读全文
那年的一瓶酒 故事会2016年

那年的一瓶酒

小飞的老爸是全村有名的暴脾气,又最爱喝酒,只要一喝酒就醉,一醉就对小飞娘俩非打即骂。   这天,老爸背上瓦匠家什外出干活了,妈又去外婆家了,小飞一时轻松得像脱了缰的野马,上树摘果、下河摸鱼,那叫一个自...
阅读全文
爱情香 故事会2016年

爱情香

阿琴和阿东结婚三年,开了一间美发店。每天,阿琴就坐在收银台后算算账,闲暇时,她喜欢研究熏香。   时间一长,阿琴跟店里的客人也熟识了。其中有个五十多岁的赵老板,隔三差五带小三过来做头发,每次花好几百。...
阅读全文
神秘的房东 故事会2016年

神秘的房东

刘云是个普通的公司职员。这天,他在墙上看到一则小广告,大意是房东是个老人,招人同住,无需房租,唯一的要求是空闲时间陪老人聊聊天,紧急情况下打一下120。这让刘云不由得怦然心动,他立刻拨打了广告上留的联...
阅读全文
一生爱吃什么 故事会2016年

一生爱吃什么

靠山村的林老汉,一生养了三个儿子和一个闺女,大儿子是局长,二儿子是乡长,三儿子是董事长,就一个闺女,也是一所学校的校长。      林老汉一辈子对几个儿女真是关怀备至,三儿一女平时最爱吃什么,他都了如...
阅读全文
半张照片 故事会2016年

半张照片

洪顺涛父亲走得早,母亲为了他一辈子没再成家,尝尽了人间酸苦。如今生活好了,该享福了,哪知母亲非要一个人住在农村老家。洪顺涛不放心,苦口婆心地劝说母亲进城来跟他们一起生活,可母亲就是不肯。   洪顺涛毕...
阅读全文
指腹为婚 故事会2016年

指腹为婚

一碗鸡蛋面   那一天,一连八路军来到了南岗子村,他们在村外驻扎下来后,大胡子连长命令道:“现在大家进村帮老乡们干点活,注意,一定不要违反纪律!”   韩福根是个才二十出头的新兵,接到命令后立即兴冲冲...
阅读全文
离奇的嫌疑犯 故事会2016年

离奇的嫌疑犯

老罗是单身汉,多年前到城市里谋生,在城郊摆了个修鞋的小摊。他不买房子、不娶媳妇、不存款,日子过得倒也逍遥自在。   这天晚上,老罗收摊回家,因为天黑,走着走着,脚底下踩着个软乎乎的东西,吓了他一跳,把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