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草莓”复仇

  变态的“草莓”   我们售楼部新近又招了一个置业顾问,叫谢明慧,是个90后,活泼、直率。不过,她这人说话没深浅,来了没多久,就把人给得罪光了,试用期满了以后,不少人在背后给她上“烂药”,老板也不待...
阅读全文

给市长打点滴

  我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。这天刚下班回到家里,手机铃声就突然响了。接起来一听,电话是卫生局马局长打来的,他说汪市长正在发高烧,急需输液,现在正在我们医院里,让我派最好的护士给汪市长扎针。   给市...
阅读全文

再来一个

  我一直觉得自己生不逢时——大专毕业那年,正赶上不包分配,找了几份工作,不是收入太低就是不合适。后来有一家公交公司招聘开长途大客车的司机,工资很高,我以前刚好考过大客车的驾驶证,就去碰运气。可是运气...
阅读全文

我来给你洗刷刷

  单位人事调动,我被分到了郊区的一个分厂,和我一起去的还有另外两个同事:张山和王开放。我们三人的家离单位都很远,中午就必须在单位解决午餐,一合计,便买来锅碗瓢盆,准备自食其力。  可一个难题出现了:...
阅读全文

失职

  这年秋天,我跟着坚叔到县城一家超市去应聘保安,他在那里已经干了十几年保安了。老板看起来人不错,当场就录用了我。我不由得下定决心要好好干。  第二天,我提前来到超市,大门都还没有开。等了一会儿,老板...
阅读全文

讨口水喝

  去年夏天,我到甘肃省狗尾巴村采访。狗尾巴村交通闭塞,水源奇缺,听说那里的人一年里只能在腊月二十三洗一次澡。所以从镇里出发前,我准备了好几瓶矿泉水。  狗尾巴村离镇里有十四五里路,烈日当头,无遮无挡...
阅读全文

你也有舞台

  我是区团委书记,平时工作挺忙。一年前,我和丈夫离婚,独自带着上幼儿园的儿子生活。  这天傍晚,我接儿子放学,发现前面也有一对母子,似乎也是从幼儿园出来的。那个儿子嚷嚷着要吃冰激凌,还将母亲往旁边的...
阅读全文

去北京采风

  大学毕业后,我来到了川西一个羌族寨子,当起了支教老师。支教的生活有苦也有甜,但最让我难以忍受的,却是夜深人静后的那份孤独感。幸好,我带了一把心爱的吉他。  这天,夜幕降临,我坐到床上,弹起了吉他。...
阅读全文

好运贵人

  这段时间我走了霉运,本来局长有意提拔我做办公室主任,可等到宣布那天,却莫名其妙地换成了别人。  我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,下班后百无聊赖地在大街上闲逛,突然,一个人拉住了我的衣角。我回头一看,是个摆摊...
阅读全文

不该占得便宜

  最近,电视台搞了个抽奖活动,凡是发来短信的人都有机会赢大奖。一等奖是台价值五千多元的空调。参与活动的观众很多,有的还一连发了好多条短信来,提高中奖率,但最后的一等奖得主是个只发过一条短信的观众,而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