猴子和马驹 故事会2015年

猴子和马驹

1952年10月下旬,朝鲜战场迎来了紧要关头,我们四连奉命坚守上甘岭零号阵地,双方厮杀,寸土必争,战斗异常惨烈。经过五天五夜的奋战,原本我们这个一百八十人的加强连只剩下四十多人了。   顶住了敌军又一...
阅读全文
与鬼成约 故事会2015年

与鬼成约

十字路口见了鬼   我叫丁磊,我的职业十分怪异:以助人见鬼取财。你别不相信,在我们身边,想见到亡灵、鬼怪的人多之又多,有的是好奇,有的是吃饱了撑的,也有人因过度思念去世的亲人朋友,一掷千金想再见一面。...
阅读全文
我妈妈不是傻子 故事会2015年

我妈妈不是傻子

我所支教的那所乡村小学,班里有一个特殊的孩子,叫安康。安康的身材比其他孩子都要强壮高大,脸也胖嘟嘟的,跑起步来,脸上的肉一颤一颤的,煞是可爱。可让人揪心的是,他是智障。尽管已经上三年级了,他却连五以内...
阅读全文
谁砸我的车 故事会2015年

谁砸我的车

天上掉铁饼   这天中午,我跟朋友喝了一点酒,但没听朋友劝阻,驾车回家了。现在酒驾查得紧,所以我集中精力注视远方,这样就可以在警察没发现之前及时躲避。就在快到家时,我的车突然剧烈地震了一下,好像被什么...
阅读全文
一枚金戒指 故事会2015年

一枚金戒指

我在一家珠宝店里做清洁工。这天晚上,一辆摩托车停在店门口,车上跳下两个戴头盔的男人,两人一冲进来就亮出了手枪,吼道:“抢劫,别动!”   我一下子腿都软了,导购员小玉她们惊叫着蹲在地上。劫匪很快得手,...
阅读全文
我的土豪朋友 故事会2014年

我的土豪朋友

我有一个很有钱的朋友,圈子里的人都叫他财主。财主很高调,儿子办生日宴时,最后一道菜直接上了一扎钞票,轰动一时。   这天,财主请朋友喝酒,我也去了。一瓶酒还没喝完,财主接了个电话,是他家老头打来的。原...
阅读全文
一碗辣椒面 故事会2014年

一碗辣椒面

我技校毕业后,在一家电子厂做工。一天,快下班了,工长突然安排我们去兄弟厂帮忙,说有个急件要通宵赶工。   到了地方,我被安排在最后一道工序,一干就是好几个小时。凌晨时分,工长开始陆续安排员工吃夜宵,因...
阅读全文
难忘的一箱酒 故事会2014年

难忘的一箱酒

失酒   我自幼丧父,念小学五年级那年,我妈妈在家里开了个巴掌大的小店,卖点烟酒和油盐酱醋什么的。这天傍晚,妈妈在门前卸货时,误将一箱白酒忘记在车上了。等到发现时,车子已经开走了。这是一箱档次不低的酒...
阅读全文
爱情保姆 故事会2014年

爱情保姆

最近,我四处投放简历,阴差阳错,被一家名为“爱情保姆”的婚介所聘用了。当男“红娘”可不是我的愿望,但对方开出的条件却很吸引人,底薪2500元,外加提成。在小县城,这种待遇的工作可是难找,于是,我“屈就...
阅读全文
为梦想投票 故事会2014年

为梦想投票

我在一所中学任教多年了。这天中午,我在办公室上网,一个陌生的QQ头像闪动起来。我瞥了一眼,原来,是我十几年前的学生发来消息。她说,她女儿六岁了,正参加区里的一个演讲比赛,如果票数多,就能推荐到市里参加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