餐桌上的老虎

餐桌上的老虎
  我在机关给局长当秘书。这天,周局长要我陪他出差,我不由得暗暗窃喜:局里正缺个办公室主任,我得好好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。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就出发了。我一路逗周局长开心,可车子却不争气,来到青山镇就坏了,一时半会儿修不好。没办法,我和周局长只好在青山镇过夜了。
  说来也巧,青山镇镇长正好是我大学时的同班同学,叫李大林。如果能让大林出面招待周局长,周局长一定会喜出望外。这么一想,我就打电话给大林,说我陪领导来到他的地盘了。让人扫兴的是,大林说他正在外地开会,没法赶回来尽地主之谊。我只好和周局长找了一家酒店,两个人对饮。
  几杯酒下肚后,周局长说:“小杨啊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那位大林朋友根本不在外地开会,他就在青山镇。”
  我将信将疑:“他不会那么缺德吧?我和他关系挺好的,读大学的时候,他还用过我不少饭票呢。”
  周局长说:“不信你用酒店的电话打给他,探探他在哪里。”
  我当即用酒店的电话再拨大林的手机,并装成别人的声音,问他在什么地方。这回大林以为我是当地的朋友,果然说:“我在家,你哪位?”
  我像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,从头顶凉到脚跟。我不想跟大林多说一句话,就放下电话,问周局长怎么猜得这么准。
  周局长微笑说,一镇之长,即使在外地开会,也可以叫手下人招待远道而来的朋友。所以只要没人招待,就可以断定李大林在本地,在外开会只是个借口。他拍拍我的肩膀,意味深长地说:“小杨,你还嫩得很啊!”
  我心里一沉:完了!一个嫩得很的人,怎么能当办公室主任呢?
  晚上,我无法入睡,提拔的机会是不多的,一辈子恐怕就这么一次,必须想办法补救。想来想去,唯一的办法是让大林明天好好招待周局长一次。只要大林肯出面,我愿意自掏腰包,不要老同学出一分钱。
  于是,我悄悄披衣起床,出了酒店,朝大林家赶去。大林就住在青山镇,两年前我到过他家。因此,二十分钟后,我就到了他家。
  餐桌上的老虎
  看见我半夜来访,大林又吃惊又尴尬。我真诚地说:“大林,我知道你的难处。这年头招待多,经费少,光应付上面来的领导都捉襟见肘了,哪还有余钱照顾朋友?”
  大林握住我的手,亲热地说:“没事儿,明天我做东,咱哥俩……噢,还有你们局长,好好喝几杯。”
  “李大林,你充什么大头?”大林的妻子小兰从房里走出来。
  大林赶紧去拦妻子,要她回房睡觉。小兰冲破丈夫的阻拦,走到我身边,一屁股坐下,说:“趁你的朋友在这里,让我把话说清楚。”
  听小兰诉了一番苦,我才知道,大林两个月前就不当镇长了,再也不能用公款招待朋友。外地的朋友不知道,只要到青山镇,就给大林打电话。大林只好自掏腰包招待朋友,短短两个月就花了一万多元。小兰叫他不要再招待朋友了,大林说,这些朋友都是以前招待过他的,怎么好意思拒绝人家?
  劝阻不成,小兰就跟大林大吵一架,把电视机都砸坏了。大林只好让步,答应以后凡是外地朋友来,就谎称自己不在青山镇,概不接待。大林拒绝的第一个朋友就是我,但让大林和小兰想不到的是,我居然半夜三更找上门来。
  大林家的电视机还没有修好,荧屏都被砸碎了。小兰的火气本来就没有熄灭,我的到来无异于火上浇油,她毫不客气地问:“吃不到招待餐,你连觉都睡不着了吗?”
  我脸上热辣辣的,尴尬地说:“嫂子,你误会了,我是来请你和大林吃饭的。”我赶紧掏出一千元,双手递给小兰。
  小兰一下子不好意思了:“你是客人,我们是主人,怎么能让你掏钱招待我们?”
  我动情地说:“你们两个月就花了一万多,再招待下去,就要卖房子了。我不能让老同学倾家荡产啊!”
  大林也动了感情,说:“好兄弟,别说招待了,明天我们一块儿吃米粉,五块钱一大碗,包饱。”
  “明天可不能光吃米粉,大林,请你帮帮我。”我把自己的困难,一股脑儿全告诉大林,请他明天无论如何要假装招待我和周局长一次。小兰已经不生气了,她也劝大林帮我渡过难关。
  大林想了一会儿,才点头同意。我如释重负,跟大林约好时间,留下一千元钱,才重新回酒店睡觉。
  第二天早上,大林如约来到酒店,订了一个包间,招待我和周局长。美酒佳肴,没多久,三个人都有几分醉意了。周局长喷着酒气说:“李镇长,你真够朋友。昨天你不露面,我还取笑杨秘书呢,我自罚一杯。”
  周局长自斟一杯酒,正要喝,大林突然按住他的手,说:“我已经不是镇长了,也不想招待你们。”
  周局长端着酒,怔怔地望着大林,一时回不过神来。我赶紧在桌下掐大林的腿,示意他别乱讲。
  大林拨开我的手,说:“老同学,别掐我了,我都快憋死了,你就让我说个痛快吧。”接着,他把老底都抖了出来,最后说,“以前花公家的钱,怎么吃都不心疼,小小一个青山镇,一年就要吃掉上百万,现在花自己的钱了,才知道吃喝比老虎还要凶猛。一桌酒菜,少则几百元,多则上千元,咱一个月工资也就千把块,经得起几回吃?每吃一回,都是割我的心头肉啊!”
  餐桌上的老虎
  说着说着,大林就流下了眼泪,他把一千元钱塞给我,说:“这钱你拿回去,今天算我最后一回招待朋友。以后就是天王老子来,我也只招待一碗米粉,吃就吃,不吃拉倒。”
  周局长放下酒杯,再也没有心情喝酒了。
  吃完饭,车子也修好了,我和周局长重新上路。
  经过大林这么一闹,我已经心如死灰,对办公室主任不抱任何希望了。周局长却突然问我:“小杨,如果让你做办公室主任,你能替我封住多少嘴巴?”
  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:“局长,您说什么?”
  周局长感慨万千地说:“吃喝猛如虎,大林的话振聋发聩啊!我们局吃得比青山镇还厉害,明年我准备削减一半招待费。你要帮帮我,咱们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,既要封住食客的嘴,又要尽量不得罪那些贪吃的人。”
  (题图、插图:安玉民梁丽)
(作者:杨汉光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