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泪的桃花

桃花搬进了两室一厅的新居,她想请一块打工的几个要好的姐妹来家里热闹热闹,但丈夫李刚一反常态,坚决拒绝,还用警告的语气说:“以后你不要和她们来往了,更不许带她们到家里,别沾了穷打工的晦气。桃花,你以后就安安心心在家做太太,享清福。”
  桃花和李刚是一年多前从山区老家来到南方这座城市打工的,刚满周岁的儿子就托付给了公公婆婆带。刚来时,他们住在简陋的出租屋里,日子过得很清苦。后来,李刚经朋友介绍跟人做起了买卖,整天跑来跑去挺忙活的,很快,李刚就有钱了,买了新房。这一切就像童话故事,太神奇了,但桃花想,特区就是特区,什么奇迹都可能发生
  这天,李刚领回两个人,一胖一瘦,都理着板寸头。李刚把他们介绍给桃花,两人的目光都很贼,看得桃花心里直发冷。李刚吩咐桃花炒几个菜,桃花就赶快进了厨房。
  几个菜上桌后,他们三个人吃喝起来。桃花在厨房里听见胖子说:“二头那边人太闹,不能再把货放他那,明天都转到你这来。”李刚说:“我也这么想,我这地方只有你俩知道,以后也不能再告诉别人。”瘦子压低声音说:“你那位,没问题吧?”李刚小声说:“没问题,她从来不问我的事,这种事我也不会告诉她,真有出事那天,也不至于赔个精光。”瘦子听后发火道:“你就不能说点吉利话?”胖子说:“喝酒,喝酒,人的命,由天定,咱们现在不是活得挺好吗?”
  第二天,李刚带回家一包东西,一进屋就塞到了床底下,又对桃花说:“这是我捣腾的进口药品,能挣大钱。我不在家,要是有人敲门,你千万别开门。”说完又转身匆匆走了。
  桃花看了一会电视,感到心里很烦乱,老想着床下那个破纸包。实在忍不住,就到床下掏了出来,打开纸包一看,是一些块状和几袋粉末状的东西。桃花看不明白是些什么东西,忽然就想到,该不是电视里演的毒品吧?这一想,桃花浑身就打起了寒战。
  晚上睡到半夜,桃花做了一个恶梦,“啊”地一声坐起来。李刚也被惊醒了,忙问桃花:“你怎么了?”桃花紧紧搂住李刚说:“我害怕。”李刚轻轻抚摸着桃花说:“别怕,有我呐!”桃花说:“我想儿子了,要不咱们回老家去吧。”李刚说:“我也想儿子了,哪天咱把儿子接来吧,咱现在也有自己的房子了。”桃花固执地摇摇头:“不,我就是想回去,儿子不能没有爸妈。”李刚沉默了一会说:“好吧,等我干完这笔买卖,咱们就远走高飞,和儿子一起好好过日子。”桃花一颗心放下了,又重新合上了眼。
  两天过去了,李刚却失踪了,桃花打他的手机也打不通,预感到要出事。这时,响起了敲门声,桃花从门缝中看到门外有几个陌生人,她想到了丈夫说过的话,就躲在门后不开门。敲门声越来越急,桃花又想到了床下那包东西,怕和这包东西有关系,她赶紧颤抖着双手从床下掏出来,塞进卫生间的废纸篓里。她刚走出卫生间的门,两个特警已从踹碎的窗户跳进了屋,接着打开房门,一大群人冲了进来。很快,几名警察就从卫生间的废纸篓里搜出了约l公斤冰毒和500多克的海洛因,一个警察问桃花:“这冰毒和海洛因是你藏起来的吧?”
  桃花咬着嘴唇说:“不是,我不知道。”
  警察冷笑了一声,说:“还敢狡辩?你看看地下——”
  一
  桃花低头一看,不禁呆住了,自己刚才转移纸包时太紧张,包里的粉末稀稀拉拉一直洒落到卫生间。
  桃花被铐上手铐带走了。后来审讯李刚和他的同伙时,他们都供认桃花没有参与贩毒,也不知道他们贩毒的事,但最后,桃花还是以窝藏毒品罪被批准逮捕。
  如果桃花不是一念之差想隐藏那包毒品,此案本来和她没有任何关系。桃花懂得这个道理后后悔莫及,在狱中她终日以泪洗面,不知何时才能和思念的儿子团聚。
(作者:田 野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