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上最自私的人

世界上最自私的人
  菲里斯是一家公司的老板,这天早上他刚到办公室,秘书就推门进来报告:“菲里斯先生,外面有两个警察想见您。”不一会儿,一胖一瘦两位警察走了进来。
  胖警察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们是中心监狱的狱警,有件事要麻烦您:我们监狱里有一位死刑犯人,过几天就要行刑了,他向我们提了最后一个要求,说临死前想见您一面。希望您能发扬人道主义精神,满足犯人的心愿;当然,如果您不方便,我们也不会强求。”
  菲里斯先是一愣,随即觉得很荒唐,他问那个犯人叫什么名字,警察说他叫奥多姆。这个奥多姆是个有头脑的罪犯,曾因盗窃、诈骗等罪行多次锒铛入狱。几年前,奥多姆利用高科技手段,盗窃了价值上亿的银行账户存款,被判了极刑。他向狱警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,希望临死前,能见一见西斯玛橡胶公司的菲里斯,不然他死也不能瞑目。
  “奥多姆……” 菲里斯考虑了半晌,掐灭手里的雪茄烟,说,“好吧,谁让我心软呢?我就去见见那个奥多姆,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”
  在警察的带领下,菲里斯来到了中心监狱的探监室,落座不久,就听到一阵脚镣声响,一个面容消瘦、神情颓丧的中年男子,被两名狱警搀扶着走了进来。一见菲里斯,男子浑浊的眼里闪出一丝光亮,他沙哑着喉咙问:“您就是菲里斯先生吧?”
  菲里斯点点头:“你就是奥多姆?听说你要见我,我们以前相识吗?”
  奥多姆摇摇头,说他从来没见过菲里斯,与他也没有任何关系。菲里斯奇怪了:“既然如此,你见我干吗?”奥多姆说,虽然自己不认识菲里斯,却非常了解他,接着,奥多姆一口气说出了菲里斯的年龄、出生日期、血型、个人爱好、手机号、电子邮箱密码、平时接触的人群……甚至还说出了菲里斯的妻子和孩子的生日,连他们家常用的洗发水牌子、宠物狗的狗牌号码,奥多姆也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  世界上最自私的人
  菲里斯瞠目结舌。奥多姆说:“你一定很吃惊吧,老实说,你所有朋友的姓名、手机号和生日,我也知道得很清楚。”
  愣了半天,菲里斯才咬着牙问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调查我?”
  奥多姆叹了口气,说:“你别生气,我没有伤害你和你家人的意思,我当初只是想得到你的钱。” 奥多姆告诉菲里斯,几年前,他认识了一个经验老到的诈骗犯,两人臭味相投,从一家秘密实验室里搞到了一个高科技电脑程序,利用这个程序,只要往电脑里输入一个银行账号,再输入账号主人的各种资料,通过精密分析,程序就能计算出几个备选号码,这些号码里八成就有一个是银行账号的密码,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账号里的钱偷走。
  菲里斯不相信地摇头,说:“有这么神奇的事?不太可能吧?”奥多姆苦笑着说:“如果我说的是假的,我现在就不会在监狱里了……”
  菲里斯一想也对,就感叹说:“要设计出这样神奇的程序,一定要花费不少心血……”
  不料奥多姆却说,其实那个程序并不复杂:“人们设置密码,无非就是几种:要么是生日、纪念日,要么是电话号码、幸运数字等。而密码的设置和人的性格是息息相关的。有的人性情大大咧咧,丢三落四,那他的密码大多是自己的生日,最多把生日颠倒过来,这样便于记忆;有的人重视家庭,那他的密码就有可能是家人生日的组合;而那些没结婚的年轻人,密码不是恋人的生日,就是与恋人相识的纪念日;至于老人的密码,甭问,十有八九和子女有关;还有那些时尚的人,密码常常是他们的手机号或车牌号;只有极少数人的密码是随意取的,但只要研究透了这些人的性格脾气和生活习惯,密码也不难猜。”
  本来奥多姆一脸颓丧,但是一说到他以前的“光荣业绩”,他的脸上不禁焕发出了光彩。菲里斯听得咋舌不已,又有些感慨:“你很聪明,但是我不明白,你怎么不把这些聪明用在正路上呢?”接着他又问奥多姆,到底为什么要在临刑前见他。
  一提到这个,奥多姆得意的表情一扫而空,他说,这两年来,他用各种手段搞到了许多有钱人的银行账号,用性格分析的方法测出了密码,窃取了无数金钱。“但是没有想到,其中有一个人的账号弄到后,我调查了他大半年,了解了一切关于他的信息,又用电脑分析了他上千次,绞尽了脑汁,却怎么都得不到那个正确的密码。”说着,奥多姆沮丧地盯住菲里斯。
  菲里斯知道了,奥多姆说的那个人就是他。奥多姆说,他有个怪脾气,越是弄不明白的东西,他就越想弄明白,不然他会死不瞑目。他想知道,菲里斯的密码到底是什么,为什么连电脑都分析不出来呢?
  望着奥多姆急迫的表情,菲里斯笑了:“你原来是想知道这个,可是,我却不想告诉你这样的坏人。”
  说完,菲里斯起身要走。奥多姆急了,挣扎着大叫:“你连一个快死的人的最后心愿都不肯满足吗?”菲里斯疾步往外走去,奥多姆忍不住大喊:“你这人真是太自私了!”
  听到这句话,菲里斯突然止住了步子,然后慢慢转过身:“我自私?你为什么这么说?”
  奥多姆咬牙切齿地说:“性格再古怪的人,在这个世界上,也有他们所牵挂、所看重的东西,那就是我寻找密码的源泉,只有最自私、最冷漠的人,才没有任何牵挂,也就无法猜到他的密码。”
  世界上最自私的人
  听了这话,菲里斯想了想,说:“那好吧,既然你实在想知道,我可以告诉你,但是,你要先听我讲一个故事—”
  三十多年前,小镇上有个外号叫“老鼠杰克”的小混混,这人五毒俱全,尤其喜欢滥赌。
  一天晚上,输得精光的老鼠杰克在小酒馆和几个狐朋狗友喝酒,一个朋友说:“听说咱们镇上来了一个贩卖小孩的外地人,有些没钱养活孩子的家庭,竟然偷偷把孩子卖给他,啧啧,我是没结婚,不然让我老婆多生几个卖掉,我就发财了。”其他人哈哈大笑起来,纷纷说:“你这个赌鬼,我看你连你奶奶的假牙都会偷去卖钱。”大家开着玩笑,唯独老鼠杰克一杯杯喝着酒,一声不吭。
  半夜回到家,老鼠杰克翻箱倒柜,想找点值钱的东西再去赌场,可家里已经一无所有,他的眼光落到了只有六岁的儿子小哈特头上。朋友说的玩笑话在他心头回荡,对金钱的渴望让他失去了人性。他摇醒儿子,给他穿上衣服,带着小哈特出了门。小哈特睡眼惺忪地问:“爸爸,咱们要去哪里?”老鼠杰克眼里露出古怪的光:“我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老鼠杰克带着儿子来到了一幢冰冷的石头房子外,他让小哈特等着,自己走进了房子。不久,老鼠杰克握着一沓钞票出来了,一个面容狰狞的大汉抱起小哈特进了屋子。小哈特害怕地大叫爸爸,可利欲熏心的老鼠杰克仿佛没有听见,头也不回地走了……
  听到这里,奥多姆瞪大了眼,菲里斯叹了口气,继续说:“后来,小哈特被人贩子带到外地,倒卖过好几次,最后终于被一个好心的慈善家收养,小哈特改了名字,那户人家待他很好,送他上学读书,长大后,他继承了慈善家的产业,成了一家橡胶公司的老板。”
  “你……你就是小哈特?”奥多姆张大了嘴。菲里斯点点头,一脸悲伤地说:“对,我说的是我自己的故事,被亲生父亲抛弃,是我这辈子最刻骨铭心的伤心事。我的密码,就是被父亲卖掉的那个日子,我本来不愿再想起这件事,可是你……”菲里斯说到这里,突然停住了,因为他看到奥多姆的脸色变了。奥多姆的脸色一阵红,一阵白,最后满头都渗出了豆大的汗珠,最后他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:“我、我错了,我不应该骂你自私……其实最自私的人是我啊!哈特,我的儿子,我就是你的爸爸老鼠杰克啊!”
  奥多姆告诉菲里斯,他年轻时的外号就叫“老鼠杰克”,发财后他曾经找寻过被卖掉的儿子,却没有一点消息,没想到他的儿子竟然成了橡胶公司的老板。
  三十多年没见的父子,竟然以这种方式见面了。菲里斯一开始既吃惊又愤怒,冷静下来后,他终于大度地原谅了父亲。菲里斯临走前,奥多姆激动地说:“儿子,我能最后拥抱你吗?”
  经过狱警同意,奥多姆拥抱了菲里斯,拥抱时,他闪电般地凑在菲里斯耳边说:“儿子,在银行匿名寄存处,3861号箱子里有五千万,密码是你小时候名字的缩写字母,算是我留给你的一点补偿吧。”
  离开监狱,菲里斯马上驱车来到银行,打开了寄存处的箱子,看着里面的钱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秘的微笑。拿走钱后,菲里斯打电话给秘书,让他马上解雇公司里一个叫小哈特的装卸工。秘书不解地问:“小哈特是个老实人,为什么要解雇他呢?”
  “别废话,照我说的办。” 菲里斯挂上电话,心想,自己当然知道小哈特是个老实人,只有老实人才会随便向别人说起自己的身世。菲里斯是在半年前的公司年会上听小哈特说起身世的,当时小哈特已经喝得半醉了,他说了父亲老鼠杰克的事,还说他知道父亲现在已经改名为奥多姆,成了一个富有的高级骗子,但他是不会去相认的,他以有这样的父亲为耻……当菲里斯听警察说,奥多姆要见自己时,他就想起了小哈特说过的这段身世,但他没想到,这段身世最后竟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好处。
  菲里斯为自己的随机应变而感到得意,他把五千万存进了一个秘密账号,然后设置了一个独特的密码,他相信,任何精妙的程序都算不出这个密码。
  一个世界上最自私、最贪婪、最狡诈的人设置的密码,别说是电脑,恐怕上帝也猜不到吧。
   (题图、插图:佐夫)
(作者:雪中铁丐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