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怪的知县

  相传很久以前,有位新任县太爷走水路去上任。
  这天半夜,县太爷到船头小解,刚撩起长袍,迎面吹来一股大风,他不禁向后倒去。县太爷本能地用力向前一倾。谁知这一下矫枉过正,加上船只一晃动,他立足不稳,“扑通” 一声,栽进水里。他一边奋力挣扎,一边高呼:“救命!救命!”
  首先听到呼救的是官太太,她迈着小脚,慌慌张张地跑向船头,一看船头上没有人,知道丈夫掉河里了,马上大声呼救。
  船老大和几名伙计都是好水性,他们一个接一个朝河里跳。众人合力把县太爷救了上来。县太爷落水没多久,很快便醒转过来,但他身上透着浓浓的鱼腥味。众人见他并无大碍,便也纷纷睡觉去了。
  隔天,众人继续上路。船进护城河,向南门靠拢。
  大伙看到:南门外迎接的队伍已达五、六十人,大多是衙门里的人和奉承拍马的乡绅。
  县太爷弃舟上岸。一会儿,管乐齐鸣,外加高升、鞭炮同时点响,平时冷落的南门,顿时热闹起来。
  县太爷和太太分别坐上迎接他俩的轿子,在众人前呼后拥下朝县衙而去。
  到了县衙,县太爷升堂点卯,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。末了,他却发出了一条奇怪的命令:在后院书房天井里,按北斗七星方位,安放七口大水缸,并安排两名差役,轮流值班。不经老爷本人同意,任何人不得入内。
  众人虽然不解。但县太爷乃一县之主,谁敢不听,谁敢不从。
  三天过去了,县太爷的太太却有点坐不住了,要知道他们夫妻恩爱,但上任后,县太爷竟然一连三天不进卧室。
  太太心想:老爷工作忙。于是,她便叫老管家传话:注意休息,不要累坏身体。传话后,县太爷每天午后去太太房里一次,交谈半个时辰,晚上还是一个人去书房睡觉。十天过去了,天天如此。
  这天傍晚,太太忍不住了,她去了书房。刚到门口,就听到从里面传来了击水声。
  一位衙役看到夫人来了,慌忙过来抱拳作揖,轻声说:“请太太原谅,老爷特意关照,没有他的同意,任何人不得入内。小的马上报告老爷……”
  太太示意他不要出声。她轻步走近,透过门缝往里看去。这一看,太太大吃一惊,只见一条大黑鱼正在玩水,它一会儿跳进一口水缸,一会儿又从缸底蹿出,跳进另一口水缸,蹿出跳进,依次在七口水缸间扑腾着。太太心想:老爷定是那次落进水里,被这黑鱼精害死了。我要为他报仇。于是,她定了定神,轻声交代衙役,不要提起太太来过书房。
  太太回到房里,坐定后细细思考,如何是好。她想到江西龙虎山有个张天师,捉妖自有一套,就交代老管家速速去把张天师请来。
  张天师一进县城,就看到城中一股妖气。见到太太之后,张天师交代老管家马上搭一张一丈见方三尺三高的小平台,台上放一张桌子和一套香烛。不到一个时辰,一切置办妥当。
  张天师从背囊里请出宝剑、灵牌、灵符。他先朝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行一个礼,然后从桌上取出四张灵符,穿在宝剑上,移放到燃烧的红烛火焰上,灵符一下子烧飞了。一会儿,四片乌云向祭坛拥了过来。
  张天师把宝剑向空中划了一个圈后,平放桌上,随即拿起木灵牌向桌上重重一击,并喝道:“天兵天将听令,速速将县衙里的黑鱼精捉拿到台前。”
  不一会儿,一条被鱼网绑住的三尺长的黑鱼精,从空中跌落到台前。张天师向天空深深作揖道:“恭送天兵天将回归天庭。”
  张天师又把木灵牌一击道:“何方妖孽到此残害百姓?”
  黑鱼精恭恭敬敬地回道:“天师明鉴,小的未曾残害百姓。小的五百年修成正果,一直替天行道。到此地任职以来,公平公正,特别体恤贫苦百姓。如若不信,请调查核实。”
  张天师继续指控说:“别的尚且不论,你活吞县太爷、淫乱夺妇,这两桩重罪,罪责难逃。还不俯首受诛!”
  黑鱼精辩护说:“天师容禀,先说那县太爷,他丧尽天良,利用职权,奸污民女,是千夫所指,万人唾弃的大坏蛋。由于他做了许多坏事,折了十多年阳寿,活该!再说小人淫乱夺妇的罪名,小人天天独睡书房,从未和夫人同房,哪来此罪?”
  张天师是讲理之人,他听了黑鱼精的辩白,又做了明察暗访,最后对黑鱼精说道:“鉴于你所说属实,且上任后为老百姓做了些好事情,将功折罪。但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将你镇在地下继续修炼。”话音刚完,张天师将宝剑向唐经幢一指,口中喃喃念动咒语,唐经幢拔地而起,飞身镇在黑鱼精头上。张天师临走前,对黑鱼精说,“待到唐经幢上莲花瓣全部脱落,就是你脱离苦海之时。”
  到了今天,唐经幢上的莲花瓣已经脱落不少。逢到阴雨时,人们经过那里,隐隐还能听到水浪声。大家都说:这是黑鱼精在翻身呢。

(作者:夏春麟 搜集整理 来源:《故事会》杂志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