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烟日

意外中毒
  永尾今年46岁,是警署刑事组的组长。五年前,他妻子因病去世,最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情投意合的对象,不想对方却突然要和他分手,这让永尾感到十分沮丧,他决定用戒烟来作为这段恋情结束的纪念。
  这天,是永尾第一天开始戒烟,他正觉得嘴巴难受,突然下属跑来,请他去看看刚抓到的一个偷女人内裤的小偷:“组长,我觉得这个向井有点怪异,他的下颚有颗痣,鼻子略为弯曲,声音有点沙哑。”
  永尾一听,猛地想起之前那桩一直没有破获的强暴案,根据被害人的描述,作案人的特征正好跟这个变态小偷向井一模一样。
  
  永尾立刻来到了审讯室,此时,刑警平川和嫌疑犯正面对面坐着。平川见永尾来了,连忙起身让座。永尾坐了下来,发现向井的下颚真的有颗痣,而且鼻子也有点弯曲。
  永尾对着向井质问道:“老兄!既然关于偷女人内裤的事,你都招了,那么如果还有些别的事,干吗不一起说了呢?”
  “对不起!有没有烟?”向井的声音的确有点沙哑。
  “烟吗?可以!”永尾心想,这个时候他要求抽烟,很可能是想把所有的事都说出来。然而当永尾把手伸进口袋后,他不由得苦笑一下,因为他今天开始戒烟,口袋里根本没有烟。
  这时,一旁的平川说:“我有烟!”他站起来把一包烟和打火机递给永尾。永尾注意到,这包烟似乎是刚开封的,只抽了一两根左右。
  永尾把烟递给向井:“你一边抽一边想,抽完了我有话问你!”
  “谢谢!”向井抽出一根烟,点燃了。
  突然,向井开始猛烈地咳嗽,好像被呛到了,但一瞬间,永尾又觉得向井的样子很奇怪。
  向井用没有拿烟的左手,拼命拉扯衬衫的衣领,力道大得连领子上的纽扣都扯掉了。尚未熄灭的烟从向井的右手滑落至桌面,并弹落在地板上。
  永尾惊呼道:“向井!怎么啦?你没事吧?”他伸出手想要扶住向井的身体,然而向井却朝相反的方向,从椅子上摔了下来。
  向井死了!经法医鉴定,向井是由于中毒而暴毙的。向井最后所抽的那根烟的烟头部分有氰酸钾溶液存在,当唾液与之相混时,其毒性效果如同吞下氰酸钾毒药一样。
  这么说,有人事先在香烟里投下了毒药!嫌疑犯向井是在抽了审讯官递给他的香烟后暴毙的,这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!
  很快,永尾和平川就分别被叫到警署的搜查课,接受审讯。审讯官严肃地问道:“永尾先生,你平时烟抽得挺多的,怎么刚好在这次案件发生时你没有带烟呢?”
  永尾无奈地说:“我正好戒烟!”
  “戒烟?”审讯官追问道,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  永尾淡淡地说:“从今天开始。”
  “今天?”审讯官显然难以置信,“这么巧?”
  永尾点点头说:“嗯!如果今天我没戒烟的话,身上就会有烟,就可以把我的烟给向井,向井也许还能逃过一劫。”
  审讯官用犀利的眼神盯着永尾:“那你戒烟的动机是什么?”
  “我是灵机一动才想到戒烟的,没什么特别的理由。”永尾觉得,如果告诉对方他戒烟的实情,反而会使问题更复杂。
  审讯官咄咄逼人:“知道你今天戒烟的有哪些人?”永尾说没有人知道。
  经过漫长的审讯,永尾总算出来了,他只打探到一点有用的信息,就是那包烟中,只有向井抽的那根是有毒的。等平川的审讯结束后,永尾和他一起离开了警署。
  疑云重重
  两人来到了一间咖啡屋。坐下后,永尾迫不及待地问平川: “那包烟有没有什么线索?比方说你是在哪儿买的?”
  平川说:“我是在自动售货机买的!其实不是我投币之后才买到的,而是捡来的。”
  “捡来的?”永尾有些诧异。
  
  平川点点头说:“是啊!我经常在我家附近的自动售货机买烟,今天早上,我到这台机器买烟,刚投入一枚硬币,一包烟就从出口掉下来了,我就捡了起来……”
  永尾一惊:“什么?难道这件事和前阵子果汁有毒的案件如出一辙?”
  之前,这里曾发生过自动售货机里果汁有毒的案件,有人在自动售货机买果汁时,只投一罐的钱却掉出来两罐果汁,待两罐一饮而尽后,却中毒而亡,因为这两罐果汁中有一罐是有毒的,是有人事先把有毒的果汁放进去的。
  平川说:“其实当时我也想到这件事,但是我看香烟的外表很完整,包装都没有拆开,连红线封条处也很完整,所以也没想到会有毒。”
  永尾皱了皱眉:“那作案人会用什么办法下毒呢?对了!难道是用注射的方法?”的确,如果使用针筒的话,就可轻易地把毒液注入香烟中。
  平川点点头,表示同意永尾的看法。
  永尾松了口气:“我刚才还在担心是不是有人恨你,才会做出这种事。”
  平川不自然地笑了笑:“是啊!我也想不起来会有谁要杀我!”
  第二天,当地一家报纸在头版头条的位置,刊登了某嫌疑犯暴毙于警署审讯室的新闻。很快,警署被各大媒体的记者围得水泄不通。
  永尾和平川在征得上司同意后,赶紧从后门溜之大吉。出了警署,永尾突然问平川:“你还记得涩谷多惠子吗?”
  “涩谷多惠子?”平川的脚步突然变得迟缓了。
  永尾提醒道:“难道你忘了?就是上次那起强暴案件的被害者啊!”
  涩谷多惠子是一家服饰店的店员,她的男朋友是医学院的学生,他们在公园散步时,遇到暴徒袭击,她的男朋友却在这个节骨眼逃跑了,因此她才被人玷污。第二天,她来到警署报案。当时,就是永尾和平川负责此案,只是一直未破案。永尾说想去她家找她问问情况,平川却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  永尾好奇地问:“怎么了?昨天死掉的向井和当时多惠子所说的特征相符,去找她谈谈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线索。”
  平川踯躅不前:“我不想去,我非去不可吗?”
  永尾更诧异了:“奇怪了!你有什么理由不敢去见她?”
  平川犹豫了半天,说:“其实……我跟她交往过!”他告诉永尾,自从那件事发生过后,多惠子对男友临阵脱逃的行为很愤慨,就跟对方分手了,并开始和他交往。
  永尾笑了笑说:“既然如此,又有什么不方便的呢?”
  平川沉着脸说:“不行!她一直想忘掉这件事,现在如果再提……”
  “等一等!”永尾突然抓住平川的手,“会不会是你下毒害死向井的?”
  平川惊叫道:“怎……怎么会呢?组长,你怎么会怀疑我呢?”
  永尾把平川带到一家咖啡屋,坐下后小声说:“你在审讯室里看到向井时,立刻想到就是他玷污了多惠子,所以才在香烟里下毒。如果你是真心想和多惠子结婚,你会有杀死向井的心也不稀奇。”
  “这……”平川结巴着说,“我是很想和多惠子结婚,可是她不肯呀!”
  看着永尾怀疑的目光,平川犹豫了很久,鼓足勇气说:“组长!其实我之前说了谎,那包香烟并不是我从自动售货机里捡到的,而是多惠子拿给我的。”
  “原来如此!”永尾惊讶道,“如果香烟是多惠子给你的话,就表示她想置你于死地。昨天在警署接受讯问时,你怎么没向上级报告呢?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?”
  平川坦白道,他一直相信多惠子没有理由要杀他,所以才想替她掩饰,故意说香烟是他在自动售货机里捡到的,这样,侦查方向就会转向无动机杀人的方向。前天晚上,在多惠子的公寓里,多惠子告诉他,自己不会和他结婚,并且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递给他,说是他上次忘记拿走的。因为以前去她家时,遇到过烟抽完的情况,而多惠子本身又不抽烟,为了方便,平川就多买了一包烟放在她家。
  永尾皱了皱眉说:“原来如此!那她把烟递给你时,脸上有什么表情?”
  平川说一如往昔,笑容可掬。
  永尾陷入了沉思:再怎么说平川也跟她交往过,如果要递毒烟给他,普通人的神情一定会有点异样的。照这么推断,在香烟里注入氰酸钾溶液的或许不是多惠子。
  真相大白
  两人在咖啡屋又聊了会儿,永尾说服了平川,两人来到了多惠子的家。永尾注意到,多惠子见到平川时没有任何异样的神情,甚至可以感受到她依然对平川很亲密。
  永尾问道:“涩谷小姐,我听说你和平川交往过,除了平川,你有没有其他男朋友?”
  “没有。”多惠子摇摇头,眼神中似有一丝慌乱。
  永尾追问道:“是不是因为平川就在你面前,你怕伤害到平川,所以才不承认的吧?”
  多惠子低下头,一言不发。
  永尾严肃地说:“我们正在调查一起杀人案件,倘若你不肯说实话,会给我们带来许多困扰。到时形势所迫,我们就得监视你的一举一动。”
  多惠子开始不安起来:“真的是在调查谋杀案吗?”
  永尾掏出一张报纸:“喏,就是今天报上登的案件!这个叫向井的男人就是死于你给平川的香烟,因为烟里有毒,平川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烟给向井抽,向井当场中毒暴毙!”
  “骗人!”多惠子惊恐地叫道,“这不是真的!”
  平川说了一句:“真的!我还被上级怀疑。”
  多惠子反问道:“这么说,你们认为是我下毒的?”
  “我没有这个意思。”永尾说,“我只是希望能从你这儿找到一些线索。你愿意说实话吗?你想跟平川分手,是不是因为以前那个医学院的男朋友又回来找你了?他的名字是……”
  “增泽辰男。”多惠子终于承认了,“他写了好几封道歉信,大雨滂沱时一直站在我的屋外,我就心软了……”
  永尾问:“增泽抽烟吗?”
  “不抽!”多惠子摇摇头。
  
  永尾继续追问:“那他在你家看到那包烟时,有没有觉得很奇怪?”
  多惠子好奇地说:“有,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呢?之前平川忘了把那包烟带走,我随手把烟搁在电视机上,第二天增泽来我家看到烟时,就问我怎么会有烟。我告诉他是刑警先生来询问上次那个案件时忘了带回去的,可是他好像不相信我的话。”
  “我明白了!”永尾肯定地对平川说,“凶手一定是增泽!他是医学院的学生,注射器、毒药可以轻易弄到手,再加上他怀疑你和她之间有暧昧关系,这一点可能并不限定是你,或许他是怀疑一个喜欢抽烟的男人和多惠子有暧昧关系,他想那个人一定会再回来,届时多惠子也会把烟还给那个人,如果在烟里下毒就能杀了那个人,而他自己也能完全置身事外。”
  听到这里,多惠子悲痛不已,号啕大哭。
  永尾心想,这起案件中受伤最深的莫过于多惠子。但从长远来看,眼前的她虽然不幸,却避开了未来的不幸。
戒烟日
戒烟日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