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欢油味的狗

初遇豆饼

  何理在香坊镇建了个油坊,十里八乡的村民在收获粮食之后,会在他这存上数目不等的花生或者黄豆,每当家里的油吃完时,就凭着票来领取现榨的油。何理自己也收购粮食榨油,因为吃着放心,销路非常好。
  这天何理开着车进城送货,往回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。车走到一个叫作野鸡背岭的地方时,前面冷不丁蹿出来一条狗,车身颠簸了一下,何理慌忙刹车下去查看,只见这条狗正用力地把一条腿从车轮底下抽出来,看上去没啥大事。
  正暗自庆幸呢,黑影里忽然有人说话了:“这家伙命大着呢。”
  何理一惊,转身看去,只见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,影影绰绰坐着一个大汉,壮得跟座铁塔似的。这黑灯瞎火的荒郊野外,换了谁遇到这种情况也得紧张呀!他吓得一身冷汗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对、对不起,我没看见。”

  大汉缓缓地站起来,瓮声瓮气地说道:“别害怕,这事不怪你,它一闻到油味就啥都不顾了,你这车上拉的是老法榨的油吧?”
  何理听完,不那么紧张了,讨好地说道:“是呀,方圆百里就我一家还是用老法榨油,一点添加剂都不放。”
  大汉走过来,鼻子狠狠地吸了两口气,感叹道:“多少年没闻到这个味儿了,难怪这畜牲不要命似的往外蹿,就连俺闻了都流口水。”
  不管咋说,自己把人家狗给轧了,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何理还真怕人家不依不饶,一听大汉说完,立刻从车上拎了一桶油递了过去:“大哥,就剩这一桶油了,您拿去吃,不够随时到香坊镇找我!”
  大汉摸了一下口袋难为情地说道:“这多不合适,俺没有现代的钱。”
  何理急于脱身,立刻把胸脯拍得山响:“自家榨的,啥钱不钱的,您尽管拿去吃!”
  大汉沉思了一下说道:“俺不能平白要别人东西,这条狗你领走,照看个门户啥的,就当抵油钱了。”
  大汉刚说完,那条狗就跑过来,围着何理撒欢摇尾巴,显得异常亲热。何理还想拒绝,大汉已经拎起了油桶,闷声说道:“这狗不用喂食,天天闻油味就行,跟了俺几百年,也算给它找个好人家了,它通灵性,你领回家去吃不了亏。”
  说完之后,大汉向路边的山崖走去,转眼就不见了。何理呆了一会儿,忽然跳上车,踩着油门向前开去,不到二十分钟就看见了自家的大门,他这才松了口气,把车开进了院子里。
  何理下了车,忽然听到身后“呼哧呼哧”的喘气声,回头一看,那条狗竟然一路跟着跑过来了。何理今晚吃惊吃得够多了,他仔细打量了一下,这狗也说不出是什么品种,长得不大不小,看上去很精神,这时候正蹲坐在地上,伸着舌头歪头看着自己,样子非常讨喜。何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,这狗东西享受地用嗓子眼哼哼着撒娇,何理笑了:“车从你身上压过去都没事儿,简直就像豆饼一样结实,以后就叫你豆饼吧!”

上门生意

  就这样,豆饼留下来了。说来也怪,豆饼真的什么都不吃,天天照样活蹦乱跳的,只是一到榨油的时候就围在跟前用力吸鼻子,显得非常陶醉。进门三天,家里的老鼠让它消灭得一个不剩,何理高兴得直夸它,说是给只好猫都不换。
  转眼两年过去了,何理的生意越做越红火,家里盖起了两层小楼,银行也存了将近五十万元钱。别人给他介绍了个女朋友,家是城里的,长得白皙漂亮,何理非常满意,姑娘也基本看好了他,但她要求必须在市里买套大房子,还要一台最少三十万元的轿车。何理原本觉得自己比较富裕了,可这么一看,手里这点钱还真干不了什么,他有点着急了。
  这天,何理正在油坊里忙活呢,忽然听到豆饼在外面不停地狂叫,平时顾客来了,它都摇头摆尾地热情迎接,乡亲们都把它叫作迎宾狗,从来没听它这么叫过。何理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跑出门去,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人站在门口,手里撑着一把伞,正抵挡着豆饼呢,豆饼寸步不让,说啥都不让他进门。何理喊道:“豆饼,回来!”
  豆饼回头看了他一眼,继续对来人狂吠。何理只好拿起狗链子套住它,生拉硬拽地把它拖到仓房里关了起来,这才出来把客人迎到屋里。
  来人自称姓宋,是一位大老板,这次是慕名而来想跟何理合作的。
  宋老板提议,注册个何家油坊的品牌,然后打上包装,由宋老板负责向各大超市销售。
  何理为难地说道:“你这个建议倒是不错,可眼下我生产的油根本都不够卖的,哪有多余的油往超市送呀!”
  宋老板微微一笑说道:“这就是我找你合作的原因,我负责提供油,偷偷拉到你这里来,在你这灌装,就是借你这个招牌,不用你出一分钱本钱,获利咱俩二一添作五,我保证,你一年至少挣一百万。”
  正瞌睡就有人送枕头,何理真动心了,两人详谈了一下细节,就敲定了合作事宜。
  宋老板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,半个月之后就办完了所有审批手续,并且拉来了灌装设备。下半夜的时候,宋老板又用卡车拉了十几铁桶油,送到何理的油坊。
  第二天一早,何理准备起来干活,一进仓库,顿时惊呆了,只见所有的油桶都倒在地上,有一个桶正源源不断地往外流着油,豆饼正在大口大口地吞咽着,它的嘴仿佛是无底洞,不一会儿,一桶油就进了它的肚子。
  何理发疯般地跑过去,挨个扶起了油桶,他绝望地发现所有的油桶都空了。豆饼身体一点都没显大,只是看上去特别没精神。何理简直要气炸了,他的脸涨得通红,随手拎起一把斧子,大声喊道:“真是被你害死了,我要杀了你这个怪物!”
  何理抡起斧子正要劈下去,忽然听到院子的铁门被人擂得山响,有人大声吆喝着开门。何理扔下斧头,跑去开了门,一群身穿制服的工商人员鱼贯而入,后面还跟着警察和记者。宋老板双手戴着手铐,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。

大汉黑虎

  一群人迅速搜索了所有的库房,不一会儿陆续有人出来向领导报告:“除了合格的大豆油和花生油,没有找到地沟油。”
  带队的工商局领导严肃地询问道:“我们今天查封了一个地沟油制造窝点,据老板宋某交代,他昨晚给你送了十五桶地沟油,是否属实?”
  何理顿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,这才明白原来姓宋的不怀好意,他加工地沟油想通过自己的油坊洗白,幸好豆饼把油全喝光了,否则自己的油坊就彻底垮了。
  何理矢口否认,只承认宋某想要合作,但自己绝不会让不合格的食用油流入市场。
  执法人员见确实没有什么疑问,这才押着宋老板走了。何理擦了把冷汗,赶紧冲到库房去,豆饼等于救了自己的命呀!
  听到门响,豆饼无力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眼神渐渐暗淡下去。何理大吃一惊,抱着它拼命摇晃,可是豆饼已经没有了声息。
  一个黑影投射到何理面前的地面上,何理扭头一看,只见两年前见到的那个大汉正站在门口,脸色阴沉得可怕,他大步走过来,一把从何理怀中夺过豆饼,转身向外走去。
  何理弱弱地喊道:“大哥……对不起,我知道这条狗不是凡间之物,否则也不可能一下子喝光那么多油,您、您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
  大汉猛地回过头来,怒气冲冲地说道:“亏你还是开油坊的,就算不拜祖师,也该知道俺黑虎爷的名号吧?以前人心朴实,哪个油坊不供俺的牌位!这条狗跟了俺几百年,习惯了闻油味,可是现在的人把祖宗的教训全扔一边去了,为了挣钱什么脏油、臭油都敢炼,自然也没人供奉我这老古董了。那晚你路过,这狗闻到油味,不顾一切地冲了出来,于是俺就用它和你换了一桶油,它在你这天天闻着油味过得挺舒坦,谁知道,你为了发财,竟然准备弄地沟油,它知道你这样下去肯定要出事儿,这才拼死把这些脏油都喝光了。”
  何理脑子“嗡嗡”直响,这才隐约想起,传说榨油的祖师好像真叫黑虎爷,他战战兢兢地辩解道:“黑虎爷,我不知道这是地沟油。”
  大汉冷笑了一声:“一百斤黄豆才能榨出十多斤油,每斤成本就要十多块钱,按你现在卖的价钱,一斤顶多挣两块钱。可是姓宋的告诉你一斤油纯利就是八块钱,你干了这么多年,心里会不知道咋回事?”
  何理的脸红得像喝醉了酒,他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泪流满面地说道:“祖师爷,我都不如一条狗!但是您放心,如果我再做一件丧良心的生意,让我不得好死!”
  等何理抬起头时,大汉和狗都不见了,仿佛从来就没出现过。
喜欢油味的狗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