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砂茉莉

1.妖乎?病乎?

  北宋年间的一天,一驾华贵异常的马车从汴京出发,由军士扈从,日夜兼程,一路来到檀州——宋辽两国的边境城池。檀州镇守使郭将军一听说车驾要来,匆匆带领手下众将出城十里迎接去了。
  原来,马车中坐的是大宋朝九王爷的郡主,因辽国求亲,特被神宗皇帝册封为永靖公主,下嫁辽国太子。永靖公主在檀州暂时休整,等候辽国使者来此迎亲。接到公主后,郭将军为公主准备了舒适的行营起居,坐等迎亲使节的到来。
  塞外连日阴雨,道路泥泞不堪,信使说迎亲使节得过十天半月才能赶到檀州。公主在房中无事,就想去行营附近的东山游逛。郭将军得知后,立即阻拦:“公主,您舟车劳顿,况且迎亲在即,还是在行营中休息吧。”
  被人阻拦,公主立即就不高兴了:“本公主听说檀州风景怡人、物产丰富,还是有名的‘栗枣之乡’,早就想见识见识,你不必多说了。”说完,就带着人出去了。郭将军知道,这位公主自幼就任性跋扈,连九王爷和皇上的话都不听,只得派人暗中保护。可就算郭将军处处小心,公主还是出问题了。
  公主从东山游览回来还好好的,可是晚饭前突然腹痛起来。公主开始没在意,可一顿饭工夫,公主的肚子越来越胀、越来越疼。郭将军立即派人将城里有名的郎中都请来了。郎中们望闻问切,人人忙了一脑袋汗,可是都支支吾吾,说不出所以然来。
  郭将军气不打一处来,怒喝道:“你们可知道这病人是何人?还敢在此支吾搪塞?”
  一个郎中战战兢兢地答道:“小人知道,这位是公主千岁,是远赴辽国和亲的。”
  “哼!既然知道公主是金尊玉贵之体,还不快斟酌个药方,以解公主腹痛之疾!”
  几个郎中一连串地答应道:“是是是……”接着,他们凑在一起研究出一个药方,然后公推医术最高的刘郎中呈给郭将军。
  郭将军一介武夫,不懂岐黄之术,一看药方,问道:“公主千岁所患何疾呀?”
  郭将军本是随口一问,刘郎中却身子微颤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这……公主这病嘛……”
  还没等刘郎中说完,里间的公主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郭将军,您只要问这药方的功效就好了。”
  刘郎中如释重负:“公主,这药吃了通气、舒胃、安神。三两副药下去,定能治好公主腹痛之疾。”
  “好。郭将军,让他们下去吧。”
  郭将军心中疑惑,公主为何不问自己的病症?又一想,应是男女有别,这病症不便当着自己说罢了。于是忙命人抓药、煎药,又让丫鬟服侍公主喝药。几个时辰后,公主的肚子果然不疼了,郭将军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松了一些。
  好景不长,一连五天过去了,药也吃了好几副,公主肚子虽然不疼了,可胀鼓的肚子没有变小,反而越来越大。郭将军心急如焚,眼看辽国使者就要来檀州迎亲,要是他们见公主大着个肚子,还不得立即挥师南下,直捣汴京呀!于是,他命人在城里城外四处寻访大小名医。这天上午,六个名医给公主把完脉,都面面相觑、不知所措。一气之下,郭将军只得将这些名医赶了出来。
 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之时,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发生了。第一次给公主看病的那几位郎中都毫无征兆地死了。
  郭将军认为此事非同小可,立即赶赴现场。可是,只在那位刘郎中手中发现了一个字条,上面只写了一个字——“乃”,便毫无线索了。就在郭将军对着这个字条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又出事了——公主四个贴身丫鬟也死了,而且死时静悄悄的,没有征兆、不见异常。
  这丫鬟和郎中的死有什么关系呢?郭将军想了一夜也没有个结果。天亮时,一个亲兵慌慌张张地跑进来:“将军,不好了,那几个郎中死了!”
  “我知道,当时不是你陪我去现场勘查的吗?”
  “将军,不是早先那几个,是后来给公主看病的那几个!”
  “啊?这……简直是中邪了!”说完,郭将军一拳砸在了桌子上,接着又问道:“也是毫无征兆?”
  亲兵见状,凑到郭将军近前,神秘地说:“是呀,毫无征兆!将军,您说是不是真的中邪了?公主一路上两个多月都好好的,可自从到咱们檀州东山一游之后就不一样了,肚子大了不说,凡是接触过公主的丫鬟、郎中都死了。我听说东山早年间就不干净、有邪气,公主定是被妖物附体了。外面都纷纷议论,传得可邪乎了。”
  “胡说!我天天接触公主,我怎么没事?”
  “那不一样!丫鬟对公主日夜伺候,接触颇多,不必多说。郎中们都给公主把过脉,接触也不少。您只是君臣奏对,没有肢体上的接触,保持一定距离,所以您没事呀!”
  亲兵一番话,说得郭将军也有些动摇了,但他还是大喝道:“闭嘴!公主就是病了,没有什么妖物!不要人云亦云!”

2.花也!药也!

  此时,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:“不,公主不是病了,就是闹妖了!”还没等郭将军反应过来,一群辽国兵士簇拥着一个锦衣华服的辽国公子闯了进来。
  辽国公子说道:“郭将军,在下大辽国太子耶律齐,特来檀州迎娶大宋国永靖公主。”
  郭将军结巴道:“信……信使不是说天降大雨、道路泥泞……”
  耶律齐打断了郭将军的话:“要不是马不停蹄赶到檀州,恐怕我也看不到这场好戏!为娶貌美如花的公主,更为宋辽两国和平共处,我千里迢迢来檀州迎亲,没想到,公主竟是这样一个妖物!”
  郭将军毫不示弱地回击:“放肆!永靖公主乃是我大宋朝堂堂金枝玉叶,太子殿下放尊重些!”
  耶律齐针锋相对:“一个待字闺中的金枝玉叶,肚腹鼓胀,众多名医束手无策,若不是被妖物附体,只能是……”说到此处,耶律齐不怀好意地看了郭将军一眼,“只能是怀孕了!”
  郭将军一怒之下抽出宝剑,怒目而视道:“住口!”
  辽国兵士见状,也纷纷抽出自己的兵器。耶律齐却很平静,训斥了自己的兵士,又对郭将军说道:“将军稍安勿躁,听我把话说完。你们那皇帝老儿虽然昏庸,但还不至于让怀有身孕的公主下嫁于我,这不是成心挑起战争吗?然而,凡是接触过永靖公主的,无论是丫鬟还是郎中,个个死得不明不白,难道这公主不是妖物?不用我说,檀州城中的百姓早就如此议论了,只是将军故作不知而已。你们皇帝老儿把这样一个妖物嫁到我辽国去,无非是想遗我祸水,伺机北上,侵我国土,这城府之深、用谋之险真是令人敬佩!幸亏皇天有眼,让妖物在檀州城中露出了马脚。和亲是不成了,你们等着我大辽国的战表吧!”说完,带着手下兵士就要走。“太子殿下且慢!”随着这声大喊,走进来一个青年公子。只见此人手中捧着一个钧窑花盆,花盆又深又大,盆中栽着一株不知名的花木。此人还没到近前,众人都闻到一股香气,这香气清雅又不失醇厚,让人闻了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。
  耶律齐见来人不凡,问道:“你是谁?你叫我有什么事?”
  “在下刘东川,是个乡野郎中,我家世代研究以香花、香草、香料治病的学问。据我所知,公主千岁是得了一种病,病的名字叫做‘乌油’。得了这种病,看似腹中隆起如有身孕,其实是里边长了黑色的油脂,故名‘乌油’。患者除偶尔腹痛,短时间别无害处。可接触患者的人就惨了,这黑色的油脂一多,会有两个出处,第一放出毒气,顺患者口中升腾而出;第二渗出毒油,从患者左手脉门‘寸关尺’处渗透而出。毒油与毒气都无色无味,但接触者三五天就会毫无征兆地死去。”刘东川手捧香花一气说完,众人都听得入了神。
  郭将军恍然大悟:“啊,是这样!对对对!丫鬟们常常和公主说话,是染了公主口中毒气,郎中们都给公主把过脉,定是沾染了脉门渗出的毒油了。那敢问先生,公主这病得如何方能医治呢?”
  刘东川淡淡一笑:“将军放心,公主千岁这病,学生手到擒来。我手中这盆花叫做‘朱砂茉莉’,它形似茉莉,但花为朱砂色。这花由我祖上精心培育而成,不但花香馥郁,而且香气有扶正祛邪、安神补体的功效,正是‘乌油’病的克星。只要公主闻上十天半月,再加上我用其他香草香料为公主调治,相信公主一定会复原如初。”
  耶律齐听了不以为然:“一派胡言!本人从未听说过这种病,更没听过用香花、香草治病的。来人,把这个江湖骗子给我打出去!”
  “慢!”郭将军拦住了耶律齐,向耶律齐拱手说道:“殿下,让这位刘郎中试试,最多耽误十天半月时间。若是能治好,两国和亲、皆大欢喜;若是治不好,殿下要纵马沙场末将甘愿奉陪。殿下连试都不试,就想打来战表、侵我中华,那就是殿下成心要挑起战争了!”
  耶律齐被郭将军软中带硬的话顶了个脸红脖子粗,指着郭将军说:“你……好,就让这江湖骗子试试,毛病要是治不好,咱们再算账!”

3.忠耶?孝耶?

  耶律齐虽然答应刘东川给公主看病,但仍不放心,派了大批辽国兵士以保护公主为名对刘东川进行监视。
  公主和刘东川呆在营房之中,隔屋居住。他们的一饮一食、一衣一帽甚至是装便溺的马桶,都有人严格检查。开始时,公主还极力反对,但见刘东川安之若素,公主心态也就平和了下来。当然,公主对刘东川那套“乌油”病的说辞还是不屑一顾的。无聊时,公主会主动赏赏那株“朱砂茉莉”,闻闻花香,偶尔也和刘东川聊几句家常。
  这天深夜,公主无法入睡,见刘东川坐在花前发呆,就小声问道:“刘郎中,趁现在就你我二人,能不能告诉我,为何编那套假话骗人,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呢?”
  刘东川狡黠一笑,声音压得极低:“公主,此间可不止你我二人!”说完,使劲盯了公主的肚子一眼,然后用一根花枝在盆土中写了一个“乃”字,稍一迟疑,又在下边写了个“子”字,这样一来,盆土中出现了一个“孕”字。
  公主见到这个“孕”字大吃了一惊:“你……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  刘东川不动声色地抹平了那个“孕”字,说道:“这个嘛,我会慢慢告诉公主。现在请公主一定要相信我,我是来为公主治病的!”说完,刘东川又问道:“学生有一事不明,公主明明怀有身孕,为何又要下嫁辽国?”
  公主长叹一声,终于说出了实情:公主自幼受九王爷和皇上溺爱,长大后变得十分任性。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九王爷和皇上都希望公主能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得意郎君,可公主偏偏喜欢上家中一个小厮。二人好了不到半月,就被王爷棒打鸳鸯。那小厮被痛揍一顿后,就趁月黑风高亡命天涯了。公主万念俱灰,甚至想一死了之。就在此时,辽国派使者求亲,点名就要公主,如果不答应,两国就有交战的危险。公主念及皇上待她如同亲生女儿,为了宋室江山,就答应了和亲。万万没想到,公主和那个小厮欢会时早就珠胎暗结,公主本有月信不准的毛病,一路上也没有注意,直到临近檀州城时才发现自己是有了身孕。开始,她假装生病,想让郭将军给请个郎中神不知鬼不觉把孩子弄掉。没想到,郭将军兴师动众请了好几位郎中。怀孕这事,郎中们一号脉就能知晓。起初,公主对郭将军还有些戒心,因为有传言说辽国曾花重金收买郭将军,郭将军也在宋辽两国之间摇摆不定。但相处下来一看,郭将军赤诚忠勇、一心为国。实在瞒不下去,公主只好对郭将军说了实情,郭将军为了公主的名誉,更为了两国的和平,怕那些郎中、贴身丫鬟走漏风声,就将那些知情者分批杀掉了。结果弄巧成拙,不知从哪儿传出谣言,说公主是妖物。辽国的耶律齐咬住这点不放,想借此挥师南下、攻打宋朝。
  讲完这些,公主轻松了许多,她幽幽地说:“事到如今,我的声誉、生命都算不了什么,为大宋国尽忠,为我皇叔尽孝,我死不足惜,但是,要是辽国借此机会挑起两国争端,使得战火重燃,狼烟再起,我大宋百姓流离失所,战士血流疆场,那……那我将是百死莫赎!”说完,公主压抑着抽泣了起来。
  突然,公主眼睛一亮,问道:“刘郎中,你有办法吗?”
  公主渴求地看着刘东川,可刘东川却低下头,沉默不语。
  公主充满希望的眼神随即又黯淡了下去,她叹气道:“唉!现在你我如同囚徒一般,吃喝拉撒都被人监视,你该怎么治我这个病?”
  营房中静默许久,刘东川说道:“公主,您不知道吧,其实我早就给您治上这个病了!”接着,刘东川小声讲出了始末缘由:
  郭将军在公主来到檀州之后,殷勤伺候,极力讨好公主,就是想向公主、朝廷表明自己的忠心。没想到弄巧成拙,进退两难,无论是承认怀孕,还是承认公主是妖物,都会让耶律齐抓住了把柄,起兵南下。只能说公主患了一种特殊的病症,并且治好它,才能堵住耶律齐的嘴。堵住耶律齐的嘴需要做到两点,第一,合理解释郎中、丫鬟们的死亡;第二,打掉公主的胎儿。于是,郭将军找到刘东川,刘东川胡诌出一个“乌油”病,谐音“无有病”。他故弄玄虚,把这病说得神乎其神,又是“毒气”又是“毒油”,都是为了掩盖郎中和丫鬟的死。另外,刘东川还编造出一种“朱砂茉莉”,这花本是白色,只是染成红色而已。之所以选择茉莉,是因为这种花很香,在又深又大的花盆中埋藏大量的龙涎香、麝香等香料就不易惹人注意。恰恰就是这些香料,尤其是极品当门子麝香,能够滑胎打婴,公主一直呆在空气流通不畅的小小营房中,长久吸嗅麝香,腹内的胎儿自然就能打掉。
  “原来如此。”公主喜极而泣,可突然发了愁:“胎儿已有好几个月,便是打下来,该如何处置呢?我们被辽国兵士监视,连马桶都会被人检查,虽然有郭将军的人照应,可也没有办法呀!”
  刘东川不慌不忙地说:“公主请放心,这花盆又大又深,能装下胎儿,而且气味香浓,可以掩盖死胎的味道!”
  果然,不到半个月,刘东川为公主治好了“乌油”病。耶律齐借机挑起争端不成,本有一肚子脾气,然而,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,永靖公主的样貌倾国倾城,耶律齐终究是个男人,见过几次后竟也有些魂不守舍。现在公主病愈,他立即答应了迎亲,只是公主还得稍稍在檀州休整一段时间。这段时间里,耶律齐对公主照顾得无微不至,公主原本心如死灰,此时有一个年轻英俊的异国太子对自己百般照顾,公主感到了极大的温暖,对耶律齐也产生了好感。
  又过了一段时间,耶律齐准备整装回国,临别时大家各道珍重。公主发现送行的人群中没有刘东川的身影,正感疑惑,忽然有兵士带来了那盆“朱砂茉莉”,并交给公主一封信,说刘东川有事不能给公主饯行,送上这盆花聊表寸心。公主展信一看,长叹一声:“唉!自古忠孝两难全!”
  众人问公主为何说出这样的话,公主一笑,说:“我自此远嫁辽国,不能侍奉皇叔和父王,这是不孝;然而,奉命和亲,这又是尽忠,所以才有此感叹!”说完,就和耶律齐北上了……

4.家兮!国兮!

  永靖公主嫁到辽国后,果然起到了“永靖”的作用,两国开展互市,和平相处长达数十年。耶律齐从太子变成了大汗,但他对公主的深情厚意一直没有变。
  天有不测风云,数十年后,公主一病不起,药石无效。这天,公主拉着耶律齐的手说:“大汗,你我恩爱夫妻一场,有件事我早就想告诉你,可一直犹豫不决。现在,要是再不说,恐怕就来不及了……”于是,公主就将求亲前就已怀孕,刘东川用麝香帮自己打胎,用花盆装下死胎的事,简单地说了出来。
  耶律齐听闻并不吃惊,淡淡地说:“公主呀,其实我早就知道了。你不必吃惊,更不必自责,我这一生也有一件事瞒着你……”
  原来,当年那个与公主有私情的小厮逃出王府,来到了辽国,被辽军当成细作给抓住了。为求活命,小厮只好讲了自己的来历。当时还是太子的耶律齐踌躇满志,想要找个理由领兵南下,占领中原、一统天下。得知公主的这段私情,就点名向公主求亲。宋朝若不答应,立即可以开战;若是答应了,婚后也能以公主不是“冰清玉洁”之身挑起战争。后来公主答应下嫁,来到檀州后得怪病,不但小腹隆起,而且接触的郎中和丫鬟相继死去。耶律齐一猜便知,公主怀孕了,为掩盖真相和郭将军一起搞了鬼。如果当场揭穿,便好像明知公主怀孕而故意点名求亲,这样一来,想要点燃战火、吞并中原的野心就昭然若揭。怕天下人耻笑,耶律齐将计就计,让人四处散播公主是妖物、接触公主的人都会死的谣言,以图挑起战争。可没想到,半路杀出个刘东川,用一盆“朱砂茉莉”治好了公主的“病”。耶律齐只好迎亲了。至于后来夫妻和美,带动两国交好,是当年的耶律齐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了。
  讲完这些,耶律齐如释重负,心中多年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被搬开了。耶律齐感叹道:“那位郭将军对大宋朝还真是忠心耿耿。从哪儿找到这么聪明的刘东川来帮你?”
  公主苦笑一声:“唉!这刘东川哪是郭将军派来的呀!刘东川开始也不是来帮我的,他是来找我报仇的!”说着,公主掏出一封贴身放着的发黄信件来,“这是从檀州临行前刘东川给我的那封信。”
  这信上说,刘东川的父亲原本给公主看过病,父亲看病归来后忧心忡忡、神态异样,没过两天就去世了。临死前,他在桌上留了两张纸,一张上是给公主开的药方,另一张上只有一个“乃”字。刘东川觉得事有蹊跷,决心要查出父亲死亡的真相来。他拿着这两张字条反复观看,发现父亲给公主开的药方竟是安胎用的,加上“乃”是“孕”字的上半部分,这一定是父亲临死前想写出“孕”字留下线索,可字只写了一半,就被人灭口了。那么,杀父之人一定和公主有关。于是,刘东川就酝酿起报仇的事。他暗中观察了好几天,此时公主正被妖物的传言笼罩着。想要接近公主,只有装作给公主看病,然后用麝香杀死公主腹中的胎儿,先报丧父之仇,然后将胎儿公之于众,不但能让公主颜面扫地,还能使宋室蒙羞。打定主意,刘东川就行动起来。可是,当他看到公主身处危难之中,想到的是国家、是百姓时,心一下就软了。他骗公主说自己是郭将军派来的,并帮公主藏下死胎,渡过了危机。然而,父亲毕竟是因为公主而死,自己为了给国家尽忠,不能给父亲报仇、尽孝,只有以死相报父亲于九泉之下了。
  看完这封信,耶律齐也不胜唏嘘:“怪不得当年从檀州城出发时,你看了刘东川的信,说了句‘自古忠孝两难全’!唉,不提那些伤神的往事了,你好好养病,等你好了,我带你去中原游玩一番。”
  公主苦笑一声:“看我现在这样子,只怕大汗要带着我的骨灰回去游玩了。”
  耶律齐一听,大吃一惊:“公主,你百年后,难道想要回……回中原老家?”说完,又觉得自己失口了,“好,好,全听公主的,回家,回老家。”
  公主柔声说:“大汗,你误会了。有大汗的地方就是我安家的地方。我早就不是大宋朝的永靖公主了,而是大辽朝的永靖王妃呀!”说着,公主指着那盆早已变成白色花朵的“朱砂茉莉”,柔声说道,“大汗请看,它从中原陪我来这草原大漠数十载,不也开得好好的吗?吾心安处即是吾家!”说完,公主闭上了眼睛……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