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大利式离婚

王新禧 改编
  费费男爵是意大利西西里岛上的一位没落贵族。在费费三十七岁那年夏天,他和年轻的表妹安琪拉一见钟情,双双坠入爱河。两个人爱得死去活来,并发展到谈婚论嫁的阶段,可是问题来了,费费是个有妇之夫啊!
  费费和妻子罗莎莉亚结婚已经有十几年了,这感情嘛,就好比三九天的豆腐干——冷冰冰、硬邦邦。费费不止一次想要离开这个庸俗聒噪的女人,然而当时在意大利,离婚被看作是道德堕落,是被禁止的。费费为此十分苦恼,但一则轰动全国的新闻让他眼前一亮。
  新闻里说,有个女人因丈夫出轨,一怒之下开枪杀死了他。周围的人对她寄予了深切的同情,认为她杀夫的行为大快人心。她的辩护律师也就她的杀人动机作了强有力的辩护,为女人争取到法官的从轻发落。最后该女子仅获刑八年。
  这桩案例给了费费很好的启发:如果依葫芦画瓢,给妻子找一个情人,等掌握了妻子红杏出墙的证据,自己借故杀掉妻子,再争取法庭的轻判。就算是坐八年牢,到出狱时,他和表妹都还年轻,双宿双飞也不迟啊!
  打定了主意,费费开始千方百计地物色能给自己戴“绿帽子”的人。他特意为妻子买了一件漂亮的裘皮大衣,然后像炫耀家珍似的带着她到处抛头露面,他深信风韵犹存的罗莎莉亚对某些男人还是有诱惑力的。可要找到一位合适的“奸夫”并不容易。身份低贱的男人,费费看不上。他想,就算要戴绿帽子,也得戴一顶“高级绿帽子”啊!可身份高贵的男人,大多有钱有势,费费不敢轻易招惹。忙来忙去,一无所获,费费的头又开始痛了。
  一天夜里,费费睡得迷迷糊糊,蒙间听到妻子低声呼唤自己的名字,像是在试探什么。费费心一紧,顿时睡意全消,却故意打起了响鼾。罗莎莉亚以为丈夫美梦正酣,蹑手蹑脚地上了阁楼。费费则不声不响跟上去,躲在暗处窥视。只见罗莎莉亚从一个小箱子里取出一沓信,充满爱意地拆读着。难道有男人给妻子写情书?
  第二天,趁妻子不在,费费溜进阁楼,撬开了那个小箱子,掏出信翻阅。这些信果然是情书,不过不是镇上那些男人写的,而是罗莎莉亚的初恋情人卡梅罗寄来的!
  原来,罗莎莉亚十五年前曾与一个名叫卡梅罗的画家相爱。后来卡梅罗去了外地,便没了消息。没想到他又回来了!真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”。这可是再好不过的“奸夫”人选!
  几天后,费费借口客厅的壁画需要修复,请在教堂绘画的卡梅罗来到家中。罗莎莉亚见到卡梅罗,内心异常激动,表面上却装作不认识。费费却心知肚明,为了收集证据,他特意去买了一台录音机藏在书房,然后想办法把录音话筒安插在沙发旁的花盆里,接下来就等卡梅罗和罗莎莉亚鸾梦重温了……
  这天,卡梅罗在客厅里工作,罗莎莉亚在一边弹着钢琴。费费见时机难得,悄悄地溜进书房,打开录音机,收听起了“现场直播”。
  起初,罗莎莉亚和卡梅罗还有点拘谨,但很快两人就聊得火热,卡梅罗还激动地一把抱住罗莎莉亚,吻了下去。“卡梅罗,别这样……”书房里的费费听到妻子的娇喘,兴奋极了:看来要成功了!
  突然“砰”的一声,客厅门被撞开,女仆西娜闯了进来,慌慌张张说要找抹布。卡梅罗和罗莎莉亚像两只受惊的兔子,慌忙弹开了身子,正在偷听的费费简直气疯了!
  其实西娜是故意闯进来的。因为她对才华横溢的卡梅罗动了心,当他和女主人单独在一起时,她就在门外偷听,并在关键时刻坏了他们的“好事”。
  西娜没想到自己因为爱上画家,而做出如此不礼貌的举动,愧疚之下,她来到教堂向神父袒露心声。哪承想这个神父正是卡梅罗的教父,他告诉西娜,卡梅罗早已结婚,而且还有三个孩子呢!西娜听了惊愕不已,号啕大哭。女人的心思就是古怪,之前她还当罗莎莉亚是情敌,现在却认为大家都是“受害者”。一回到家,她就将卡梅罗已婚的事告诉了女主人。
  卡梅罗见事已露馅,只得坦白:“罗莎莉亚,我欺骗了你,请原谅我……可我发誓,我依然爱你……”卡梅罗说得诚恳,罗莎莉亚心软了,她忍不住亲吻起卡梅罗。卡梅罗激动地呢喃道:“亲爱的宝贝,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相爱!”说着,他开始得寸进尺地拉扯罗莎莉亚的衣服,罗莎莉亚竭力地挣脱:“不!等明天吧,明天我们再……”此时此刻,费费还在书房里凝神倾听着,不料“嘣”的一声,录音带卷到了头,罗莎莉亚后面说了些什么,一句也听不见了。费费后悔极了,当时为了省点钱,没舍得多买几卷录音带,偏偏关键时候掉链子了!刚才罗莎莉亚口口声声说着“明天”,看来明天他们就会发生些什么了,费费立马取出信纸,以他人的名义给自己写了一封揭发通奸的匿名信……
  次日晚上,费费全家都去看电影,唯有罗莎莉亚托病在家。费费当然知道她的心思,他正巴不得她这样做呢!等电影放至一半时,费费悄悄溜了出来,带着手枪和那封伪造的匿名信,急冲冲地赶回家捉奸。一路上,他得意忘形地想象着法庭上律师为他辩护的情景,仿佛一切都已胜券在握。可是,当他满怀着希望回家直扑卧室时,发现床上空空如也,原来罗莎莉亚说的“明天”,不是幽会,而是更干脆、更直接地和卡梅罗私奔了!
  费费的计划落空了,可他并不死心。在妻子私奔后的日子里,费费装出万分痛苦的样子,哭天喊地。有的人很同情他,但也有很多人嘲笑他的窝囊和无所作为。一封封画着乌龟的匿名信像雪片似的飞到费费家里,家里的亲戚也骂他丢尽了家族的脸。他呢,整天闭门不出,整理大堆大堆的匿名信,羞辱的、谩骂的、提供线索的……
  终于,人们因为费费的忍耐而愤怒了,他们咒骂罗莎莉亚是见异思迁的坏女人,鼓动费费应该挽回男人的尊严。至此,费费所需要的舆论环境彻底成熟,他偷偷打听到了罗莎莉亚和情夫的下落,然后约上卡梅罗的妻子一同前往。几天后,在一个乱石嶙峋的小岛上,他俩各自枪杀了自己的配偶。
  妻子背负着不忠的罪名而死,丈夫为了捍卫自己的名誉而愤然杀人,后面的一切都按照费费的预料发展着。法庭上,费费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,律师雄辩滔滔,将费费塑造成一个无辜的受害者,是有血性的、纯正的西西里男人的典范。法官鉴于杀人者的动机及公众的舆论压力,最后从轻判处费费三年徒刑。三年牢狱生活结束后,费费如愿以偿,与如花似玉的安琪拉步入了教堂。
  当费费沉浸在幸福中,感叹自己的人生从四十岁才真正开始时,他哪里知道,三年的等待,对一个正值青春的女人而言还是太长了,在这段时间里,安琪拉已经和一个年轻健壮的水手勾搭上了。
  “亲爱的,如果我知道自己根本忘不了你,我当初一定不会嫁给那个没用的丈夫!现在我只想永远和你在一起。可是,法律不允许离婚。”安琪拉依偎在水手怀里,撒娇道。
  “办法也不是没有,如果我们让费费有外遇……”
  “你是说……”安琪拉和情人对了对眼,笑开了。
  爱情是忠贞的,婚姻可不一定。您瞧,这就是“意大利式离婚”!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