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畏之心

洪宝量是位成功人士,成天忙得不可开交,几位好友关心他的身体,想让他放松一下,于是挑了一个星期天请他到东山游赏一番,洪宝量不忍拂好友的意,便答应下来。
  正是春光明媚的时候,东山处处花红柳绿,鸟鸣啾啾,一行人一路行来心情愉快,谈笑风生。走到山坡上,洪宝量一时口渴,四下一看,正好看到一个男孩在挖竹笋。那男孩十三四岁的样子,长得黑黑瘦瘦的。洪宝量愣了愣,走过去,掏出钱包,里面只有百元大钞,便掏出一张递过去,对男孩说:“小哥,请问你一件事,能下山帮我们买几瓶水吗?”
  男孩一愣,片刻过后接过钱,先慢走,再快跑,最后一溜烟地跑下了山。
  这时,一位向来精明、外号叫毒眼的朋友眯缝着眼睛,若有所思地开口了:“宝量,我敢跟你打一个赌,你这张大钞是有去无回了。”
  洪宝量略略一惊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  毒眼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,说:“你没注意到小男孩的表情变化吗?当你递过钱,一秒钟之内他的表情急劇变化了三次,先是惊讶,然后是迟疑,最后是兴奋,尽管这些表情只是一闪而过,根本看不真切,但我是什么人?我是毒眼哦,我可是捕捉得清清楚楚。他惊讶什么?他想不到一个陌生人竟给他一张面额这么大的钞票,或许他还从没有经手过这么大面额的钞票哩。他迟疑什么?因为刹那间他心里起了贪念,可一时下不了决心,所以有点迟疑。最后又兴奋什么?那是因为他已拿定主意,贪下这张大钞,反正我们也找不到他。可以用来佐证的是,当小男孩离开的时候,他先是慢走,然后是快跑,最后是飞奔,同样说明了这个心理变化。”

  大伙儿一下子恍然大悟,都点了点头。洪宝量也认真听着,想了又想,最后却摇摇头说:“我不相信,坚决不相信……”
  毒眼一笑,说:“宝量,我这样分析虽说刻薄了些,但你要知道,人性是有弱点的,是经不起诱惑的,小男孩一定不会回来了。”
  众人一时无语,只好假意观赏风景,一边休息,一边也等着看毒眼的话会不会灵验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洪宝量开始焦躁不安起来,被毒眼说中了,小男孩果真没有回来,因为按理说早该回来了。
  天已中午,众人又饥又渴,按计划要回城了,就在这时,洪宝量语出惊人:“各位哥们,陪我走一趟,我要找到那个小男孩。”
  毒眼一愣,叫道:“宝量,你不是开玩笑吧?我们请你出来放松放松费了多大的劲,现在为了一百块钱竟要再耽搁下去,你这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吗?”
  朋友们也纷纷劝了起来:“不就是一百块钱吗?那小男孩一看就知道家里很穷,说不定一百块钱能帮他好大的忙哩,而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,再说你平时一直做慈善,这回只当又做了件善事好了。”
  谁知洪宝量一反常态,坚定地说:“不,我一定要找到他要回钱,你们不去,我一个人去!”
  大伙儿一听,吃惊得面面相觑,说:“我的个天,行行行,我们陪你找得了。”
  一行人当即下了山,根据小男孩的模样,向村民三问两问,便知道了名字,叫韩晓海。村民还说,晓海的妈妈死了,爸爸一直在外面打工,他跟爷爷过活。他爸是个酒鬼,一年到头也寄不了多少钱回来,韩晓海和爷爷苦死了,所幸爷爷身体还不错,能给他烧个一日三餐。
  大伙儿听了,斜着眼盯着洪宝量看,说:“宝量,那是个苦孩子,你还好意思跟人家要钱吗?”
  谁知洪宝量再次不可思议地点点头,说:“要,一定要!”
  当洪宝量一马当先伸手推开一扇破旧的木门时,屋内的人吃惊得差点跳起来,正是韩晓海,他正坐着吃饭,面前是少了一条腿的破木桌,上面除了一碟咸菜,再没有别的。爷爷不在家,大概是下田干活了。韩晓海之所以害怕,显然是没想到这几个衣冠楚楚的城里人竟会为了一百块钱找上门来。
  瞧着又瘦又黑的韩晓海脸色都变了,大伙儿心生不忍,但都不好插话,洪宝量沉着脸走上前,说:“韩晓海,我让你买水的钱呢?如果没买水的话,把钱还给我。”
  韩晓海都吓坏了,他掏出那张百元大钞,汗津津的手一直在抖,那样子要多难堪有多难堪。
  回去的路上,车内的气氛沉闷极了,毒眼更是气得呼哧呼哧的,忍了又忍后终于爆发了:“宝量,看样子我这毒眼一直以来都看走眼了,以前我一直以为你蛮不错的……好吧,我就不藏着掖着了,再藏着掖着我心里难受,一句话,你太不够意思了!”
  这时,洪宝量若有所思地打断了他:“毒眼,先不说这个,我现在有一个提议,要请你们一起帮忙——我想我们大家一起凑笔钱,捐给韩晓海上学的学校,好不好?”
  毒眼和朋友们一下子愣住了,嚷道:“捐钱?什么意思?”
  原来,在找韩晓海的路上,洪宝量就发现了,这片村子看似掩映在桃红柳绿之中,风景如画,可走进去一看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,整个村子就没有几间齐整的房子,看到的孩子们身上穿得也不咋样,所以,致力于慈善的洪宝量才动了这个念头,想帮帮他们。
  毒眼听完惊叫起来:“宝量,你既然都要帮人家,那刚才为什么非得要回钱?”
  洪宝量说了:“这不是一回事,我如果不要回钱,以后保不齐他会养成拿钱不还的习惯,那才是害他。尤其是对韩晓海这样的小孩来说,习惯于自卑和接受同情会让他们失去自尊的。”
  大伙儿听了,都沉默下来。半晌,毒眼长出一口气,说:“好,我支持你!原来我是毒眼,你是‘毒口’!”
  在洪宝量的大力呼吁和组织下,没多长时间款项便凑齐了。洪宝量他们没有浩浩荡荡地去交接,而是在学校的帮助下悄悄做好了一切:为孩子们订购营养午餐;给学校购买大量文化、体育用品;请心理老师定期辅导留守儿童;给韩晓海等家庭贫困的学生发放补助金,金额不算大,但细水长流……
  时光飞快,又一个星期天到了,洪宝量他们再次结伴来到东山脚下,远远地看到了韩晓海,一段时间不见,他的脸上红润了不少,正和小伙伴们在一处平坦的草坪上神采飞扬地踢着足球。
  戴着棒球帽、架着墨镜的毒眼走过去,叫住韩晓海说道:“小哥,能请你下山为我们买几瓶水吗?”
  韩晓海自然认不出曾经来过的毒眼,当即一脸阳光地接过毒眼递过来的一张百元大钞,痛快地说:“行啊,叔叔,你稍等一会儿。”
  只过了片刻工夫,韩晓海便拎着一兜子矿泉水回来了,然后一眼看到了洪宝量,愣了片刻过后又瞪了一眼,红着脸转身跑远了。
  毒眼笑了起来:“宝量,他认出你这个大恶人了,记恨上你了!”
  大伙儿也笑了起来,洪宝量也笑了,说:“好,挺好,有敬畏之心总强过甘于堕落……”
  (发稿编辑:曹晴雯)
敬畏之心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