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特的盗窃

派恩在城里开了一家独特的心理诊所,专门帮人治疗“不快乐”的病症。
  一天,诊所来了一个一头棕色鬈发、穿着很讲究、年轻漂亮的女子。
  女子说,她叫达芙妮,去年刚结了婚,丈夫虽然很有钱,却是个小气鬼,对她花钱管得很严。
  达芙妮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个东西扔在桌上,叹着气说:“所有的烦恼都是这个东西引起的!”
  派恩捡起一看,那是个很大的钻石戒指。他走到窗前拿它在玻璃上划了划,又拿出放大镜仔细看了一会儿说:“这颗钻石品质超群,我敢说至少值两千英镑。”
  不料,达芙妮竟说:“可它是我偷来的!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说着,她忍不住呜咽起来,拿出手帕不停地擦眼睛,夹着抽噎,断断续续叙述起来。
  达芙妮说,她乱花钱,欠了债,又不敢告诉丈夫。后来,他们夫妇去朋友道格家住了一段日子,临走前道格夫人说她的戒指松了,托达芙妮把这戒指带到城里,交给珠宝匠,帮她修修。
  达芙妮接过戒指,一时鬼迷心窍,去一家能仿制珠宝的首饰店,打造了一个仿制品戒指,把它寄还给道格夫人,然后把真品当了,还了债务。
  这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。现在达芙妮悔不当初,她把脸埋进手中,说:“我怎么会这么做?我是一个低级、卑劣的小偷。”
  接着,达芙妮说,最近她继承了一笔遗产,就马上去把戒指赎了回来,但最近她丈夫和道格家因为生意上的事情闹翻了,她不愿说出偷戒指的事而毁了名声,可也实在想不出把戒指悄悄还回去的方法。
  就在达芙妮着急的时候,一个朋友告诉她,道格夫人正打算把这个戒指重新镶过。这消息对达芙妮来说,可是雪上加霜呀!到时候一切都会暴露,达芙妮没有时间了。
  派恩听完达芙妮的诉说后,说:“我们得设法进入那所房子。达芙妮,你有什么主意吗?”
  达芙妮想了想,说:“道格夫人要在本周三开个舞会。我朋友提到她在找表演舞蹈的人。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定下来——”
  派恩思考了一会儿,说:“没问题。我安排我的人去表演舞蹈,就算定下来也没关系,钱是万能的。”
  说着,派恩朝达芙妮露出了笑容:“一切都会解决的,不用再担心了。我向你保证,我的人会完美完成任务的。”他顿了顿问,“这个戒指怎么办?是放在我这儿,还是你更愿意自己保管到周三?”

  达芙妮说:“还是我留着吧。”说罢,向派恩点点头,起身告辞。
  很快到了周三,达芙妮来到火车站,把戒指交给派恩的手下,由他去完成偷梁换柱的任务。
  周三夜晚,舞会就要开始了,主人道格夫人遗憾地向宾客们表示,原定来表演舞蹈的演员,在最后时刻因为扭了脚踝不能前来表演。不过,会有一名在巴黎轰动一时的表演者前来代替他。
  顶替的舞者叫克劳德,他表演的舞姿让人心醉神迷。舞蹈表演结束后,大家开始跳舞。英俊的克劳德邀请道格夫人与他共舞一曲。他们配合默契,翩翩起舞,道格夫人从来没有过这样完美的舞伴。
  突然舞厅的灯全都灭了,四周一片漆黑。黑暗中克劳德弯腰亲吻了道格夫人放在他肩上的那只手。当她把手抽回去时,他握住了它,再次亲吻了它。
  不知怎么的,夫人戴在手上的戒指从她手指上滑落到克劳德的手里。就在这时,舞厅的灯全亮了。
  克劳德微笑着对道格夫人说:“您的戒指滑下来了。请允许我给您戴上。”他把戒指戴回她的手指,眼中闪耀着难以捉摸的光芒。
  舞会结束了,道格夫人对舞会感到非常满意。
  第二天早晨,派恩进入办公室,达芙妮已经在那儿等他了。她见到派恩,就急切地问:“怎么样?”
  派恩笑着点点头,拿出一叠单据说:“这是一些必要开销的账单。火车票,服装,还有给原定舞蹈演员的五十英镑。总共六十五英镑十七先令。”
  达芙妮问:“戒指真的已经还给她了,而且她一点儿也没有怀疑什么?”
  派恩说:“一点也没有。一切进行得神不知鬼不觉。”听了这话,达芙妮松了口气,连忙打开包拿出钱来。
  派恩谢过她,开了一张收据,但奇怪的是,他并没有收服务费。他说:“亲爱的小姐,我不会拿一分钱。这会违背我的原则。这是您的收据,而这个——”他微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推到达芙妮面前。那里头,躺着一枚亮晶晶的钻石戒指。
  达芙妮朝戒指做了个鬼脸,笑道:“可恶的东西,真想把它扔出窗外!”接着,她抬头问派恩,“您肯定这不是真的那个?”
  派恩回答:“那天您给我看的戒指已经物归原主了。”
  “那么,一切都解决了。”达芙妮说罢,高兴地站起身来。
  派恩抬手示意她坐下说:“当然,克劳德那个家伙,可没什么脑筋,他很可能会把它们搞混。所以,我特意请一位专家来检验了一下。”
  达芙妮一屁股坐回椅子上,问道:“那他怎么说?”
  “他说这是一个绝妙的仿制品。”派恩乐呵呵地说,“这总算能让您放心了,是吧?”
  达芙妮开口想说些什么,又止住了。
  派恩意味深长地看着她:“我想给你讲一个小故事,是关于一位年轻女士的,她没有结婚,也不叫达芙妮。她叫克里斯汀,而且直到最近她还是道格夫人的秘书。没错吧,‘达芙妮’小姐?”
  接着,派恩不顾“达芙妮”的脸变得煞白,自顾自地说了下去。
  有一天,道格夫人的钻石戒指松了,让秘书克里斯汀拿到城里去修,而克里斯汀竟让人仿制了那个戒指。但她很有远见,知道总有一天,道格夫人会发现戒指被换成了赝品,那时她会想起是谁把它拿到城里去修的。到时候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她克里斯汀。

  “那怎么办呢?首先,克里斯汀买了一顶深棕色假发,然后她找到我,给我看那个真戒指,从而解除我的怀疑,我还帮她制订了一个掉包计划。”
  最后克里斯汀将真戒指拿去修理,按时还给了道格夫人。
  周三傍晚,克里斯汀在火车站把一个赝品戒指送到克劳德手上。为了防止派恩去找行家鉴定,她算好时间,等到火车开前最后一分钟,才匆匆赶到。
  然而克里斯汀千算万算,却没有算到克劳德是个珠宝行家。
  派恩继续微笑着说:“當道格夫人发现她的戒指被掉了包,她会想起那位年轻的舞蹈演员,在灯灭的时候,曾经把她的戒指弄了下来。她会进行调查,然后发现原先要来的演员是因为被人贿赂而没来表演。如果事情追踪到我这里,我的什么达芙妮的故事听起来可一点儿也站不住脚。克里斯汀小姐,您这招,可真妙呀!”
  说到这儿,派恩的微笑凝住了,他说:“我不能容许这样的事发生,因此克劳德把他从道格夫人手上拿下来的真戒指又原样戴了回去。您明白我为什么不收服务费?我保证让顾客感到快乐,显然我没能让您快乐。”
  克里斯汀“噌”地站了起来,骂道:“你这个老滑头!你让我上当!还让我付钱!而且……”她噎住了,向门口冲去。
  派恩将那枚假戒指拿起来递给她:“您的戒指。”
  克里斯汀一把抓住戒指,朝它看了一眼,猛地把它从窗口扔了出去,接着她气急败坏地摔门而去。
奇特的盗窃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