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关算尽

吉姆是一个珠宝商,这天早晨,他在客厅里接待了一个来拜访的朋友。这朋友叫西门林,中国人,是个私家侦探。吉姆今天下午要参加一家拍卖行的拍卖会,西门林一边和吉姆聊着,一边看着一份报纸,上面有这次拍卖会上一些拍品及其主人的简介。
  就在这时,吉姆的手机突然响了,这是女儿乔希的手机发来的一条彩信,画面上,乔希蜷缩在床上,下面写着一行字:“乔希小姐在我手上,我让她暂时处于昏迷状态。吉姆先生,请您准备100万美元,一个小时后我们再联系。请不要报警,否则我就撕票。”
  乔希怎么会被绑架的呢?怎么办?报警,还是直接和绑匪洽谈?吉姆焦虑万分,他把乔希被绑架的事告诉了西门林。西门林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支翠绿色的玉石烟嘴,正抽着烟,他想了想,提出了三条建议:一、先不要报警;二、吉姆准备赎金,等待绑匪的下一步指示;三、西门林立刻去调查乔希的失踪情况,寻找线索。吉姆采纳了西门林的建议。

  乔希在纽约市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读研究生,平时住在学校宿舍,西门林开着车,急急赶往学校。
  再说吉姆,他本来打算今天下午参加这次拍卖会,保险柜里有100万美元,赎金是够了,可一个小时过去了,绑匪没来联系,吉姆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不停地来回走动着。
  忽然,吉姆的手机上又发来了一条彩信,画面上乔希的眼睛被蒙了黑布,嘴巴缠着胶带,五花大绑地侧卧在床上,脖颈处放着一把锐利的水果刀,旁边有一段留言:“吉姆先生,我经过慎重考虑,觉得现在我的风险增加了,所以,赎金相应加倍,现在我要200万美元。在我决定用水果刀割断乔希的喉咙之前,我给你们一个忠告,不要报警,老老实实等着我的通知,如有差池,我坚决撕票。”
  吉姆不敢迟疑,又到银行取出100万,.按照绑匪的指示,将200万装入两个皮箱。这时,已经是下午一点了,拍卖行的拍卖也即将开始。吉姆开着车,根据绑匪的要求,从一条街道拐入另一条街道,从一个地方飞奔到另一个地方。当行驶到最繁华的第五大道和50街的交会处,绑匪发来信息,认为赎金太多不方便提取,他决定改变计划,让吉姆去洛克菲勒中心对面的那家拍卖行,竞拍009号拍品——一颗便于携带的猫眼石。
  猫眼石,属于世界五大名贵宝石之一。吉姆是珠宝商,他早看过这次拍卖的资料,知道那是一颗来自斯里兰卡的猫眼石,重11克拉,价值约100万美元。
  吉姆匆匆赶到了拍卖行,拍卖很快开始了,竞拍者的叫价声此起彼伏,这颗猫眼石的价格很快从底价80万飙升到100万,而且还有人在锲而不舍地举牌飙价。吉姆想到乔希危在旦夕,不能再拖延时间了,必须出奇制胜, 他一跃而起,高高举起号牌,歇斯底里地喊道:“200万,我出200万!”
  沸腾的大厅突然安静下来,仿佛播放着闹剧的收音机被按下了停止键,所有的目光转向吉姆,如同盯着一个从未见过的怪物。
  拍卖师左手高高举起的槌子重重落下,右手执笔迅速写下了成交价:“009号猫眼石,A区18号,200万美元。”按照拍卖程序,只要拍卖师报出号牌和价格,竞拍者就可以去后台交钱,拿货走人。
  吉姆得到猫眼石之后,绑匪让他跑步前往第五大道和第六大道中间的海峡花园,吉姆在那里找到了一棵樱桃树,上面挂着一个不锈钢鸽笼,里面有一只雪白的信鸽,鸽子的后背上绑着一个精美的绿色信筒。
  根据绑匪的告知,吉姆将猫眼石装入绿色信筒,敞开鸽笼,白鸽腾空而起。片刻之后,它向东南方向飞去,瞬间消失在視线之外。这里是纽约最繁华的地方,道路纵横,高楼林立,有谁能够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跟踪一只训练有素的赛鸽呢?
  回头说西门林,他赶到了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,找到了乔希的室友玛莎,得知乔希是纽约市赛鸽协会的会员,在枫树林租赁了一所独居的大房子,训练一只刚买的短程赛鸽。
  西门林和玛莎赶到独居房,房门从里面锁着,敲门无人应答。西门林撞开房门,发现了被绑架的乔希。据乔希回忆,昨晚午夜时分,她听到异常响动,睁开眼睛,发现一个蒙面人从后窗爬进来。她刚要呼喊,蒙面人几步蹿到床前,用什么东西捂住她的嘴巴,她很快失去了知觉……醒过来之后,已经被五花大绑,蒙面人不知去向。
  乔希正说着,一只雪白的鸽子突然从后窗飞进来,扑棱着翅膀飞到赛鸽回收笼里。那是乔希的白鸽,只是背上多了一个绿色信筒,信筒里藏着一颗猫眼石。
  西门林顿时恍然大悟:昨晚绑匪迷昏了乔希,拍了两张照片,带走了乔希的手机和白鸽,随后就离开了现场。天亮之后,绑匪利用乔希的手机,前后两次向吉姆发了信息,并附上了事先拍的照片,伪装成乔希在自己手上的假象。可是,既然绑匪不在现场,为什么又通过鸽子,把猫眼石送来了呢?
  西门林随即报了警,警察很快赶来,警方搜索了现场,绑匪没有留下线索,连房间里的脚印都被擦掉了。
  西门林和警察又来到了后窗,后窗与篱笆墙之间有一块空地,昨晚下了一场雨,虽然雨水冲刷了地面,但细细察看,仍然有惊人的发现:地上留着一些淡淡的脚印,一直延伸到后窗,仔细分辨,右脚印明显比左脚印踩得深,蒙面人可能左腿受了伤,或者是个左脚瘸子。
  西门林给吉姆打了电话,一会儿,吉姆赶来了。西门林掏出报纸,让吉姆阅读一篇文章,内容大致是瘸腿收藏家马尔沃负债累累,准备拍卖一颗猫眼石偿还债务。
  “马尔沃还是个左脚瘸子,难道仅仅是个巧合吗?”西门林一边吸着烟,一边对吉姆说,“我原先以为绑匪会来取鸽子上的猫眼石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你想,价值100万的猫眼石,由于你加入竞拍,价格飙升到200万,马尔沃从中渔利100万,这100万就是乔希的赎金,真是绝妙的设局啊!”
  一语惊醒梦中人,吉姆禁不住惊叫起来:“可是,有谁能证明马尔沃就是蒙面人呢?”
  “蚊子,蚊子能够证明。”西门林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那支翠绿色烟嘴,他点燃了烟,又用烟嘴指着篱笆墙前的几株芍药花,“蒙面人进入房间之前蹲守在那里,他被许多蚊子叮咬,而且他也拍死了几只蚊子。”
  警方很快传讯了马尔沃,马尔沃矢口否认到过现场,可经过DNA鉴定,被拍死的蚊子却和他的血型完全一致,属于罕见的Rh阴性血。马尔沃就是蒙面人,他的情人玛莎则是同伙,她知道吉姆要参加拍卖会,手里有足够的现金;也知道乔希要参加短程赛鸽竞赛,手里有一只白鸽;她还知道西门林要到别墅做客,于是,他们策划了一起别出心裁的绑架案。
  马尔沃负责绑架勒索,玛莎负责适时引导西门林救出乔希,截获猫眼石。本以为只要乔希安然无恙,猫眼石完璧归赵,警方就会因为找不到线索而放弃搜捕嫌疑人,他们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得到100万美元。但是,西门林识破了他们的伎俩,而且找到了意想不到的证据——被拍死的蚊子。
  “犯罪嫌疑人是老鼠,侦探是猫,无论老鼠多么狡猾,只要有所行动,它的踪迹就逃不过猫的眼睛。”这是西门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一句话,从此以后,人们称他为“猫眼侦探”……
  (发稿编辑:姚自豪)
机关算尽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