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殊直播

现在是全民直播时代,阿黑看到有些网络平台的主播一个月能赚好几十万,便买了笔记本电脑、网卡等设备,起了个网名“大黑狗”,也搞起了网络直播。
  直播什么内容好呢?大黑狗想了半天,想到一个主意——坟地直播!他在自己的直播间预告,让想看“鬼”的粉丝不要错过。
  中午时分,大黑狗决定先去踩点。他抱着笔记本电脑,找了个村子,来到村边的一片坟地。这里的网络信号不太好,大黑狗不停地调试着网卡的方向,这里走走,那里走走。他往西南方向走了十几步,突然发现信号满了!信号最强的地方,在一个长条形的坟堆附近,坟前长着一棵参天大树,有了这个记号,晚上来直播就能快速找准位置。
  天一黑,大黑狗抱着笔记本,壮着胆子来到了乱坟堆,网络直播开始了。因为有坟地这个噱头,直播间里的人越来越多。大家在公屏上互动打字,有的叫大黑狗找个美女的坟,有的叫大黑狗唱《忐忑》这首歌曲吓一吓躺在地下的各位听众,有的叫大黑狗在坟前打滚……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直播间的人多阳气旺,第一次坟头直播,大黑狗并没有害怕。当然,他也知道死者为大,不能在坟地上胡来。

  直播进行了两个多小时,晚上十点多,大黑狗抱着笔记本回家了。躺在床上,他兴奋异常:今天两个小时内收的礼物有一千多块钱,这样下去,一个月就是三万,咱也算“中产阶级”了。
 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啥事都有股热乎劲儿,等新鲜劲儿一过,网友开始挑毛病了,说大黑狗只在坟头傻坐着,有什么看头?这时,场控管理员给大黑狗出主意:可以在坟头睡觉,一夜不回家,看看到底有没有鬼魂出来。
  大黑狗把这个提议在直播间一说,网友们顿时炸了锅,都说这个主意好。于是大黑狗买了三块充电宝,决定在坟头睡一晚上。
  当天夜里,大黑狗如约来到坟地。过了12点,他感到一阵睡意袭来,就把充电宝插到笔记本上,定好闹钟。临睡前,网友在公屏上打字:“大黑狗,你安心睡觉吧,我们帮你看着,真有鬼神出来,我们就招呼场控卡麦喊你快跑。”
  大黑狗睡着了,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凉风吹来,他打了一個激灵,低头看了看公屏,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打一样的字:“有鬼,有鬼!快跑呀,大黑狗,你后面有鬼!”
  大黑狗只觉得脖颈后面发凉,他壮着胆子回头看看,并没发现什么异常,他以为网友在搞恶作剧。这时,场控给他发私聊:“你刚才睡着的时候,后面不远处真的有人影晃动。”
  大黑狗顿时冒了冷汗,他给场控打字:“你是不是眼花了?”场控回复:“不是眼花,这么多人都说有鬼呢,为了安全你还是回来吧!”大黑狗取得了众多网友的同意后,抱着笔记本跑回家中。
  大黑狗用的直播软件有视频录像功能,回到家后他想看看录像回放,可心里又打鼓,心想还是白天再看吧,白天的时候胆子壮一些。
  中午睡觉醒来,大黑狗鼓足勇气,打开录像回放,当播放到凌晨两点的时候,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,眼珠子都瞪出来了:只见录像中自己躺在地上呼呼大睡,东南方向有一个黑影在不远处来回晃动!
  接下来一连几天,大黑狗都没敢去坟地。场控给他发消息:网友都等着你的坟头直播呢,你要是再不去,我们的直播间就黄了。大黑狗长叹一声:“为了钱,还得去呀!”但他提出一个条件,说只在夜里直播4个小时,12点一过就回来。
  接下来的几天直播还算风平浪静,大黑狗悬着的心这才稍稍放下。
  这天夜里,大黑狗正在坟头“工作”,突然天空响了几个炸雷,下雨了。大黑狗发现网络信号变差了,他不停地在坟地上来回溜达,可即使走到大树旁边,信号还是很弱,他只好提前结束了直播。
  第二天一早,雨过天晴,大黑狗到坟地测信号,信号仍然不佳。正打算回去时,他低头一看,不禁吓得冷汗直冒!只见坟地上有两行脚印,一行是自己的,另一行脚印明显比他的大,难道昨天夜里“鬼”又现身了?惊吓过后,大黑狗仔细一想:鬼怎么会有脚印呢?世间根本没有鬼,所谓的鬼都是人装的!想到这里,大黑狗找来三五个朋友,又买了一箱啤酒,决定今天夜里带上朋友们一起直播,非把那个装神弄鬼的人抓出来不可!
  到了晚上,大黑狗和朋友们在坟地上边喝酒边直播,黑影始终没有出现。大黑狗低声说:“我们人多,那家伙肯定不敢露面,我们装睡,看他能弄出什么动静。”于是几个人躺在地上装睡,过了一支烟的工夫,不远处的坟头冒出了一个人影。大黑狗和几个朋友一骨碌爬起来,像狗撵小鸡一样,朝着人影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  “救命呀!”那人被扑倒后,一脸狼狈,不停地求饶。大黑狗低头一看,见地上的人戴着眼镜,看着挺斯文的。大黑狗瞪了眼镜男一眼:“你来干什么?”
  “工作啊!”眼镜男回答。
  大黑狗吓了一跳:“工作?什么工作?”眼镜男喘着粗气说:“我是通信公司的,负责维护基站。”
  “啥玩意基站?”
  眼镜男拍了拍身上的土,拎起一个黑色的工具包,打开让众人看,里面是各种螺丝刀、天线、网线啥的。他说:“我是负责信号恢复的,说白了,你们手机上网用的信号就是我负责管。”
  大黑狗一皱眉:“你维护基站,到坟地来干吗?”
  眼镜男指了指坟地上的一棵参天大树,说:“这棵大树其实是我们通信公司的基站,伪装成大树的,我们的信号设备就藏在里面。”
  大黑狗一拍脑门:怪不得这大树边信号特别好呢,原来里面藏了基站。可他还是不明就里:“你们是不是闲得慌,把基站放在坟地上,为什么不放在村里?”
  眼镜男很是无奈:“以前在村子里放过,都被村民破坏了,他们说基站附近辐射大,容易得病。我们解释说,信号弱的地方通信设备要不断寻求信号,辐射反而会变大,但他们不听啊!”
  大黑狗说:“农村人就是没文化。”
  眼镜男摇了摇头:“也不能这么说,你说城里人文化水平高吧,可是他们也觉得基站附近辐射大,也不同意把基站放在小区里。没办法,我们只能把通信基站伪装成太阳能热水器、大树啥的。把基站放在坟地上,村民们就不易发现,也不会被破坏了。我的工作就是负责基站的维护,隔三岔五过来巡逻,白天过来怕被村民看见,引起怀疑,就夜里来。前几天看你在坟地上,还以为你要搞破坏呢。”
  大黑狗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那天打雷后,信号就不好了,想必是基站被雷击中了吧。”
  眼镜男点点头,问大黑狗来坟地干吗,大黑狗有些不好意思,说:“说起来挺无聊的,我就是来满足网友的猎奇心理。”
  眼镜男瞟了瞟大黑狗的笔记本,看到还在直播呢,公屏上聊得热火朝天,大家都说,这场直播没白看,懂了好多知识。
  眼镜男指了指笔记本屏幕,说:“也不能说你干的事无聊,今天就很有意义啊,你看,现在看直播的有十几万人,我们刚才说的话他们都听到了,他们以后对我们的工作就能理解和支持了!”
  从此,大黑狗不再去坟地直播,改走正能量路线了,他会在路边直播抓闯红灯的行人、揭发假乞丐等。这样看,有时候无聊的事也会变得有意义呢。
  (发稿编辑:吕 佳)
特殊直播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