凶手是谁

飞来横祸

  最近,每到双休日,林伟必定会去市郊的人工湖垂钓,倒不是他有多喜欢钓鱼,而是家里不太平,妻子和他母亲“杠”上了,“战事”不断。
  林伟的母亲曾经是蒲剧团演员,“跷功”的名声很大,她能足蹬高跷,在椅子寸把宽的扶手上表演,病退后依旧沉溺其中。那天早上,妻子牵着贵宾犬雪儿遛弯回家,经过小区门口时,看见母亲被众人团团围绕着,她的嘴唇涂得鲜红,挥舞着手帕,踮着脚尖,在长条椅上跳上蹦下,用妻子的话说,“活像动物园里一只发情的母猴子”。
  母亲事后也意识到丢了儿媳的脸面,于是不去小区练功了,改在家里。母亲用的那把罗圈椅子是铁的,结果磨坏了地板,于是妻子就抢白了一番,婆媳之间的战火由此拉开序幕。林伟为了躲避“战事”,不得不去市郊的人工湖边垂钓。

  这天,林伟在湖边一边钓鱼,一边想着心事,已经临近中午,手机突然响了,妻子在电话里惊慌地说:“咱妈跳楼自杀了!”
  林伟大惊失色,自己早晨出门的时候,母亲还偷偷向他要了三百块钱,说是要给她最忠实的票友买一些奖励品,还说中午有重要的事和他谈,怎么会突然跳楼自杀呢?林伟顾不得多想,赶紧骑着自行车回家。
  警察已经赶到现场,林伟穿过隔离带,看到母亲躺在楼前坚硬的水泥地面上,她穿着艳丽的大红戏服,戴着凤冠霞帔,脚蹬绣花鞋,后背腰部有一处圆形的污渍。妻子正在和一名警察说着什么,看到林伟后,立刻招手示意他过去。妻子告诉林伟,她从菜场回来,发现大家在围观,上前一看,母亲死了……
  警察要林伟带他们去家里看看。林伟家住七楼,打开防盗门和木门,雪儿从阳台穿过客厅跑出来。它是一只纯白色的贵宾犬,聪慧伶俐,极具模仿力和表演力,以前母亲不太喜欢它,最近却对它宠爱有加。
  警察入室勘察,一个小时后,勘察完毕,现场也处理完了,林伟和妻子这才走进了家。
  林伟注意到阳台中间有一把倒了的罗圈铁椅子,阳台没有封闭,母亲就是从这里跌到楼下的。母亲之死,如果是人为的,兇手是谁?如果是自杀,原因何在?如果是意外,事情又是如何发生的?她为什么穿着以前的戏服行头?林伟百思不得其解。

当年姻缘

  妻子在身后神秘兮兮地说:“老公,那个箱子不见了。”
  林伟皱起了眉头:“箱子?什么箱子?”
  “爸爸死前留给妈妈的那个箱子,她像宝贝似的收藏着,从来不让任何人碰的。”
  父亲弥留之际,曾留给母亲一个木箱子,说是以后让母亲依靠它生活。昨天晚上,母亲擦拭那个木箱子,林伟问她要做什么,她叹了一口气,说是要去了却一桩夙愿。那个箱子藏匿着什么秘密?如今在谁的手里?
  就在这时,林伟突然想到了一个人,那人叫王老师,住在附近一个小区里。父亲去世后,若不是妻子极力反对,母亲差点和王老师喜结良缘。为防止他们藕断丝连,妻子强迫母亲删掉了王老师的电话,并且卖掉了自己的房子,强行搬进母亲的房子入住。
  于是,林伟便去找王老师,想问问箱子的事。敲开王家的门,来到客厅,林伟一眼就看到桌上摆放着一个小木箱子。王老师显然还不知道林伟母亲的死讯,他看到林伟前来非常高兴,招呼女儿递上了茶,说:“三年了,你们夫妻终于想通了,我真的很高兴,我和你母亲都要谢谢你们。”
  林伟听了这话,一头雾水:“啊,什么想通了?我、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  于是,王老师讲了一段往事:三十年前,父亲、母亲和王老师都是县蒲剧团的年轻演员,当时剧团正在排演蒲剧《挂画》,母亲饰演女主角。父亲和王老师都在追求母亲,母亲难以取舍,两人便各自做了一双鞋子,同时放在小木箱里,说是等到《挂画》首次演出之际,母亲穿谁做的鞋子出场,就代表收下了谁的定情信物,另一双鞋子就要被永远封存在小木箱里。
  “你母亲的跷功绝技真是厉害啊,可惜啊,《挂画》首次演出时,她穿的是你父亲做的鞋子。”
  王老师绘声绘色地讲述着母亲在舞台上的精彩表演,林伟也想起了母亲在小区门口表演的情景,禁不住随口说道:“可惜啊,她现在连这点爱好都被剥夺了。”
  这时,王老师的女儿说,只要林伟和妻子同意他母亲与王老师的婚事,他母亲就搬到王老师家居住,她那练功的爱好可以永远保持下去,而且以后生老病死,一切费用均由王老师负担。王老师的女儿还保证,即使王老师不幸先去世,她也会为母亲养老送终。
  林伟听了,心想,如此看来,小木箱显然是母亲自己送过来的,而且,母亲中午要和自己谈论的,想必也正是这事。王老师的女儿为了父亲晚年幸福,可以无私赡养继母;作为儿子,自己为了脸面,却连母亲的爱好都剥夺了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,林伟顿时愧疚难当,无地自容……

真相是啥

  林伟说了母亲的死讯,王家父女悲痛不已。辞别了王家父女,林伟回到家中,无意中看到茶几上有一张纸条,那是母亲去超市买东西的小票,上面买的除了狗粮,居然还有方糖。林伟转而一想,母亲有糖尿病,怎么会吃方糖?
  林伟下意识地取来了一块方糖,站在阳台上久久思索着,他发现地面上有一些圆形的摩擦痕迹,那是罗圈铁椅腿留下的痕迹。原来,母亲被迫改换到阳台练功了,在如此狭窄、危险的地方练功,真是难为母亲了。
  林伟不由得触景生情,他捏着方糖慢慢站到罗圈椅上,伸展双臂,平衡身体,想象着母亲练功时的身姿。突然,林伟一阵眩晕,赶紧跳下罗圈椅,也就在这时,林伟发现雪儿站在自己面前,它的后腿站了起来,前腿伸张,紧接着,雪儿一跃而起,扑向林伟,林伟一个趔趄靠到阳台上,幸亏没有站在罗圈椅子上,否则势必会摔到阳台外,后果不堪设想。
  林伟惊魂未定,雪儿却用嘴巴叼走了他手里的方糖,“咔嚓咔嚓”地咀嚼起来,并且用前爪按住那些掉落在地上的碎糖块。林伟猛然醒悟:母亲不是说过要给她的票友买奖品吗?这方糖是用来训练雪儿的?那个忠实的票友就是雪儿?
  林伟心想,因为在小区里表演伤了媳妇的脸面,母亲把表演放到了家里;因为地板受损,母亲又把表演放到了阳台……这时,林伟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画面:母亲站在罗圈椅上表演着一个惊险动作,以此来训练“票友”雪儿,作为奖赏,雪儿会得到一块方糖。母亲正表演着,一旁的雪儿也在模仿着母亲的动作,或许雪儿急于想得到方糖,或许出现了其他意外,雪儿扑向了母亲的后背,于是母亲身子一歪,从阳台跌落下去……
  天哪,难道这就是母亲坠楼的真相吗?林伟拨通了警察的电话,说:“我可能找到杀死我母亲的凶手了,但不敢肯定。我希望得到你的帮助,请你告诉我,我母亲后背上那个污点的详细情况,好吗?”
  警察回答说:“那是你母亲那只宠物犬的爪印,里面有糖的成分……”
  母亲死了,凶手却是她最忠实的“票友”——一只没有恶意的狗……
  (发稿编辑:姚自豪)
凶手是谁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