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豪的手指

一天晚上,大富豪詹姆斯驾车回自己住的山顶别墅,车子开到半山腰,前面路上倒了一棵树,挡住了去路。大晚上的,这树无缘无故地倒在路上,很是蹊跷,两个保镖下车仔细地搜索了道路两边,确定安全,才去搬移树木。这树太重了,保镖费了很大的劲才挪开。詹姆斯坐在车窗边,悠闲地抽着雪茄,忽然,他发现夹着雪茄的左手上有个红点在跳跃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中指就炸飞了,疼得他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……
  詹姆斯很快被送到医院里,经过初步治疗,接到报警的警察赶来为詹姆斯做笔录。警察问:“詹姆斯先生,你认为会是谁派狙击手打断你的手指?”
  詹姆斯咆哮道:“还会是谁?当然是朱莉了!”他伸出左手,竖起无名指,抱怨道:“都是因为这该死的结婚戒指!”
  詹姆斯年轻时是个帅哥,和亿万富翁麦克的独生女儿朱莉相恋并结了婚,婚后,两人恩爱有加。麦克看惯了名利场上的分分合合,担心穷小子詹姆斯和相貌平平的朱莉结婚,是看上了自己的财富,所以,麦克临终时,立了一份奇怪的遗嘱,规定遗产由詹姆斯和朱莉共同继承,但是詹姆斯的结婚戒指如果从无名指上脱落,詹姆斯就失去继承权。这是麦克为女儿朱莉提供的一个婚姻保障。詹姆斯中年发胖,结婚戒指已经陷进肉里,不借助工具,根本就不会脱落。也就是说,詹姆斯一旦要和朱莉离婚,脱下结婚戒指,就失去了巨额财富。
  其实这也限制不了詹姆斯。詹姆斯不离婚,不代表不能另觅新欢金屋藏娇,他渐渐冷落朱莉,后来干脆分居,婚姻名存实亡。朱莉心灰意冷,最近提出离婚,但是詹姆斯不同意。朱莉知道他是舍不得财产,主动提出财产平分,詹姆斯欣喜若狂,立马同意了。只要两人在财产分割协议上签了字,詹姆斯就可以不受麦克遗嘱的限制,名正言顺地取下戒指。

  夫妻分割财产得找会计师事务所清产核资,至少得三个月时间。为了这三个月内不生变故,詹姆斯特地找保险公司对无名指投了保,保额五千万美金。
  如今事情摆明了是朱莉指使人干的,詹姆斯的无名指断了,她是最大受益者。
  警察听完詹姆斯的讲述,说:“可你断的是中指,不是无名指啊!”
  詹姆斯气愤地说:“这一定是因为杀手无能,失误了。”
  警察说:“我们会调查的。”
  第二天,保险公司的经理尤文斯来了。詹姆斯的中指断了,明显杀手是冲着无名指来的,尤文斯也很紧张,他带来十几个保镖,散布在别墅四周,四处巡逻。然后两人坐在花园长椅上,商讨着保安策略。
  早上的阳光很柔和,晒得人暖洋洋的,詹姆斯的左手虽然缠着绷带,不是很方便,但他依然用大拇指和食指夹着雪茄,大口抽着,狠狠地对尤文斯说:“朱莉这个老女人就是不想让我分得财产,从今天起,我不出门,看她还能把我怎样?”他边说边挥舞着左手。
  这时一声轻响,雪茄落在草地上,伴随着雪茄落下来的还有詹姆斯的食指!尤文斯急忙叫保镖架着狂叫的詹姆斯进屋,自己朝着狙击手的方向跑去。在山坡上的一条浅沟里,尤文斯找到了狙击手的隐藏地,可人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  私人医生处理好伤口后,詹姆斯的情绪也稳定下来。值得庆幸的是,这次又打偏了。尤文斯当即决定,詹姆斯就待在二楼的卧室里不出来,吃喝拉撒睡都在卧室里完成,楼下各个入口布满岗哨,固如金汤。詹姆斯抱怨道:“还有近两个月时间,这和软禁有什么两样?”
  尤文斯说:“一半的财产有十几个亿,朱莉已经不择手段了,现在要确保安全第一。”

  半夜,詹姆斯上洗手间,忽然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。保镖急忙撞开门,只见詹姆斯紧握着左手,躺在地上。厕所里的通风口螺丝被卸下,通风口挡板被拿掉,杀手是从通风口里伸出双手,猝不及防地拉住詹姆斯的左手,用刀割掉他的手指的。保镖急忙举起对讲机喊道:“杀手在楼顶!”楼下的保镖急忙往楼顶冲,不料杀手早已从楼顶跳下悬崖,拉开降落伞,逃逸而去。
  尤文斯赶到詹姆斯的卧室时,詹姆斯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,私人醫生正在给他包扎伤口。尤文斯无比沮丧,杀手这次肯定得手了,保险公司五千万美元的赔偿是板上钉钉了!可是,当他看到詹姆斯的左手时,简直觉得不可思议——詹姆斯的无名指仍然完好无损,被割掉的是小指!
  尤文斯十分疑惑,说:“这次应该不是失误,杀手割掉你的小手指,是为什么呢?”
  詹姆斯点头说:“看来我们冤枉朱莉了,应该不是朱莉派人干的,可到底是谁花这么大代价,割几根不相干的手指呢?”
  尤文斯思虑片刻,问:“你有没有仇人?”
  詹姆斯说:“生意场上谁没有几个仇人,可是无论多么仇恨我,除非脑子进了水,不会有人在这个关键时刻搅这趟浑水的。”
  尤文斯说:“不管是谁,有一点可以肯定,不是朱莉。”
  詹姆斯点点头,陷入沉思。
  过了几天,朱莉带着律师和保镖来访。

  詹姆斯左手连遭重创,情绪低落,身体也很虚弱,他躺在床上,正在输液治疗。朱莉嘲讽地对詹姆斯说:“听说你怀疑我,警察找我谈了几次话,一直在调查我。可是你也不想想,目前你的无名指值五千万美金,这么高的案值,得判十几年,换做你,你也不会贸然出手吧,何况我比你聪明,怎么可能做这种蠢事?你的无名指如果丢了,我自然会成为第一嫌疑人,保险公司也不会善罢甘休,针对我的调查会无休无止。我派人割你的无名指,这不是引火烧身吗?”
  尤文斯在旁边点点头,觉得有道理。
  朱莉问詹姆斯:“你说,我会要你的无名指吗?”
  詹姆斯摇摇头说:“不会。”
  朱莉心疼地拿起詹姆斯的左手,说:“詹姆斯,你受苦了。”
  詹姆斯的左手掌只剩下无名指和大拇指,像手枪的形状。中指和食指被炸烂了,没法嫁接,小指被杀手带走了。由于左手掌接二连三地受到重创,特别是凶手割小指时,连带无名指旁边的手掌也割下一块,左手掌的肌肉已经在萎缩,手指明显地瘦了下去,骨节都凸出来了。朱莉伸手捏着结婚戒指,轻轻一拉,结婚戒指就离开了詹姆斯的无名指,到了朱莉的手心里。
  朱莉凑近詹姆斯的耳边,用极其轻微、只有詹姆斯一人能听见的声音说:“我为什么非得割下无名指?我为什么非得给你留下五千万美金的赔偿?”她举着戒指,对周围的人说:“我没有使用暴力,没有伤害无名指,是自然脱落,合理合法。”接着转手把戒指交给律师。
  詹姆斯只觉得天旋地转,哀叹一声,晕了过去。
  (编辑:陶云韫)
富豪的手指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