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机

三叔在五十五岁这年,遇到了一件天大的难事。他的儿子海奎想结婚,女方却提出要楼房,并声言没楼房不结婚。这下让三叔一下犯了难。
  三叔所在的村子并没盖楼房,要买楼就得到外村去买,外村买楼,一点便宜也享受不到。三叔已经打听过了,到距离最近的村子买楼房,也得三十多万,三叔省吃俭用也就存了十六万,剩下的一二十万到哪里去弄呀!
  三叔嘟嘟囔囔朝三婶说:“又不是没房子,住什么楼房,纯粹是烧包!”
  三婶叹口气道:“你说这些有啥用?现如今,那些年轻人只管要楼房,哪管老人的死活?唉!咱那处房子算是白准备了。”
  三婶说得不错,三叔有两处平房,其中一处就是为了儿子结婚盖的,结实又气派,外加一个独立的小院,这么好的房子,儿媳却看不上,真是奇了怪了。
  三婶说:“他爹,不行咱就到亲戚家借借吧,先把媳妇娶进家再说。”
  三叔瞪他一眼道:“你说得轻巧,你当这钱是三千五千呀,那是一二十万!咱哪个亲戚有这么多钱?”
  三叔的话让三婶也哑口无言了。三婶知道,自家的亲戚都是干庄户活的人家,要是帮忙干个力气活还可以,一说借钱,哼,那是别提了!
  三叔皺着眉头不停地吸旱烟,最后一拍大腿决定,他要借高利贷给儿子买楼房!村里有个叫赖二的,前些年承包鱼塘、砂场,赚了不少钱,后来干起了高息放贷的营生。只要是想急着用钱的,找了保人,都可到他那里去借钱。自然,那利息也高得吓人。
  三叔正跟三婶说这事的时候,恰巧媒人王婶来串门,她吃惊地问道:“就没别的法儿了吗?这高利贷可不是闹着玩的……”三叔说:“别的法儿都想过了,要买楼,弄钱的事,只这一条道儿。”王婶皱皱眉,不吱声了。

  第二天,没过门的儿媳小娟急匆匆来了。不久,在镇上打工的海奎也回来了,两人躲在屋里嘀嘀咕咕了好一阵子。
  海奎从屋里出来,问道:“爹,你真打算去借高利贷呀?”三叔一脸认真地拉着长音说:“不借,楼房到哪里去买?不买楼房,你们怎么结婚?”
  海奎有些不满意地说:“高利贷利息那么高,将来咋还?”“咋还?用不着你们操心,我还呗。”三叔说道,“只要我不死,这账就不用你们管。”
  海奎迫不及待地说:“可是你百年之后呢?那么多钱,还不是又要落到我们身上。”三叔犹豫道:“是这个理……父债子还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,可是不这样,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
  到了晚上,海奎突然郑重其事地告诉三叔:“爹,小娟跟我说好了,实在没钱,买楼房的事就以后再说吧,我们结婚后,就住平房里吧。”
  三叔吃惊地问道:“当真?这是小娟的想法吗?”
  海奎点点头:“是的。不过小娟说了,家里要出钱让我买辆翻斗车,搞运输,不然在外面漂着挣不了三瓜俩枣的。我也考虑了,她这主意不错,咱这一带修路建楼房,搞得这么火热,开翻斗车没有一个不发的。”
  三叔沉吟道:“嗯……只是咱家存的那些钱根本不够买翻斗车的呀。”
  海奎“嘿嘿”一笑道:“这个你就不用管了,小娟说了,只要咱家把存款都拿出来,剩下的,她娘家给凑。”
  三叔听到这里“嘿嘿”乐起来:“小娟真这么说的?”海奎认真地点点头。
  三叔当即痛快地说道:“既然小娟有这想法,我完全支持!”
  海奎欣喜地追问一句:“这么说,你同意把家里的存款都拿出来了?”
  三叔很干脆地说:“同意。这是借钱生钱,总比买楼房放在那里强多了。”
  海奎高兴地回了屋。三婶悄悄问三叔:“你真把家里的钱全拿出来让儿子买车呀?我还以为你真想借钱买楼哩,想不到转得这么快。”
  三叔“嘿嘿”一笑说:“我不大张旗鼓地这么做,他们能改了买楼房的想法?”三婶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你这是虚晃一枪呀。”
  三叔得意地笑道:“可不,高利贷咱能借吗?海奎和小娟也不是傻子,我要是欠了账,早晚还不是他们还?我装腔作势这么一折腾,就等着他们回心转意哩……”
  说到这里,三叔又朝三婶眨眨眼,得意地问一句:“老婆子,你说我这主意咋样?”三婶用指头戳了一下三叔的额头:“馊主意!”
  此时,海奎正在自己屋里,躲在被子底下悄悄给小娟打电话:“小娟,告诉你个好消息,这事成了,我爹同意了。要不是你使了这个计策,我爹说啥也不会出钱让我买翻斗车呀,嘿嘿,还是你厉害……”
  只听小娟在电话那头“嘻嘻”地笑着回道:“哼,你就等着吧,我的主意还多的是哩,等结了婚你再领教吧……”
  (发稿编辑:王.琦)
心机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