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是肇事者

自 首
  这天一早,交警队接到一个老人的自首电话,说自己开车撞了人,陈警官带着搭档小邓去了案发现场。
  自首的老人名叫王海,曾是名货车司机。据他描述,前几天,他借走了女儿家的车,当时正准备去女儿家还车。在离女儿家不到二百米的地方,不小心撞倒了人,因为害怕就逃走了。后来,女儿王惠帮他打了120,并劝他自首。

  陈警官环视四周,没发现监控,问受害者,对方只说撞自己的是辆越野,司机的模样根本没有看清。
  经验丰富的陈警官总觉得这起案件哪里不太对劲。王惠母女也陪着王海来了现场,于是陈警官问王惠的母亲:“大妈,您有没有亲眼看见大叔撞人?”
  王母瞅瞅闺女,王惠急忙一捏她的手,王母反应过来,慌慌张张地道:“啊,我……没看见。他开车出的门,后来就打电话跟我说,撞人了……”
  王海立刻接口:“是是是,我不对。年龄大了嘛,没反应过来……我有罪,不该撞人……”
  王海一张口,浓重的烟味就扑面而来,呛得陈警官一阵咳嗽,他后退一步,低头看看王惠隆起的肚子,温和地问:“快生了吧?”王惠不明所以,点了点头。
  这时,小邓跑过来报告:“陈队,离这三公里处有监控,上面显示,这车早上还出去过,方向与王海家相反。”
  此话一出,王家人顿时慌乱起来,陈警官意味深长地看着王惠道:“说实话吧!王大叔是个老烟枪,可你家这车里面一丝烟味也没有。”
  王惠脸色瞬间苍白,她咬咬牙,抬头道:“是我撞的人,我爸是替我顶罪!”
  王母一下子哭出声来,王惠安抚了一下母亲,急切地问陈警官:“我听说孕期能减刑,是这样吗?”
  陈警官想了想,向她解释:“是有这样的规定,但你有逃逸情节,可能不适用缓刑。”
  听到“不适用缓刑”,一家三口立马紧张起来,老两口攥着王惠的手,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  事情一下子理顺了,王惠撞了人,因害怕逃跑,打电话叫来父母,王父因不忍心女儿受罪,自愿顶罪。
  小邓埋怨王海:“替人顶罪也是违法的,大叔,你可真是……她一个孕妇,我们还能虐待她不成?”
  陈警官也无语摇头。上警车前,他忽然想起什么,回头问王惠:“你丈夫呢?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他怎么也不回来问问?”
  王惠不知为何,身体忽然紧绷,嗓音发哑:“他、他有工作,忙……”
  露 馅
  回到队里后,陈警官一直难以完成报告,总感觉这案子有什么地方说不通。下班时间到了,陈警官打算先回家。他来到车库,打开车门坐了进去,觉得座位有些挤,心想,多半是妻子开车时调整了座位距离,他正要重新调整,突然脑中灵光一闪……
  王惠接到陈警官的电话,很快赶到交警队。陈警官把她带到被扣押的越野车旁边,小邓已经在那里等着了。
  陈警官拍着越野车似笑非笑:“王女士,你说事发时是你开着越野车,是吧?”
  “是。”王惠有些莫名的紧张,双手绞在一起。
  陈警官一指越野车:“上去,开车给我们看看。”
  王惠不明所以,一头雾水地爬上驾驶位,一伸腿,立即意识到了不对:“啊,这、这车后来动过!我当时不是想着要我爸顶罪嘛,就调了下座位……”
  你猜怎么着,原来这王惠个子矮,伸开腿居然还够不到离合!
  一旁的小邓瞬间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,指着王惠就要发怒,陈警官却按住了他,冲王惠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:“没关系,尽管调座位,把车开起来。”
  王惠以为糊弄过去了,强自镇定下来,笨手笨脚地调整座位,但是来来回回好几次,却不得不捂着肚子,脸色痛苦地放弃。
  小邓将座位放平让她躺下,免得动了胎气。陈警官好笑地说道:“怀孕后没开过车吧?座位靠后,腿不够长,够不到离合;座位靠前,肚子又顶住方向盘,是吧?”
  小邓看看方向盘,又看看王惠隆起的肚子,恍然大悟,冲陈警官竖了竖大拇指。
  陈警官扶王惠起身时,在车上又发现了新的物品。
  隐 情
  虽然事实已经证明王惠不可能开车出去,但她一口咬死是自己开车撞的人。王惠走后,小邓纳闷:“这女人怎么那么傻?现在看来,应该是她丈夫撞人逃逸,王惠替他顶罪。”
  陈警官叹了口气,调出档案给小邓看:“王惠是个家庭主妇,她丈夫叫蒋重,是个生意人,也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。前些年王惠出嫁后,她父母就回家养老了,目前靠女儿女婿定期给钱生活……”
  “哦,如果蒋重入狱,那么全家就没人养了,还有孩子的奶粉钱……”小邓一点就透,“这样说来,王惠死咬着不松口,应当是跟蒋重做了交易,蒋重帮她赡养父母,她替蒋重顶罪。”
  陈警官喝了口水,冷笑道:“怕就怕,这女人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  第二天一早,陈警官就去了市里一家大型商场,将一张发票递给售货员,并在其陪同下查找了监控录像。
  视频一帧帧跳跃,最后锁定在一个紫衣女子身上。
  这女子年约二十八九,身材高挑,妆容精致,妙目顾盼时自带一股风情。经查,这女子是一个手机大卖场的促销员,平时热衷于与有钱男人套近乎。据她的同事透露,她最近交了个三十多岁的男朋友,看着像结过婚的。这两天她家里有事,请了假没来上班。
  小邓冒充快递员上门送快递,女子接到电话后说:“我现在不方便,你把东西放传达室吧!”
  小邓机灵地提议:“我们公司最近推出上门服务,我给您送上去。亲,记得五星好评哦!”
  女子喜出望外,立即报了门户,披头散发将门开了一条缝,陈警官他们趁机闯入室内,不出所料,在卧室床上发现了据说很忙的蒋重。
  陈警官为什么会发现这一切呢?因为他在越野车的副驾驶座下发现了一瓶指甲油和商场小票,日期还挺近,而王惠已怀胎七个多月,不可能用这种化妆品。再联想老婆出事,丈夫却不闻不问,陳警官当时就有了不好的猜测。等到商场调出紫衣女子的录像,他已经十分肯定了。
  原本众人以为总算尘埃落定,肇事之人终于抓到了,然而蒋重又爆出了新的猛料,那天竟是情妇坐驾驶位学开车,他则坐副驾驶指导。
  赶来见蒋重的王惠当场崩溃,上去就破口大骂:“你个没良心的!你做生意的本钱都是我们家出的,如今你生意有起色了,居然想把老娘弄进监狱,你俩双宿双飞!姓蒋的,你还是人么!”
  蒋重很狼狈地解释道:“我这不是看你怀孕了,不可能被关起来嘛!她还年轻,路还很长……”
  陈警官摇头看着这出闹剧,他知道,因为渣男蒋重的一己之私,把所有人都害了。情妇交通肇事逃逸罪,要担责任;蒋重包庇罪,也要担责任;王惠顶罪,王父王母做伪证,同样要担责任。这一家人,最近几年里都不会安生了。
  (发稿编辑:陶云韫)
谁是肇事者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