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草便当

根据日本作家朱川凑人同名小说改编。朱川凑人(1963- ),日本直木奖获奖作家,他的小说多以奇异事件为题材,被誉为“创造了全新形式的现代怪谈”。
  梦中的家
  俊树五岁那年,父亲出车祸去世了,妈妈一个人挑起了抚养俊树兄妹俩的重担。俊树的妹妹叫富子,富子四岁那年,生了一场病,连着发了三天高烧,烧退了以后,富子就变得有些奇怪了,她好像一下子长大了好多。妈妈要去上班,照顾妹妹便成了俊树当仁不让的工作。

  富子生病以后,最喜欢玩的一种游戏,是制作“花草便当”。具体说就是去野地里摘一些花草,将这些花草当作食品,盛放到玩具饭盒里。富子做好“花草便当”,俊树得用树枝制成的筷子像模像样地吃起来,而且要吃得很愉快,否则富子便会不高兴。
  直到富子进小学读书后,俊树才稍微轻松了一些。
  这天,俊树无意中走到富子的写字桌前,他看见桌上放着几本笔记本,便随手翻看起来。笔记本大都是空白的,可在中间的一页上,突兀地写着几个大字——“繁田喜代美,繁田喜代美,繁田喜代美”。这字迹是富子写的,不可思议的是,她写的竟是复杂的汉字,特别是“繁”字、“喜”字,绝对不是一年级学生能写的。这繁田喜代美是谁呢?俊树十分纳闷。
  有一天,只有兄妹两人在家,俊树就问富子:“那个……繁田喜代美是谁呀?”
  富子听后大吃一惊,问:“哥哥,你怎么知道这名字的?”
  俊树说是无意中看到的,富子犹豫了一会儿,说:“那我告诉你,你可要保密呀!”
  富子表情神秘,语调怪怪地说:“我前世时的名字,好像叫繁田喜代美呢。”
  富子说,自从四岁那次生病后,就一直做着相同的梦。在梦里,有一对中年夫妇,富子管他们叫爸爸妈妈,还有一个中学生似的男孩,富子叫他哥哥。梦里的富子一开始很小,慢慢地大起来了,成了中学生,后来高中毕业,在百货公司当电梯司乘小姐。
  “投胎转世”这个词俊树是听说过的,他突然想起什么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富子,如果你的话当真,那么,那个叫繁田喜代美的姑娘应该已经死了吧?”
  “是的,是被坏人杀死的。”富子说,喜代美二十一岁时,在电梯里被精神错乱的吸毒者从背后刺死了。俊树听了,不由得半信半疑。
  过了三个月左右,富子对俊树提出了一个恳求:在梦里,她看到家附近有一座火车站,站牌上写着“彦根”两个大字。无论如何,她想去一次彦根,看看梦里的一切是不是真的。
  到彦根去,乘火车大约要两小时,俊树经不起富子的再三恳求,只好答应了。
  老人的爱
  在五月黄金周休假的一天,俊树对母亲说想去天王寺的动物园玩。母亲的工作是没有休息天的,她同意了俊树的要求,还为他们做了便当,给了零花钱。
  中午十一点多,俊树与富子到达彦根。出了车站,俊树和富子约好:如果真有什么繁田的家,绝对不许富子进去造访,充其量让她在门外看看。
  从车站沿着街道一直走,中间转了几个弯,突然,富子停住了脚步,对俊树说:“你看,那里有一家文具店,店里那人,是我以前的朋友呢。”
  顺着富子的视线望去,果然有一家很有些年份的文具店,店门口有个胖胖的女人,三十岁左右,正用抹布起劲地擦着橱窗玻璃。富子说:“那个人,是我小学同学呢。”
  俊树正呆呆地看着,富子又叫了起来:“那里,你看那里,那是我的父亲呀!”
  富子激动地用手指着前方,前方出现了一个白发老人,老人瘦得就像一具枯骨,步履缓慢,手里捧着一束小小的鲜花。
  俊树不由得对老人多看了几眼,等到老人的身影不见了,俊树让富子在原地等着,自己跑到文具店门前,用漫不经心的口气问道:“阿姨,刚才那老爷爷,瘦得真像一具枯骨呀!”
  文具店的胖女人双眼瞪得大大的,说:“你这孩子,怎么能这么说话!那老爷爷,可是个苦命人呢。”
  胖女人叹了口气,接着说,那老爷爷有一个女儿,人长得漂亮,身材又好,却不幸意外身亡了。老爷爷的女儿出事时,老爷爷正在陪客户吃午饭,所以,他当时一点也不知道女儿的事情。为此,他不能原谅自己——女儿痛别人世之时,自己却与别人一起悠然地吃着炸虾乌冬面。从那以后,老爷爷就不吃东西了。
  “啊?”俊树不由得惊叫了起来,胖女人说:“他只喝些牛奶、果汁什么的维持生命。他心里只想着快死,可担心死了没人给女儿去上坟,所以才勉强活着。今天是他女儿的忌辰,他是去给女儿上坟的……”
  俊树把胖女人说的都告诉了富子,富子低着头好半天,猛地扬起脸来,问:“哥哥……我不能去见见那老爷爷吗?”
  “不能!”俊树斩钉截铁地回答。沉默了好一会儿,富子用一种乞求的口气说了一个要求,俊树答应了。
  一个小时后,俊树去拜访那家人家,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俊树将手里的包袱举得高高的,照着富子教的话说道:“我是受一个年轻姑娘之托,把这包袱交给这屋里一位叫繁田仁的。”
  “繁田仁,是我的父亲……” 中年男人说着接过了包袱。这时,那骨瘦如柴的老人听到动静,也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  中年男人解开包袱,一个闪亮的便当盒子露了出来,打开便当盒,里面塞满了杜鹃花朵。饭的部分是白色的杜鹃花朵,梅子的部分是把红色杜鹃花朵团起来摁进白色花朵做成的。很明显,这是一种充满童趣的游戏便当……
  远去的情
  这时,老人悲切地叫了起来:“这是……花草便当呀,是喜代美小时候常玩的游戏呀,绝对不会错的……”不知何时,老人已经将便当抱在了手里,双手还在一个劲地颤抖:“还有筷子呢,两根树枝,长短一样,树枝的皮也剥干净了……喜代美,一直都是这样做筷子的。”
  说着,老人将筷子拿在手里,反复地做着夹饭菜的动作。“吧嗒,吧嗒,啊,太好吃了。” 老人扭着脖子,他假装吃饭菜的动作太熟练了,演技太精湛了,绝对和真的吃便当一模一样。
  中年男人声音颤抖地说:“爸爸,妹妹她在九泉之下也担心着呢,她要爸爸你吃东西,所以才让这孩子送花草便当来了。”
  “啊,肯定是这样的……” 老人念叨着,又做了一次吃便当的动作,动作非常夸张,从深凹下去的眼眶里淌下了泪水,一滴,两滴,三滴……滴滴都掉进了花草便当里。
  看着老人忘情流泪的脸,中年男人突然想起了什么,赶紧抬起头。可是,刚才趁着他分神,俊树已不失时机地离开了,此时他正在路上狂奔不止呢!
  俊树奔回街边,将刚才的经过讲给富子听。富子认真地听着,问:“他真的吃花草便当啦?”
  俊树说:“当然,你的……不,潜在你身躯里的那位喜代美的一片心意,我是絕对给带到了。”
  接着,兄妹俩去附近的琵琶湖畔玩了一圈,傍晚,他们回到彦根车站,朝检票口走去。俊树发现,就在检票口的旁边,那个骨瘦如柴的老人,还有那个中年男人正等在那里呢,显然,他们知道俊树不是本地人。
  中年男人很快在拥挤的人群中认出了俊树兄妹:“喂,小朋友,刚才那花草便当,你说是受一位年轻姑娘之托,想请你认一下,是不是这位呀?” 说着,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,不用说,肯定是繁田喜代美的照片。
  紧接着,老人一眼就认出了一旁的富子,她正是自己女儿的化身呀,“喜代美……”老人颤颤巍巍地叫了一声,伸出颤抖的手,想去抓富子的肩膀,嘴里不住地喃喃着: “你是喜代美吧?不错,是喜代美……”
  “不要碰她!”俊树奋不顾身地拦在老人与富子中间,“这女孩不叫喜代美,叫富子,是我的妹妹!”他紧紧地抱住了富子。
  老人把伸出的手缩了回去,瞪着眼,流着泪,喃喃着……
  兄妹俩回家后,富子没有再提过有关繁田喜代美的话,那个骨瘦如柴的老人是否重新开始吃东西了,他们也就不得而知了。
  转眼很多年过去了,到富子满二十二岁时,俊树才真正松了口气,因为繁田喜代美是没有二十二岁的,这二十二岁以后的人生,就完完全全是富子自己的了。而俊树,他还会一如既往,富子碰到什么事情,他都会全力以赴,因为,这就是当哥哥的使命呀!
  (推荐者:罗 杰)
  (发稿编辑:吕 佳)
花草便当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