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运砸头

小赵是个新警察,刚分到镇上的派出所上班。所长老陈遇事特别较真,小赵上班没几天,遇到一起小案件,让他充分见识了陈所长的风采。
  这天,小赵跟着陈所长正在山区巡查,接到派出所值班人员的电话,说他们巡查的附近地区有人打架,让他们赶紧过去处理。

  陈所长带领小赵立马赶到现场,一了解,案情很简单:有个老张,要搞“农家乐”,因为地基的事儿和邻居李大头起了争执。李大头脾气暴躁,他见说不过老张,气坏了,捡起一块石头就往老张脑袋上拍,老张顺势倒下,坐在地上不起来了,还掏出手机报了警。
  李大头虽然没敢下狠手,但老张的脑袋还是流了血。陈所长他们赶到后,老张捂着脑袋说:“陈所长,您得为我做主!您说这叫什么事儿?我专门找风水大师查了日子,说今天是个好日子,好运砸头,没想到是这么个‘砸头’,被这家伙砸了脑袋……”
  在事发现场,面对警察的询问,李大头矢口否认他用石块拍过老张,他梗着脖子说:“是老张自己摔倒,头磕到石头上了。”
  陈所长说:“年轻人,我善意地提醒你,本来这是小事一桩,如果等我们查清事实,你后悔就晚了!”
  接着,陈所长把那块带着少许老张血迹的石头,作为证据带回了派出所。回所里后,陈所长安排小赵带着石头去一趟县公安局技术科,看看上面有无李大头的指纹,如果有,要固定证据。
  小赵觉得陈所长有点小题大作,忍不住说:“陈所,这么个小案子,指纹鉴定有点多余吧?”
  陈所长摇摇头说:“小赵,刚从警就要养成办案子认真扎实的好习惯。拿这件案子来说,如果经鉴定,老张是轻伤,那么李大头要负刑事责任,将来到了刑事法庭上,是要对证据质证的,所以我们的原始证据就要搞扎实。”
  听完陈所长一番话,小赵信服地点点头。陈所长的认真劲儿,他算是亲眼看到了。
  小赵去了县局,县局技术科的人检验完石头,告诉小赵:因为石头表面凹凸不平,加上当时的现场环境,没能取到完整有用的指纹,小赵只能把石头又带回了所里。
  接下来的几天,小赵发现陈所长经常隔着透明证物袋,盯着石块看个不停,有时还拿着放大镜看。小赵十分纳闷:技术科的人用显微镜都没提取到完整指纹,你陈所长拿个放大镜,较的哪门子真啊?
  这还没完呢,过了两天,正好赶上陈所长到省城出差,他竟然又带上了那块石头,说是要找省里的技术专家看看。
  陈所长前脚刚走,早已伤愈的老张和李大头就来到了派出所找陈所长。原来,李大头惹祸后偷偷咨询了一位律师朋友,人家告诉他,这种情况抵赖无用,形势对他很不利,搞不好还要坐牢。李大头想起陈所长的提醒,这才庙里长草——慌(荒)了神。他思来想去,就让家人陪着主动去卫生院给老张赔礼道歉,还给老张赔偿医疗费用。乡里乡亲的,李大头服了软,老张也就坡下驴,两人算是和好了。
  小赵听完两人的话,给陈所长打了个电话,简单地作了汇报。陈所长指示,一切等他回来再处理。
  几天后,陈所长从省城回来,立刻让小赵打电话把老张和李大头找来。小赵急着问:“陈所,省厅提取到指纹了?”
  陈所长笑笑说:“治个李大头还用得着麻烦省厅?等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他。你这个新兵少说多看,学着点儿。”
  很快,李大头就骑着摩托车,带着老张到了派出所。在办公室里,陈所长又一次问李大头:“拿石块拍老张的头,是不是你干的?”
  李大頭挠挠脑袋,红着脸站起来,先鞠一躬,说:“陈所长,我错了。那天我不该耍赖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这事儿就放我一马吧!再说,张大哥是轻微伤,我俩也和解了,您能不能高抬贵手,饶了我?”
  陈所长示意李大头坐下,说:“回答我的问题,这石块是谁家的?”
  李大头说:“是我家盖房子的地基石下脚料,当时和张大哥吵急了眼,我就顺手摸了起来。”
  陈所长又问:“这石料又是哪里采来的?”
  李大头说:“我从村子的后山上采的, 村里人都去那里采石头。”
  小赵一边做记录,一边纳闷:石头是哪里采的和案子有关系吗?这陈所长问案也抠得太细了吧?
  陈所长指着那块石头对李大头说:“大头,这次算你小子聪明,脑子转弯转得快,看到没,我这趟去省里,专门从石头上提取了你的指纹。你要再敢抵赖,我就重重办你!而且据我所知,石头是国家资源,你私自采挖,我照样可以办你……”
  听到这里,小赵才恍然大悟,陈所长问哪里采的石头,原来有目的啊!至于说省厅已经提取到了指纹,显然是在故意吓唬李大头。老警察虚虚实实、真真假假的问案手段,让小赵十分佩服。
  李大头吓得满头大汗,一再保证以后再也不干违法的事儿了。
  案子结了,陈所长让李大头骑着摩托车前头带路,陈所长带小赵驱车直奔采石的后山。小赵一路上又纳闷了起来:案子都结了,还去后山干啥呢?
  到了后山转了一圈,陈所长一路上对着石头敲敲打打,接着,他一个人跑到角落里,打了好几个电话,然后就在一块石头上坐定下来,和小赵他们拉起了家常。
  时间不长,镇政府领导和村干部都聚集到了后山,紧接着,县矿产局的领导也带着人员来到了后山。小赵直发蒙,老张和李大头也有些惶恐,都不知道陈所长兴师动众,为的是啥。
  人到齐后,陈所长从公文包里拿出李大头打人的那块石头,还有一份省矿产厅技术中心的鉴定报告。报告认定:这块石头是金矿石,初步测定,这类矿石的含金量每吨高达25克。
  陈所长还告诉大家,他刚才查看过了,整个后山这类矿石资源非常丰富。
  听到这个好消息,矿产局和镇上的领导都激动地和陈所长握手表示感谢,矿产局领导还说,要对陈所长进行奖励。陈所长摆摆手,指着李大头和老张,对矿产局的领导说:“这两人对发现金矿起了大作用,要奖励就奖励他俩吧!”
  带着和小赵同样的疑惑,有人问陈所长:“您怎么发现这里有金矿的?”
  陈所长笑着说:“我转业前,在武警黄金部队干过,主要承担国家黄金矿产勘察任务,所以对金矿石,我小有研究。那天研究案子时,我发现这块石头特别像金矿石,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,我借着到省城出差的机会,顺道找矿产厅一位老战友帮忙给做了鉴定。刚才我来到后山勘察了一下,这里果然有矿脉。为防止走漏消息,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等各部门的领导到了,我才说破这事。好了,大家保护好矿源,下一步就是研究如何采矿了!”
 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。
  小赵大张着嘴巴,喃喃地说:“我的天,陈所办个鸡毛蒜皮的小案子,居然捎带发现了一座金矿!”
  这时,小赵听到旁边的老张激动地对李大头说:“兄弟,这才是真正的好运砸头啊!”
  (发稿编辑:陶云韫)
好运砸头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