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地猎牙人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故事会2018年

西伯利亚的冰冻层里,深埋着许多猛犸象牙。由于资源有限,猛犸象牙的收藏价值越来越高。在这股寻找猛犸象牙的热潮中,会发生什么耐人寻味的故事呢?
  1.深入北极圈
  冯鑫加入猎牙人一行两年多了,对猎取猛犸象牙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。

  这年还没开春,冯鑫和他的合伙人别林斯基、罗果夫早早离开雅库茨克,来到北冰洋沿岸,拉着小型水翼船穿过50公里的冰桥,前往新西伯利亚群岛中的小利亚霍夫岛,开始了新一年的作业。这里深入北极圈内近千公里,长达半年时间的极昼刚刚开始,四周天寒地冻,前方更是有着不可预知的危险。
  一个中国人怎么会到俄罗斯当猎牙人呢?没办法,全是为生活所迫。两年前,冯鑫在国内志得意满,从朋友李森那里借款一千多万投资非洲象牙生意,想趁市场火爆大赚一把。没料到国家加大了禁止非洲象牙贸易的力度,突然宣布,一年内全面停止商业性加工、销售象牙,国内象牙价格顿时被腰斩,巨额投资蒸发殆尽。一夜之间,冯鑫变得一贫如洗、债台高筑。李森看冯鑫还不了钱,顿时翻了脸。冯鑫知道,李森在国内有手眼通天的手段,只得告别了娇妻元萌,出了国境,躲到了俄罗斯的雅库茨克,更名为“拉夫罗夫”,过上了俄罗斯人的生活。
  在雅库茨克没过多久,冯鑫山穷水尽了,他便跟别林斯基、罗果夫这两个当地人结了伙,想去北极圈内挖猛犸象牙。自从非洲象牙禁贸,万年前已灭绝的猛犸象的牙齿逐渐成了替代品,市场价一路攀升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加入到寻找猛犸象牙的热潮中。这些人被称作猛犸象牙猎人,简称猎牙人。
  头两年,冯鑫他们没有出洋,沿着勒拿河、亚纳河沿岸搜寻,结果发现到处都是猎牙人,到处都是挖剩的坑洞,竞争无比激烈,要想找到一根像样的象牙,比登天还难。第一年一无所获,第二年只挖到了一根品相一般的象牙,卖了两万多美元,除了必要的生活开支,其他全部用来置办了来年出征的车船、工具和物资……
  现在,他们赶在别人前头来到小利亚霍夫岛,就是要抢得先机,在多数猎牙人望而却步的绝地,争取到可观的收获。
  冯鑫他们绕岛观察,最后在小岛北岸十几米高的冻土层下面停了下来,近处支离破碎的冰块正在消融,远处海面波涛汹涌。
  三人吃了几个牛肉罐头,开了一瓶伏特加,每个人灌了几口,僵冷的身子顿时热乎起来。
  别林斯基打了个呼哨,“哈哈”笑起来,说:“伙计们,咱们去唤醒那些沉睡的猛犸象吧!拉夫罗夫,你在炙手可热的非洲象牙上遭遇寒流,现在可以在地球最冷的地方靠着猛犸象牙重新火起来;罗果夫,勇敢地做一名优秀的猎牙人吧!来,祝我们旗开得胜、财源滚滚……”
  三人一阵大笑,击掌叫好。他们从水翼船上卸下物资,选了一处紧挨着海边的土崖,拿起铁钎子扎了几下,震得虎口生疼。
  别林斯基说:“硬得跟石头似的,夏天最热的时候都化不开,只能上高压水枪了。”
  一台发电机和三台便携式高压直流水枪很快被抬出来并组装完成,入水管甩到海水里,三架水枪头固定在铁钎上对准了冻土层。轰鸣声中,三股高速水流喷射而出,压力各相当于100公斤,冻土层经受不住近距离冲击,三个落水点位瞬间削掉了一大块冻土,在土崖面上打出一个深坑来。深坑越打越深,最终打出一个可容两个人并排进出的崖洞,冻土碎块儿顺着水流从洞内漂进了海水中……
  高压水枪连续运行了10个小时,打出了一个深十米左右、又湿又滑的土洞,在两处发现了猛犸象牙。冯鑫他们停了机器,戴着头灯、安全帽进去继续忙活了半天,抬出来四根完整的象牙。
  在阳光下,他们看清楚了,一对红皮,一对黑皮,每根约50公斤重,竖起来比个头最高的别林斯基还要高出半米。
  猛犸象牙封在冻土中至少上万年,皮色会随土质中的金属元素而发生变化,呈现出蓝色、黑色、红色等。其中蓝皮最稀有,市场价最高,却千年难遇。当然,他们今天挖出来的这两对象牙,市场价也不低。冯鑫他们首战告捷,有了这四根高品质象牙,现在打道回府,足够三人过几年宽裕日子了。
  冯鑫掰着指头算道:“按现在雅库茨克的市场交易价,这四根象牙至少能卖每公斤520美元,也就是说,咱们攥到手里的钱少说已有10万美元。如果能跟中国人直接交易,这价值恐怕还要翻倍……”
  高兴之余,冯鑫还有些失落,就算10万美元全部归自己,也远远堵不上自己造出来的债务大窟窿。
  别林斯基和罗果夫已经兴奋地跳起了转圈舞“欧苏哈伊”,他们见冯鑫表情阴郁,就伸手拉着冯鑫跳起来,说:“别想那么多,钱要慢慢赚嘛,总有一天,你会亲自将大笔美元和大批猛犸象牙带回中国的。”
  冯鑫受到他们情绪感染,也改换了笑容,跟着跳了好长时间……
  随后的两个多月里,他们尽情地燃烧汽油发动机器,在临海的冻土悬崖上打出了几十个深土洞,洞与洞之间相互贯通,进入之后仿佛进了迷宫。高高低低的洞口分作了五层,远远望去跟马蜂窝一样,愣将这片冻土下的猛犸象牙悉数清理了出来,附近的海水也被破碎的冻土染成了黑黄色。
  当汽油耗尽,高压水枪停工之后,他们数了数,共计挖出二十多根高品质象牙,也就是说,他们已经拥有50万美元以上的财富了。
  冯鑫他们在海边开了几瓶伏特加庆祝,喝得烂醉如泥,醒来之后,商量是返航还是继续干下去。
  别林斯基分析说:“如果想呆下去,我们还能干四个月,直到极昼结束。如果返航,现在就可以装船,但海上风浪很大,非常危险。”
  罗果夫不无惋惜地说:“可惜带来的汽油太少。我们来回一趟不容易,真舍不得走!要不,我把这洞炸塌了,说不定还会露出不少象牙呢,炸藥我都准备好了……”
  别林斯基打断说:“省省吧,炸塌了把咱自己也埋进去吗?”冯鑫蹙着眉头,说:“新西伯利亚群岛是法外之地,其他问题倒不打紧,打紧的是豁牙莫洛霍夫别找上门来,他来了,那咱们全完蛋。我的意见是,安全撤回。”
  两人一听豁牙莫洛霍夫,吃了一惊,立马说:“那赶紧回去吧!”
  他们在海边赶紧将象牙一一清洗干净,将船舱中用不上的工具、食物悉数抛出,正准备往船上装象牙,突然听到空中一阵急速的螺旋桨声音,抬头看见几架直升机飞近,飞机里有人喊话:“你们几个不怕死的,莫洛霍夫的地界也敢来,赶紧乖乖放下象牙,双手抱头跪在地上!”
  三人一听这话,心想完了,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,莫洛霍夫的人来了。
  2.流落无名岛
  莫洛霍夫是西伯利亚地区最大的猛犸象牙收购商,并将九成猛犸象牙高价转卖给中国,也就是说,只有他能跟中国人取得联系做生意,其他人要想接触中国象牙商人,那是搬梯子上天——没门。
  莫洛霍夫还将北冰洋沿岸那些小海岛置于私人猎牙的范围,决不允许他人染指。每年春天,莫洛霍夫雇佣大批猎牙人上岛猎牙,豢养的打手则驾驶直升机和水翼艇挨岛巡逻,严厉处置私自上岛猎牙的人。
  冯鑫他们干这行两年多了,当然知道莫洛霍夫的厉害,现在如果不走,那就相当于等死。
  趁着直升机正在找地方停靠的工夫,冯鑫问:“跑不跑?”
  罗果夫瞅着那堆象牙说:“我们跑了,象牙怎么办?”
  别林斯基说:“象牙丢了可以再挖,命丢了不可以再生。当然要跑,可是往哪儿跑?”
  冯鑫咬牙说:“留在岛上死路一条,上船吧。准备……跑!”
  三个人从地上跳起来,几步跃上水翼船。别林斯基开动船,扭头就向南面大陆方向逃,冯鑫喊道:“往北走,往北走,南面来人了!”
  别林斯基抬眼一瞧,莫洛霍夫的几艘巡逻水翼艇开足马力冲过来了,子弹“嗖嗖”地从耳边飞过,他赶紧调转船头向北加速逃离。
  海面上风浪三尺多高,冯鑫他们的水翼船是半浸式,速度加快后在風浪大的海面上容易翻船,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冒险了。莫洛霍夫的水翼艇长期在海面巡逻,都是全浸式,吨位大,扛得住风浪,就是速度稍慢,所以远远地跟在冯鑫他们后面,就是追不上。不过,追的人也看出来了,半浸式水翼船随时有翻船可能,而且越向北越危险。他们停止了射击,就在后面咬着紧追不舍,想看看这三个大胆的猎牙人如何在海水中挣扎、沉没。
  这一追就是一天,眼看过了新西伯利亚群岛的最北端。冯鑫和罗果夫往后看看,追的人已经消失在后面,就喊住别林斯基:“别开了,别开了,再开到北极极点了。莫洛霍夫的人不追咱们了。”
  别林斯基大声喊:“我倒想开,可惜没油了,这是海浪推着走呢!”
  水翼船失去了动力控制,转了几圈后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,三个人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保持船体平稳上,就这样在海浪中坚持了好几天。当他们耗尽气力,准备放弃的时候,突然看到远处海平面上露出一个白晃晃的浮冰,冯鑫虚弱地说:“在船上太危险,上浮冰歇歇吧。”另外两人点点头,没力气再说话了。
  水翼船靠近冰山,发现这不是浮冰,而是一个海拔极低的小岛,冻土上覆盖着厚厚的冰雪。还没到极昼温度最高的时候,到那时,海水随时会把这个小岛淹没。
  三人将水翼船拖上岸,往地上一躺,浑身像散了架,再不肯动弹。
  昏睡许久,罗果夫突然失声痛哭,把大家都惊醒了:“到手的巨额财富就这样没了,早知道这样,把象牙放在船上就好了……”
  别林斯基起身翻了翻船舱,说:“别叫了!恐怕未来几天,你挤眼泪的力气都没有了。”
  原来,大部分物资都卸在小利亚霍夫岛,剩下一部分在逃命途中都颠到海里去了。
  冯鑫在船舱里摸出几把猎枪,这主要是防备北极熊、北极狼等野生动物袭击的装备,小利亚霍夫岛上没遇见野生动物,猎枪没用过。冯鑫说:“我们在岛上转转,看能不能打只海豹。”
  别无他法,三人忍着饥饿,人手一杆枪,往小岛中央走去。
  谁知没走多远,冯鑫被什么东西绊倒在地,他用手扒拉开积雪,竟是一根象牙,一半在雪中,还有一半在雪下的冰层中。冯鑫正要招呼别林斯基和罗果夫,那两个人也踩到东西了,在冯鑫之前喊了起来:“天呐!上等的冰种象牙!”
  冯鑫意识到了什么,他在雪地里跑了个大圈,一圈下来被绊了好几次,挖开一看,全是冰封的象牙,他激动地喊道:“数不清的冰种象牙啊!需要多大的运气,才能碰到这么多上好的象牙……”
  根据埋藏的环境,猛犸象牙可以分为土料、冻土料和冰料。土料产自温带地区,如中国东北、内蒙古、青海等地都有,不过象牙全部钙化了,缺少开发价值;冻土料在广袤的西伯利亚和近海岛屿中较多,保存基本完好,市场价值较高,市面上最多的是这类象牙;冰料就是冯鑫他们现在看到的,完好无损地保存在天然冰块中,是罕见的上等品质猛犸象牙,市场价格能翻倍。
  别林斯基和罗果夫在雪中摸索了一会儿,到处都是象牙。罗果夫激动地说:“我们发大财了。如果能找到吃的,就别急着走了,在这里挖几天象牙,把船装满再走!这么浅的象牙,就是用手也挖出来了。”
  罗果夫的话说到了大家的心坎里,但前提是,必须尽快找到吃的,否则一切都是奢望。
  三人强打精神,花半天时间在岛上转了一圈,半只海鸥都没见到,他们的情绪变得十分沮丧。
  冯鑫眼睛看着远处,说:“温度变高后,这个小岛就会被海水淹没。正因为它不经常露出海面,所以不但人们不曾注意到这个小岛,连动物都不肯在这里落巢生活。如果我们不赶紧离开,会被淹死的。”
  别林斯基一边踢着脚底下的积雪,一边说:“咱们啊,赶紧抬几根象牙上船,往回走吧……”
  3.生死一瞬间
  说话间,别林斯基落脚踩到了一个凸起的小坡,跟踩到象牙感觉不一样,他扒开看看,惊喜地说道:“快看,这只猛犸象保存得多好,简直跟睡着了一般。”冯鑫和罗果夫看到了一只皮肉保存完好的猛犸象,侧躺在冰中,一块肚皮凸起在冰面上。
  冯鑫顿时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指着地上的猛犸象尸体,说:“我们吃的问题解决了,感谢老天和别林斯基刚才的一脚。”
  别林斯基和罗果夫恍然大悟,拍手叫道:“是啊!虽然是僵尸肉,终究是有吃的了。”
  他们在船上拆了几样可以凿冰的铁棍铁块,把冰冻猛犸象的肉挖了出来,赶紧拿出固体燃料烤肉,饱饱地吃了一顿……
  后顾之忧解决后,冯鑫他们开始挖冰料象牙,挖了一堆又一堆,品质最好的象牙才有资格上船。
  最出人意外的是,挖到最后,冯鑫他们挖到了一对超大的猛犸象牙,每根长四米有余,水桶般粗细,重约150公斤。
  一般的猛犸象牙,长两米至三米,重50公斤至80公斤,而这对象牙真是前所未见,超出想象。大家激动之余,推断一定是遇到了猛犸象王的遗骸,于是送了这对象牙一个“猛犸王牙”的美称。
  冯鑫他们装了满满一船的宝贝。现在,他们得在海水淹没小岛之前离开,安全返回陆地。他们选了一个风浪较为平稳的时刻上船,半借着风力,半借着划水,努力向南挣扎航行……
  天不遂人愿,两天后,他们被莫洛霍夫的巡逻艇撞见,抓了个正着,被押回了小利亚霍夫岛。
  按以往的规矩,莫洛霍夫的手下会就地将私闯禁地的猎牙人枪决,并立碑起坟,警示后来者。不过这次情况特殊,冯鑫他们拉回的宝贝太稀有了。莫洛霍夫要求留活口,自己立马飞到了小利亚霍夫岛。
  冯鑫他们被绑得结结实实,跪在小岛北岸的土崖前等待判决。
  一架直升机落地,一个人高马大、裘皮裹身的俄罗斯人跳了下来,径直走到象牙堆跟前,抚摸了几回猛犸王牙,“哈哈哈”咧嘴大笑了一阵。冯鑫看到他缺了一颗门牙,知道这就是莫洛霍夫本尊,“豁牙”的绰号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。
  莫洛霍夫走到冯鑫他们跟前,说:“犯禁者死。带中国人猎牙,你们俩更是罪不可赦。你们应该懂我的意思,說说怎么办吧。”
  罗果夫面色如土,结结巴巴地说:“到了这一步,我们没、没什么可说的,只要能、能饶过我们的小命,这些象牙就都属于你……”
  莫洛霍夫冷笑一声,说:“不饶你们,难道这些象牙就不是我的?”
  别林斯基赶紧赔笑道:“老大,我懂你的意思,我们带你去那个无名小岛,把所有的象牙都挖回来!”
  莫洛霍夫挤出一丝笑容,说:“很好。你们俩带路就够了,这个中国人,杀掉算了。”
  猎牙人本身竞争就激烈,不允许外国人参与进来,因此莫洛霍夫执意要先杀掉冯鑫。
  别林斯基赶紧摆手说:“这个中国人在他的国家做非洲象牙生意失利,已经回不去中国了,连名字都改成了俄罗斯名字,也是一个讨生活的普通人。再说,找到无名岛恐怕不容易,有他在,有更多胜算……”
  莫洛霍夫想了想,对冯鑫说:“暂时留下你的小命。如果能帮我找到那个无名岛,将来我或许会考虑雇佣你们猎牙。”
  冯鑫本以为要死了,好在莫洛霍夫改变了主意。只要活着,就有机会逃走。
  莫洛霍夫调来三艘大船,带了几十名打手和一百多名雇佣的猎牙人,浩浩荡荡向北进发。
  离开西伯利亚岛群向北走了四五天,又借助望远镜不间断地瞭望,愣是没看到那个无名岛。
  莫洛霍夫焦躁地质问三人怎么回事,是不是故意带着他们兜圈玩。
  冯鑫说:“小岛应该就在这附近。海水上升很快,这个小岛海拔本来就低,恐怕已经被淹没了。如果真是这样,或许明年才会有机会再找到它。”
  莫洛霍夫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等不了,我现在就要找到。你们三个是不是不肯用心?”
  说话间,瞭望塔上有人喊道:“老大,老大,西边水面有情况。”
  莫洛霍夫拿起望远镜往西看了看,水面上果然露着一个冰盖。冯鑫他们也拿着望远镜仔细看,罗果夫激动地说:“可不就是那个岛嘛!可惜快被淹没了。”
  三艘船驶向无名岛,靠近小岛后,当即有人放下水翼艇上岛,还真从上面敲出两根象牙来。
  但莫洛霍夫手下的人很快回来了,说那不是岛,就是一块不大的浮冰,他们把整个冰块敲碎了,只找到两根象牙。
  莫洛霍夫听说不是无名岛,而是一块浮冰,脸色又变了。冯鑫说:“这浮冰有可能是从无名岛上脱落的,说明无名岛应该在附近。”
  莫洛霍夫瞥瞥那两根品质上乘的象牙,心里赞同冯鑫的说法,说了声:“那就继续加紧找。”
  就这样,轮船在茫茫大海上转来转去,却没再见到任何目标。
  这天,莫洛霍夫手下匆匆跑来报告:“中国商人李森打电话说,我们传给他的猛犸王牙照片,他非常感兴趣。他已经订好机票,准备飞到雅库茨克亲眼看看,如果满意,愿意出高价收藏。”
  莫洛霍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看来李森这次动心了,否则不会亲自来。既然他喜欢,价钱就要往高了要。返航吧,带几个人跟我回雅库茨克,准备热烈欢迎我的老朋友李森。”
  莫洛霍夫扭头看看一旁的冯鑫他们,对手下人说:“做好卫星定位,回头慢慢找。他们三个也没什么用处了,带回小利亚霍夫岛,按规矩办。”说罢,莫洛霍夫带人进了船舱。
  听到“李森”的名字,冯鑫心中一惊。原来,这李森就是冯鑫在国内的债主,而且听得出来,莫洛霍夫对李森很熟悉,双方应该有了很久的生意往来。只是,李森一直对冯鑫说,搞非洲象牙最有潜力,猛犸象牙没搞头……
  冯鑫愤恨地想,如果自己运气好,顺利将猛犸王牙带回去,不但李森的债务一笔勾销,恐怕还能从他那里得到一大笔钱呢,可惜被莫洛霍夫捡了现成。现在,自己将要葬身于冰冷的万年冻土中,千百年后还可能被后人挖出来当标本,就像现在挖出的猛犸象一样,想想都让人受不了,必须想想办法……
  冯鑫他们的一只手仍被铐在船边铁栏杆上,手里只有三只望远镜,不远处有两个持枪守卫看着,能有什么办法呢?大船又往南走了四五天,还有半日航程就是小利亚霍夫岛了。
  冯鑫在别林斯基耳边说了几句话,别林斯基又传给了罗果夫。守卫看见了,制止道:“不要交头接耳,小心挨枪托子!”
  这时,别林斯基突然捂着肚子说:“我闹肚子了,我要上厕所!”
  一个守卫解开手铐,用枪顶着别林斯基往厕所去了。这边,罗果夫抄起一个望远镜直接扔到海里去了,另一个守卫边骂边过来想收走剩下的两个望远镜。刚一靠近,冯鑫一把抱紧了守卫,罗果夫从守卫腰间刚摘下手铐钥匙,就听“扑通”一声,守卫被冯鑫扔到海里去了。两人迅速打开手铐,持枪要去救别林斯基,看到别林斯基已经持枪从厕所拐出来了,原来守卫已经被人高马大的别林斯基解决了。三个人赶紧往海里放下一只水翼艇。
  这时,甲板上的动静已经引起其他人的注意。好在水翼艇已经下水,三个人发动水翼艇,全速朝南跑去。
  莫洛霍夫将三艘大船上十多艘水翼艇全数放下,如泰山压顶般紧追不舍。冯鑫开艇飞奔,别林斯基和罗果夫跟几十名打手对射,力量对比懸殊。显然,冯鑫他们三个毫无胜算,生死就在眨眼之间。
  4.生意接着做
  密集的枪弹压得他们抬不起头,冯鑫实在坚持不到上大陆了,只好第三次上了小利亚霍夫岛。
  水翼艇冲上岸,沿着海岸线都是悬崖,眼前就是花费两个月工夫挖出来的崖洞。不用说,进入纵横交错、阴暗潮湿的崖洞里,比在海岸线上安全得多,三人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。
  莫洛霍夫上岸后,笑道:“你们全部进洞,见人直接击毙,然后带猛犸王牙回雅库茨克见贵客。”
  几十名打手戴上头灯和安全帽,从下面一层几个洞口鱼贯而入。
  很快,打手们都进了崖洞,莫洛霍夫站在崖洞外看热闹。
  突然,冯鑫、别林斯基和罗果夫出现在顶层的崖洞口,冲着莫洛霍夫竖起中指。莫洛霍夫满不在乎地对着雇佣的猎牙人说:“你们猜,他们是选择跳下来自杀,还是被弟兄们杀死?猜对了有奖!”
  雇佣的猎牙人顿时亢奋起来,纷纷说出自己的判断,期望获得莫洛霍夫的奖赏。
  这时,只见罗果夫用胳膊一比画,三个人同时跳了下来。与此同时,“轰……轰……轰……”数声闷响从崖洞中传来,所有洞口喷出一股股急速气流,数十米高的土崖瞬间崩塌,扬起一片冰碴儿和土疙瘩,推翻了两艘近海停靠的大船。
  所有人被崩塌的冻土埋在地下,恐怕没人能活下来了。
  过了好一会儿,只听得“哗啦哗啦”几声,从土堆下钻出三个人来,正是冯鑫、别林斯基和罗果夫,三人相视大笑,紧紧拥抱在了一起。
  原来,冯鑫他们挖完崖洞时,罗果夫就想炸了土崖碰碰运气,看能不能再露出几根象牙来。他悄悄在洞里装了引爆装置,结果商量时没达成统一意见,加上直升机突然出现,他们仓促逃离,罗果夫的爆破计划没能实施。今天重新回到崖洞,看到几十号人持枪搜索,三人已处于绝地,罗果夫重提爆破崖洞,要与莫洛霍夫同归于尽。
  冯鑫问:“爆炸威力有多大?如果我们跑到最高的洞口,还有没有生机?”
  罗果夫眼前稍稍一亮,说:“冯鑫的话倒是提醒了我,我先前在洞里布置了10个爆炸点,横向四五十米,纵向直到崖顶,肯定都被炸塌。我们如果跑到最高处,拆除距离我们较近的两个爆炸点,再顺着爆炸波跳出去,生存的机会百分之三十,值得一试!”
  就这样,三人一边钻洞,罗果夫一边摸索着拉线布置,不久,他们就站在了最高的崖洞口,朝着莫洛霍夫竖起了中指。
  罗果夫说:“看我手势,我说跳再跳,不能早也不能晚,试试咱们的运气吧!”
  罗果夫按下了爆炸按钮,就在爆炸的一瞬间,三个人随着罗果夫手势跳了起来,爆炸波和碎土渣推着他们向上飞出一个弧线,随后被埋在了浅土中。他们很快爬了出来,除了身上厚重的衣服被碴儿擦出的口子和皮外伤,没有大碍。
  豁牙莫洛霍夫竟然被除掉了,真是不敢相信。他们再次紧紧抱在了一起,笑了很长时间。
  海边有一艘大船完好无损,那船上还有几名雇佣猎牙人。三人一上船,他们就举手过头。有机灵的见形势逆转,不待冯鑫询问,主动说:“猛犸王牙和你们挖出的所有象牙,还有莫洛霍夫今年开春以来挖出的象牙,都在卡洛岛南端的集装箱里,我们愿意领你们去取。”
  卡洛岛是小利亚霍夫岛附近的一个小岛,夏季冰雪消融后,南端是一个优良海港,莫洛霍夫用海港码头集装箱临时安放象牙。
  大船直接开往卡洛岛。
  冯鑫又到船舱里搜了一番,将李森的电话记录翻了出来,认真看了看李森飞往雅库茨克的安排。
  别林斯基说:“拉夫罗夫,现在回到雅库茨克,肯定会有很多商人主动找上门来,难道你还要找莫洛霍夫的交易人?”
  冯鑫摇头说:“你不知道,我在国内欠债,欠的就是这个李森的债。有钱不还,那就不是一个男人该干的事儿了,做人要凭良心。”
  罗果夫竖起大拇指,说:“好样的。不过你在中国欠债,被他追杀,凭这一点,他李森就不是好人。”
  冯鑫叹口气,说:“国内欠钱不还的人才是爷,把借钱的人都吓坏了。有时候真怪不得人家发狠。”
  大船很快到了卡洛岛南端海港,雇佣猎牙人下去对码头集装箱的守卫一说,守卫只得把枪献出来了。
  在雇佣猎牙人的帮助下,冯鑫将大部分象牙装上船,剩下一部分送给那些猎牙人,说:“以后新西伯利亚群岛上没人无法无天了,但也没有人雇佣你们猎牙了,这些象牙,你们拿走换些钱另谋生路去,海港里还有船,你们自己回大陆吧!”
  冯鑫他们开船,渡过海峡,沿着勒拿河上溯,赶在李森飞来之前,回到了雅库茨克。
  别林斯基天生一张谈判的嘴,他出面与李森谈判。冯鑫藏到了幕后,他不想让个人债务影响猛犸王牙的价值,特别嘱咐别林斯基不要提到自己,非要说,就称拉夫罗夫。
  别林斯基跟李森联系,说猛犸王牙已经易主,现在属于一个叫拉夫罗夫的人了,当然,之前的约定不变,绝不惜售。李森回道:“猛犸王牙属于谁不重要,将来卖给谁才重要,我能给最实惠的价钱,并且以后象牙的需求量只增不减。”两个人约定了看货的具体时间和地点,别林斯基和罗果夫提前做好了接待安排。
  头天晚上,冯鑫稍稍收拾,去了李森入住的酒店。他在618套房门前犹豫了很久,最后按下了门铃。
  “谁呀?”一个熟悉的女声传来,开门后,冯鑫竟然看到了裹着睡衣的妻子元萌。元萌一脸惊讶:“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?”
  冯鑫情急之下撒谎道:“我看你进了这家酒店,就跟了进来。”
  “谁跟我们来了?”李森在房间里面问道。
  冯鑫顿时明白了,对元萌吼道:“原来你三年前不肯跟我走,是另攀高枝了呀!”
  元萌愧色褪去,换作一副冰冷的面孔,说:“一个男人没能力赚钱养老婆,难道让老婆赚钱养你?赶紧滚吧,我不想再见到你!”
  李森听出冯鑫的声音,走到门口露出一张白胖的脸盘,故作惊讶地提高了音调:“哎呦!是冯鑫啊,真是他乡遇故知,没想到在这穷地方遇见了你。奋斗三年,日子过得怎么样?今天过来是还钱吗……”
  一连串的冷嘲热讽让冯鑫几乎抬不起头来,他压制了自己的愤怒,说:“欠的钱肯定还你,但你先说明白,元萌怎么跟你了?”
  李森故意一把揪住元萌,在她脸上一阵猛亲,元萌乖巧地迎合着。许久,李森抬起头说:“怎么样?我俩这是两情相悦,看明白了吧!”
  冯鑫彻底对元萌失望了,他不冷不热地说:“既然元萌喜欢你,对她倒是好归宿。欠你的钱,我过几天有钱了,就会还你。”
  李森“哈哈”大笑,说:“过几天,到底过几天?这句话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。实话告诉你,我来这里,要做一笔天大的生意,马上就要赚到数不清的钱,也不指望你的钱了。你跑到异国他乡受了几年苦,媳妇也跟了别人,真是可怜。让我告诉你怎么回事,然后你就可以从这里离开,该干吗干吗去……”
  接着,冯鑫就听到了一段骇人听闻的阴谋……
  5.忍辱非君子
  数年前,冯鑫坐拥一千多万的遗产,还有娇妻元萌,生活无忧。他平日里做点生意,但疏于打理,大部分时间都在鼓捣象牙,还交了一帮玩象牙的朋友,其中就有李森。
  李森人脉广、消息灵通,投资经营非洲象牙店铺,生意蒸蒸日上。他得知冯鑫有钱,又看到元萌漂亮,就动了歪心思,天天去冯鑫家谈象牙,跟元萌眉来眼去,不久就勾搭上了。
  恰好,李森得到内部消息,国家准备彻底禁止非洲象牙贸易。那时他手上还有两千万元的非洲象牙存货,要赶紧甩出去。李森觉得机会来了,他加大对冯鑫的游说力度,让他投资两千万元,购买价格虚高的非洲象牙,冯鑫动了心。
  这笔投资远远超出冯鑫的承受能力,冯鑫吃不准,就跟妻子元萌商量。元萌说:“没有风险怎么赚大钱?李森是你最好的朋友,那是跟你分享他的赚钱门道呢!”
  冯鑫下定决心购买非洲象牙,自己的钱不够,李森慷慨借给他一千万元。李森代为操办,运来了价值两千万元的非洲象牙,储存起来准备慢慢加工出售。其实,这些象牙都是李森甩掉的包袱。
  没多久,非洲象牙禁贸令突然颁布,冯鑫的财富瞬间蒸发,只剩下一堆见光就犯法的骨头。这时,李森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,开始索要欠款,从和颜悦色到叫骂威胁,甚至雇人行凶。冯鑫走投无路,不得不考虑外逃。
  外逃當然要带媳妇,没想到元萌断然拒绝:“你只管走你的,我在家等你。”
  就这样,冯鑫慌张地逃走了,一走三年。冯鑫前脚出门,李森后脚就进了冯鑫家,跟元萌姘居了。
  李森甩掉非洲象牙,赚走冯鑫的资产,转而投资猛犸象牙,跟豁牙莫洛霍夫勾连,赚钱赚到疯,家产很快膨胀到六七千万元。
  这次到雅库茨克的生意,如果做成了,赚一两亿都不是问题……
  冯鑫听得额头直冒青筋,双手攥得“咯咯”作响。
  李森得意地说:“既然摊牌了,你现在就是无债一身轻,咱们相互放对方一马,以后井水不犯河水,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了。”
  冯鑫当然知道李森天大的生意是什么,他想:今晚真不白来,李森,你天大的生意要黄了,我要让你把吞下去的吐出来……
  冯鑫跌跌撞撞地回了家,想了半宿,叫醒了别林斯基和罗果夫,对着他俩嘀咕了好长时间。
  第二天一早,别林斯基和罗果夫前往猛犸王牙展馆,不久,李森携元萌也到了,他们一起迈进豪华的展馆大厅。
  展馆是别林斯基提前联系租下的,当然要提前付租金,但展馆老板一看别林斯基拉来的展品,立马同意租金延后付不是问题。
  猛犸王牙就在大厅正中,在灯光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。周围众星拱月般陈列着大量品质上乘的象牙,可在王牙面前它们也黯然失色。李森搞猛犸象牙也有几年了,但他也从未见过这么迷人的猛犸王牙。
  到了谈判桌上,没等别林斯基开口,李森说:“我是个实诚的人,我在中国有六千多万元的资产,相当于一千多万美元,再多就没有了,我愿意全数拿出换这对猛犸王牙。”
  生意场上,谁在乎你的那点儿实诚呢?别林斯基“哼”的一声笑道:“李森先生,你在开玩笑?你是识货的人,开价少于两千万美元,你觉得说得出口吗?”
  李森白胖的脸上渗出了虚汗,他说:“一千两百万美元,再多我真承受不了。”
  别林斯基不紧不慢地说:“李森先生,这对猛犸王牙带回中国,对你将意味着多大回报?咱们后头还要做长线生意,一千八百万美元,非常优惠的折扣,不能再少了。”
  两个人唇枪舌剑,费了大半天时间,将价钱定到一千五百万美元,当即签订合同。
  李森回了一趟国,很快将30%的订金汇到了别林斯基的指定账户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李森和元萌带着两大兜美元回到雅库茨克。看别林斯基将装有猛犸王牙的集装箱吊到卡车上,才放心交付余款,之后亲自押送卡车回中国。
  过了些日子,李森打电话给别林斯基,别林斯基没接,罗果夫接了。只听李森怒气冲冲地质问:“你们搞错没有?在边境开箱验看,猛犸王牙变成了一对非洲象牙,我现在成了涉嫌走私违禁品的嫌疑人了!被罚了几十万美元,差点进了监狱。快查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把猛犸王牙赶紧运过来!”罗果夫不紧不慢地说:“对不起,我不负责这块儿,负责人外出了。”
  李森骂道:“那个谈判代表别林什么夫,还有猛犸王牙所有人拉夫什么夫呢,都不在?这夫那夫,没有一个有用的男子汉大丈夫!天大的生意都没有优质服务,以后还怎么做长久生意?”
  罗果夫名字里也有一个“夫”,他不想再听李森啰嗦,就挂了电话。
  过了两天,罗果夫又接到李森的电话,说他又回到雅库茨克了,要求见面。罗果夫说:“给你指一条明路,拉夫罗夫和别林斯基已经去新西伯利亚群岛猎牙去了,要想见他们,你只能去那儿找。”
  李森气急败坏地说:“我们签有合同,上面可是盖着你们老板拉夫罗夫的印章,我要告你们诈骗!”
  罗果夫挂了电话,注销了号码,再也不跟李森联系了。
  李森联系不上人,只能跑到法院告状,可是法院根本查不到拉夫罗夫这个人。李森彻底傻眼了,当初为了买猛犸王牙,他将国内的全部资产抵押,又借了不少钱,甚至有高利贷,凑够了一千五百万美元,付给了俄罗斯人。现在他遭遇骗局,猛犸王牙不翼而飞、不知去向,他全部指望落空,不敢再回中国。李森流落雅库茨克街头多日,决定趁夏季没有结束,前往新西伯利亚群岛寻找拉夫罗夫和别林斯基。李森跟元萌商量,元萌说:“北极圈那种苦寒的地方,女人怎么能去?你尽管去吧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  李森不得已,只身前往北极。李森走后没不久,元萌就跟着一个有钱的俄罗斯人走了。
  李森和元萌根本没有想到,他们的遭遇都是冯鑫一手策划的,这一切也是他俩咎由自取。
  自从那夜冯鑫从酒店回来后, 别林斯基和罗果夫就开始准备。第二天,别林斯基与李森进行谈判并签订合同,反复表明他代表的是猛犸王牙所有者拉夫罗夫,所有印章使用的都是拉夫罗夫的名字,因此李森手上的文件没有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。
  随后,李森和元萌押送猛犸王牙走了,但运送猛犸王牙集装箱的司机和守卫都是提前买通的人员,中途过夜休息时,趁李森和元萌睡熟,集装箱里的东西被调包了。
  待海关查获李森,李森找回来讨说法,罗果夫虚以应付,准备把李森和元萌骗到北极去猎牙受苦。李森真去了,可没想到,本以为元萌和李森是真感情,谁知到最后,元萌狠心舍棄了李森,投到了别人的怀抱……
  看看事情推进得差不多了,别林斯基将卖猛犸王牙的钱分做三份,存入三张银行卡,给冯鑫和罗果夫各一张,对冯鑫说:“拉夫罗夫……不,以后不能再叫这个名字了,还是叫你本名好。冯鑫,你的事情已经办妥,猛犸王牙怎么处理?要不你联系中国的新买家再卖一次?”
  冯鑫说:“猛犸王牙不能再卖到中国。你们不知道,李森早就在中国宣传造势,推销猛犸王牙。现在谁都知道李森拥有这对王牙,如果再从别的路子突然冒出,谁也不敢接。我的意思是,这对猛犸王牙还是留在俄罗斯,作为我们生死友谊的见证,将来也会成为你俩象牙生意的招牌。不到万不得已,没必要卖了它。”
  别林斯基和罗果夫听出点儿弦外之音,问:“你要干吗,要离开我们啊?”
  冯鑫点头说:“是的,我要回到中国去。一是想家,好久没能舒舒服服地过自由的日子了;二是为了打通我们生意的下游渠道,争取一个对咱们兄弟都有利的行情。”
  别林斯基和罗果夫尽管不舍,但也知道外面千好万好不如家好的道理,何况除了李森,他们也终究要在中国寻找可靠的生意伙伴。冯鑫回去,再合适不过了。
  别林斯基和罗果夫举行了盛大的送别宴,又分出一批上等品质的猛犸象牙,由冯鑫带回中国。
  一切都结束了,一切仿佛又重新开始了。冯鑫在国内过上了新生活,不过,他做生意开始上心了。还有,他在生意场上绝不肯使用阴谋害人,他受过那样的苦,相信世间存在轮回报应。
  很久以后的一天,远在北冰洋小利亚霍夫岛上的李森接到一个猎牙人递来的一封信,信上没有寄信人的名字,写着“李森先生亲启”,信里写道:“我们终于可以相互放对方一马了,从此井水不犯河水,老死不相往来。你最亲爱的朋友,拉夫罗夫。”
  李森想了想,忽然脸色大变,坐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,声音在寂静的北极上空久久飘荡……
  (发稿编辑:陶云韫)
极地猎牙人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