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护小汽车

  民国初年,曹锟当上大总统后,决定在自己的老巢保定府光园,大搞庆典祝贺。
  这天,副官神秘地前来报告说:“大总统,花满堂来保定了。”花满堂是曹锟邀请来的梨园名角,但再大的名角对曹锟来说也就一个戏子,他来保定府了,还用来汇报?
  副官一瞅曹锟脸色不对,忙接着说:“这花满堂是坐着自己的小汽车来的。保定府百姓没见过这玩意儿,把他的小汽车堵在城门处,那边人山人海的,所以特来请示,是不是派一队士兵过去维持秩序,顺便也把花满堂接进来?”
  曹锟听完,眉头一挑,眼珠就转起来了,突然一拍桌子说:“派,必须派!把花满堂接到宾馆后,就把他的小汽车给保护起来,任何人都不得接近。这事,你亲自负责。”
  副官有点傻,说:“保……保护小汽车?”曹锟嘿嘿笑着说:“对,就是保护小汽车。”
  就这样副官亲自带队,把花满堂接到宾馆,然后找来白布把小汽车盖上,让士兵围在汽车旁,站岗保护。
  第二天,副官来见花满堂,说要带他到保定府转转。转了一圈后,两人来到了莲花池。
  这莲花池是当年慈禧太后的行宫。转着转着,副官在一尊雕像前停住了,指着雕像说:“这个观音雕像大有来头,你看,观音手上托着莲叶,莲叶上还有个寿桃。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?”花满堂想了想说:“有寿桃,有莲叶,应该是为了拜寿。”
  “好聪明!”副官说,“那年,刚闹完八国联军,慈禧返京,恰好赶上自己寿辰。当时保定府有一位能工巧匠,为给慈禧拜寿特意制作了这个雕像,名叫莲叶托桃。结果,他却被慈禧杀了。”
  “杀了?”花满堂惊叫道,“为什么?”副官哼了一声,说:“你看这莲叶上托着个寿桃,谐音就是连夜脱逃,慈禧以为对方在骂八国联军打过来时,自己连夜逃出京城。”说到这儿,副官冷冷地看了花满堂一眼,“所以说啊,人不能太自作聪明了,不然会聪明反被聪明误。”
  花满堂顿时一个激灵,这分明话里有话,我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,为庆祝曹锟当选大总统而来,来后副官亲自接待,小汽车还有士兵昼夜护卫,我就是个唱戏的,能有这么大面子?
  花满堂再没心情游玩了,回到宾馆后,来回踱步,自己究竟哪里出问题了?正如坠迷雾间,副官进来了,说:“后天就是大庆的日子了,刚才大总统问,你唱的曲目是什么?大总统想听听。”
  花满堂想了想,说:“哦,准备了许多出戏,我这就写出来,具体唱哪出,听大总统安排。”然后提笔写出那些曲目名称后,递给副官。
  副官接过后正要走,花满堂却又拿出一块玉佩,说:“这块玉佩,是从皇宫里流出来的,非常名贵。今天我把他赠给军爷,权当感谢军爷这两天来对花某的照顾。”
  副官嘿嘿笑着,接过玉佩,说:“客气!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  花满堂话题一转说:“不过,有件事想问下军爷。大总统命人保护我的汽车,又劳烦军爷陪伴,我总觉得有些奇怪,军爷你能不能……”
  副官压低声音说:“你啊,太张狂了!大总统在保定府都没有小汽车,你可好,居然开着这玩意儿来了,造成那么大的轰动。这是大总统的庆典,却被你的小汽车给抢了风头,这不是让大总统很难堪吗?”
  花满堂一听,连忙又拿出一张银票塞给副官,求副官想个办法。副官说:“办法只有一个,你把这小汽车当成礼物,送给总统不就行了吗?”
  花满堂不吭声了,这辆汽车是他倾其所有买的,自己还没坐热乎呢。副官叹了口气,说:“你好好想想吧。还有件事要告诉你,刚才我接到命令,后天,从这宾馆到光园的路要禁街,以保证你的汽车能顺利通过。”
  转眼,庆典的日子到了,花满堂和副官坐着汽车,出了宾馆。果然,沿途上一个老百姓都没有,都是带枪的士兵。花满堂看得心惊肉跳,他感觉自己不是去唱戏,而是去赴刑场。
  当汽车开到半路时,突然有个士兵拦住了汽车。副官探出头问:“怎么回事?”士兵报告说:“前面有群羊,堵住了路。”
  副官眼一瞪吼道:“混蛋,难道没禁街吗?怎么还有羊?把放羊人给我抓起来。” 士兵说:“已经抓起来了。现在弟兄们正在捉羊清道。”
  副官“嗯”了声,缩回脑袋说:“一群废物。”一旁的花满堂不知所措。
  半天过去了,汽车还在原地。副官掏出怀表看了看,探出头吼道:“前面怎么样了?”士兵报告说:“已经捉完了,可又来了好几头牛,弟兄们在赶牛呢,有好几个都被顶伤了。”
  “牛?”副官又惊又气,推开车门走了出去。不一会儿,他余怒未消地回来对花满堂说:“看样子是过不去了,再这么耗下去,恐怕赶不上大总统的庆典了。这个庆典,全国的达官贵人都来了,你要是耽误了时间,这事如何收场,可真就不好说了。”
  这下,花满堂彻底明白了,心说:我算看出来了,什么羊啊牛的,分明都是你们安排的,到头来还给我扣个大帽子,不就是想黑了我的汽车吗?如今我羊入虎口,只得按着人家的剧本唱。于是花满堂说:“军爷,我早就想好了,决定唱完戏后,当场宣布把小汽车当成拜寿礼物,呈给大总统。如今,你可得想个办法,千万不能耽误了啊。”
  副官一听,立刻眉开眼笑地点头说:“好,其实现在办法只有一个,把汽车开回宾馆,然后乘黄包车抄近路,赶赴光园。”
  花满堂只得点头同意。就这样,花满堂终于赶到了光园,唱完戏后,当场宣布把小汽车当成贺礼,送给大总统!哪料曹锟却连连摆手,扭着胖身子走上台,一通慷慨大义、两袖为民清风的表白过后,居然不要。
  花满堂傻眼了。不要?你不要却让副官那么折腾我?忽然,花满堂明白了,哦,这不是“曹丕三让汉家天下”的戏文吗?果然,台下一片掌声、口号声,像炸了锅似的。紧接着,花满堂第二次提出,把小汽车送给大总统。曹锟再拒,花满堂第三次又提。
  这回台下的副官,终于带头喊了起来:“大总统,您就收了吧。不然要寒了天下百姓的心啊。”顿时一片附和声炸响。
  曹锟思索良久后,终于表示收下小汽车,然后面对台下朗声说:“我不是为我曹某自己收下这辆小汽车的,而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个问题,这辆小汽车进城时,老百姓们为了观看,居然把路都堵了,我不得不派兵保护。这说明了什么?说明老百姓们太没见识,太需教化了。所以本总统决定,把这辆小汽车摆到城门口三天,让老百姓随便看,随便摸,绝不派兵保护。”

(作者:王静者 来源:《故事会》杂志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