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道

盗亦有道
  民国年间,豫东平原有个地儿叫渠阳镇,这地儿出了个有名的强盗,叫张大锤。这天,渠阳镇的教书先生刘半水出去会朋友,回来的时候晚了点,他正往前面走着,忽然有人从后面撑开一个黑布口袋,一下子就把他的整个脑袋给套住了。
  刘半水吃惊不小,一边叫嚷着一边打算用手把黑布口袋拿掉。可是,对方一只手拽住口袋的下摆,另一只手握着的匕首就抵住了他的腰部,恶狠狠地说:“甭动,再动我这刀子就给你一下。”
  刘半水哪里遇见过这样的事情,当时就吓得不敢再动了。对方也没为难他,牵着他左转右转,最后来到了一座破房子前才停了下来,一把就将他头上的黑布口袋拽了下来。这人看了一眼刘半水,惊讶地叫道:“怎么是你呀,刘先生?”
  刘半水慢慢把眼睛睁开,一看,眼前站着的人不认识。见刘半水一脸疑惑,对方又说:“刘先生,我是张大锤呀,小时候还跟你学过识字呢!”
  一听到张大锤三个字,刘半水似乎想起了什么,早年他确实教过张大锤识字。
  张大锤一笑说:“刘先生,你别害怕。实不相瞒,我是接到别人传过来的信儿,说有个财主要从那儿经过,让我做一票,我这才下了手。要是早知道是你,我肯定是不会干的。你放心,我这就送你走。”
  刘半水一听,就打算转身离开,不料张大锤又说:“刘先生,慢着!”刘半水只好站住,张大锤说:“各行各业都有规矩,我们做强盗的也有,既然出手做了一票,不管是谁,都得留下点东西来,这叫盗不落空,要是坏了规矩可就不好了。”
  说完,张大锤走到刘半水近前,上一眼下一眼看了看,然后一伸手,把刘半水头上的帽子摘下来,说:“刘先生,我看你这帽子挺破的,就留下来吧,改天我给你送去一顶新的。”
  传来噩耗
  不料几天之后,张大锤听到一个消息:刘半水突然死了,明天就是安葬的日子。这可让他吃惊不小,心想这兩天事儿多,欠刘先生的那顶新帽子还没送过去呢,人怎么说走就走了?考虑到自己对不住人,张大锤定下了一个冒险计划,决定亲自前往刘府吊唁。

  当天晚上,张大锤带上一份祭礼,偷偷地来到了刘家。等他一报上名字,刘家人登时一个个横眉怒目起来。张大锤一看,先把打算赠送给刘半水的那顶新帽子放到旁边,说:“我是来给刘先生送新帽子的。当初我之所以要刘先生那顶帽子,一是为了不坏规矩,二是那帽子太破了,我想借机送刘先生一顶新帽子……”
  张大锤不说这话还好些,等他话音一落,刘半水的儿子怒气冲冲地喝道:“张大锤,你别在这儿假仁假义了,要不是你抢了我爹的帽子,老人家还不会被气死呢!”
  张大锤一听,疑惑不解地说:“刘先生去世,是因为我留下了他的帽子?”
  刘半水的儿子说:“你别在这儿演戏了,你肯定知道我爹把一辈子的积蓄全都藏在了帽子里,这才借口不破坏规矩留下了帽子,你这人好歹毒呀!”
  张大锤这才算听明白了,说:“刘家兄弟,我听懂了,你误会我了。这中间必定有人陷害于我,你放心,刘先生出殡这天,我会给他老人家一个交代。”说完,他跪下来,冲着刘半水的灵位磕了三个响头,然后站起身,大步走出刘家,转眼就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  寻找祸首
  张大锤那样想不是没有道理的。在渠阳镇还有好几伙强盗,他们做起事儿来六亲不认,民怨很深,张大锤却信奉盗亦有道的规矩,从来不去伤害贫苦人家。前几天,他接到强盗马金刚手下刚收的小喽啰刘罐子的口信,说有个为富不仁的富户要从他那儿的路上经过,让他务必去做一票,当时他就听信了,这才抢劫了刘半水。发现抢错了人,张大锤就想着借机送刘先生一顶新帽子,没想到会出现那样的后果。
  张大锤越想越觉得是马金刚给自己下了套,于是他怒气冲冲地赶往马金刚的住处,打算杀掉马金刚给刘半水赔罪。
  张大锤到了地儿后,飞起一脚就把大门给踢开了,大踏步到了院子里,高声叫道:“马金刚,你给我出来,老子跟你没完!”
  话音刚落,屋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刘罐子从里面走了出来,一见到张大锤,嘿嘿一笑说:“我当谁呢?原来是大锤爷呀,有事吗?”
  张大锤一看到刘罐子,气儿就不打一处来,一个箭步跳过去,伸手抓住他的衣领,问:“给我说实话,马金刚在没在屋子里?”
  刘罐子先是一哆嗦,接着就恢复了镇定,脸上依然挂着笑说:“大锤爷,你找我们金刚爷呀,今儿个估计是见不着了。”
  张大锤恶狠狠地问:“他去哪儿了?”刘罐子说:“他是主子,去哪儿我咋会知道?”
  张大锤闻言,把另一只手抡起来,就打算揍刘罐子,刘罐子一看,扯着嗓子冲屋里喊道:“半水爷爷,你快点出来吧,张大锤可是要打我了!”
  一听这话,张大锤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中没有落下来,就听屋子里有人说了话:“大锤,放了罐子,有事儿找我说。”随着话音,一个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张大锤定睛一看,不由得愣住了,原来面前站着的竟是刘半水。
  背后缘由
  一看到刘半水,张大锤把手一松,愣了半天,才冲着刘半水深施一礼,说:“刘先生,你不是死了吗?怎么会在这儿?”

  刘半水乐了,说:“我没死,那是故意演给你看的。”
  这话搞得张大锤一头雾水,刘半水见状,就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。
  原来,这里新来了一位县官,听说渠阳镇常有强盗出没,就偷偷派人查清了这些强盗的住处,打算悉数消灭。恰好刘半水有个学生在县里当差,把这事儿告诉了他,刘半水一听,就想救张大锤一命,于是连夜赶往县里,由这个学生引荐去见了县官,言称张大锤是个侠盗,从来不祸及百姓。县官不相信,刘半水说道:“请给我一点时间,我证明给您看。”
  回去后,刘半水找到同族的晚辈刘罐子,让他假称是马金刚新收的手下,去给张大锤送信,故意让他把自己给抢了。
  刘半水知道张大锤不会为难自己,但肯定会留下自己身上的一件东西。果不其然,他留下了自己的帽子。回去后,刘半水嘱咐家里人,就说自己的所有钱财全都在一张银票上,缝在帽子里面了,因为被抢之后急痛攻心,一命呜呼了。果然,张大锤得知后,亲自赶过去吊唁。
  刘半水说:“我跟县太爷打的赌就是,你肯定会来找马金刚算账,以告慰我的在天之灵。果不其然,你来了。孩子,强盗就是再守道,还是强盗,自首了吧!”
  张大锤没有答言,而是问:“那马金刚呢?”
  刘半水说:“除了你,其他强盗全都被缉拿归案了。”
  听到这里,张大锤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了地上,说:“刘先生,我听你的。”
  (编辑:吕 佳)
守道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